<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擦掉嘴角血迹,林天望了眼无相宗主,又冰冷的扫向古剑尘,眼中满是讽刺。

    一开始他想杀古剑尘,是因为古剑尘霸道无礼,想废掉他,缕缕挑衅他,那时候,他对古剑尘只有看不起,只有厌恶,从没有愤怒,不至于愤怒。但现在,他有了一些怒火。宗门一直暗中当作圣子培养的人,羽化门主亲自开口求情请他不杀的人,在这个时候却毫不犹豫的背叛羽化道门,站到要毁灭羽化门的人身后。

    “垃圾!”

    他冷冰冰的道。

    古剑尘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不过很快,眼中便是划过一抹阴毒:“我脱不脱离羽化道门,羽化道门最后都会被灭掉,我留下,也只是陪着羽化道门一起死而已,搭上性命又有何用?更可况,古往今来,识时务者为俊杰,我的选择没错!”

    羽化门众弟子脸色一滞,随后,个个变得无比愤怒,全部落在古剑尘身上。

    “不要脸!”

    “无耻东西!宗门竟然一直培养着你这样的人!”

    “人渣!”

    许多人大骂。

    背叛对自己有大恩德的宗门,站到要毁宗门的人身后,却还说这般振振有词!

    古剑尘冷哼,眸子冷冽的扫过一众人:“我古剑尘注定是要冲到最上层天域的人,性命岂是你们这些平庸之人可比?你们,死了也就死了,就算活着,也没有太大的未来!而我不一样,我只会越来越强,我的天地,本就该更加辽阔!”

    闻言,羽化门一众弟子更加愤怒。

    “好好好!说的好!”无相宗主大笑:“修士,就当有修士的霸道,当有修士的残忍冷酷!世间万物,当舍就舍,能舍就舍!”说着,无相宗主望向林天,道:“你呢?刚才的举动,我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只要脱离羽化道门,加入我无相仙宗,我可以保证,能给你羽化道门绝对给不了你的资源,让你的前路一帆风顺!”

    林天望着无相宗主,没有半点神色波动,没有说一个字。当初与羽化门主第一次相见,对方便是破格赠送他两则强大的神通,而后在羽化道门外历练时,更是为了他斩掉金炎道门的一个长老,对他很好。如此,他又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脱离羽化道门?脱离羽化道门,就是背叛羽化门主,他林天,不是忘恩负义的人。

    他望着无相宗门,淡漠无语。

    而这,无疑算是给出了答案,使无相宗主脸色顿时沉了下来,林天,拒绝了!

    “你拒绝我的邀请,不脱离羽化道门,是想向这些人显示你的高风亮节?”

    无相宗门冷声道。

    “收起你的讽刺。”林天的声音很平静:“我林天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什么高风亮节的人,更不会去向任何人展示,我只是有做人的原则和底线。门主数次护我,待我有恩,滴水恩,涌泉报,我林天,懂!”他说道:“今日,当与宗门共存亡。”

    简单的言语,平静的语气,此刻却仿佛是暮鼓晨钟,令的许多人不由得一颤。

    滴水恩,涌泉报,天地间任何人都知道这句话,然而,真正能做到的人有多少?如今,林天做到了。在这生死存亡的时刻,明明可以脱离宗门,且能换到更好的前景,能将修道路走的更风顺,可是林天没有,而是选择,与宗门共存亡。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林天身上,一时间,甚至忘却了惊恐和绝望。

    如今,有的只是钦佩和崇敬!

    “小子,说的好!”

    凌云吼道。

    羽化道门的一众长老盯着林天,眼中都闪烁着熠熠神光。

    羽化道门内,有如此少年!

    蓝袍大长老微微握拳:“门主没有看错人!”数个月前,林天杀死禹少成,他亲自去羽化塔请示羽化门主置于其中的神识化身应该如何处理,里面传出的声音却反而是让禹少成的哥哥禹千陵别闹,甚至让他出面阻拦禹千陵对林天动手。那时,尽管禹少成确实该死,但是,他却是不明白羽化门主为何会为了一个刚入门的外门弟子而如此,不怕令一个前途无限的核心弟子心生芥蒂吗?如今,他懂了!

    这个时候,羽化门许多弟子望着林天,不由自主的握紧双拳,绝望和惊恐渐渐消失。这些人,九成以上都是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在这个没有任何选择,只能等待死亡的时候,林天那简单而平静的话语,却反而点燃了许多人体内的热血。

    “反正无论如何都是一死,恐惧和绝望又有什么用?我们,与宗门共存亡!”

    有年长的内门弟子大吼。

    很快,更多的羽化门弟子开口,吼出林天道出的这六个字与宗门共存亡!

    一时间,与宗门共存亡,六个字响彻整个演武场。

    羽化道门的一些隐世长老微微发抖,这些人皆是老者,每一个都活了数百年,心绪已经难以生出波澜,可是现在,望着林天,他们的眼神都剧烈闪烁起来,这个少年,用自己简单的言语,点燃了本是绝望的羽化门众弟子的热血和战意!

    无相宗主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林天不仅拒绝了他,且还让其它的羽化门弟子变得不再恐惧他:“你的选择,让我很意外,也让我很遗憾。”盯着林天,无相宗主的声音很冷:“我看重你,原本想予以你光明前程,可惜你却不识好歹”

    “你天资惊人,所以,你的拒绝,等若便是死亡,你这样的人,既然不能为我所用,那便就只能为我所杀!”冷冷的道出最后一句话,无相宗主身影一闪,竟是如同一道闪电般朝着林天扑去,凛然的杀机浩荡,锋利的掌力斩向林天头颅。

    林天凝眉,他自然知道自己的拒绝会引来无相宗主的灭杀,一点也不意外。

    他踩着两仪歩,快速后退,如今的他,绝对不可能是这个无相宗主的对手。

    “滚!”

    几乎是同一时间,一道冷音响起,羽化门主的身影出现在他身前,一掌拍出。

    砰的一声,无相宗主直接被震开,后退五丈远才稳下身来。

    林天止住两仪歩,停了下来。

    “林天,谢谢你,谢谢你没有让我失望。”

    羽化门主道。

    面临灾难和死亡的时候,最能考验和看清一个人,在如今这个时候,可以说,留在羽化道门,就是选择死亡,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林天没有一点犹豫,拒绝无相宗主抛出的邀请和丰厚待遇,选择与羽化门共存亡,这让羽化门主很感动。

    “门主,您别这样说,林天如此所为,本就是应该。”林天道,说着,他望着羽化门主,提出自己心里的疑惑,道:“只是门主,为什么无相仙宗要针对我们,您”无相仙宗作为六大仙宗之一,不可能无缘无故对羽化道门出手,要灭掉羽化道门,而且看上去,羽化门主对无相宗主的态度也实在是很有些古怪。

    羽化门主望向林天,右手微抬,浓郁的神力朝着林天涌去,帮助林天疗伤。

    方才,林天想杀古剑尘,被无相宗主伤到了。

    “和你讲段故事”羽化门主望着林天,道:“很多年前,羽化道门走进一个天才,名拓野烈,年仅十一,便是闯入内门。那一年,那一代的羽化门主将之收为亲传弟子,悉心照料,用心教导,而拓野烈也没有让那一代的羽化门主失望,得到亲自教导后,修为增长的更快,实力变得更强,一路高歌猛进”

    “七年后,羽化道门走进另一个男孩,唤名柳无为,一样的天赋出众,从外门到内门,从内门到真传,从真传到核心,渐渐追上拓野烈,如拓野烈一般震动整个羽化道门。”羽化门主道:“对羽化道门而言,那是一段辉煌的岁月,拓野烈强势霸道,柳无为洒脱随性,两人虽然性格完全不一,虽然没有太多交际,但却在当时被称为羽化双骄,不仅为羽化道门众弟子尊敬,亦是名扬十二道门。”

    “又是不知多少年头过去,那一代,将确定羽化道门圣子,毫无例外,最后的争斗,在拓野烈和柳无为之间,也是那一战,改变了许多事那一战,很激烈,在柳无为将败的时候,那一代的羽化门主突然间发现一件万分痛苦的事”

    “他如亲子般悉心教导的弟子拓野烈,在对战中使用了可数倍提升战力的禁术,而这则禁术因为不全,修炼时需要汲取修士的本源他在那时发现,拓野烈施展这则禁术时,身上竟有莫名死掉的一些宗门精英弟子的本源气息那些莫名死去的宗门精英,竟都是暗中被拓野烈所杀,成了拓野烈修炼禁术的材料。”

    “那个时候,那一代的羽化门主震怒,痛心疾首,按照门规,本当是要处死拓野烈,可最后却是不忍,下不了手。因为数年的悉心教导,那一代的门主早已经将拓野烈视如己出,于是,最终只是废掉其修为,将之逐出羽化道门而柳无为,则成为那一代的羽化门圣子”

    “原以为,一切可因此而画上一个句号,可惜却没有被逐出宗门的拓野烈,没有感恩那一代羽化门主的不杀之情,反而是带上了无尽怨恨,怨恨整个羽化道门而不得不说,拓野烈很天才,被废掉修为后,竟在极短的时间里重新走上修行路,随后取得更高的成就”

    说着,羽化门主抬头,望向对面的无相仙宗宗主。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