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古剑尘这个时候的动作有些快,而几乎只是他吞下血色宝丹的一瞬间,一股极为强大的波动从他体内扩散而出,狂暴的神能震动,席卷这整个中心主擂台。

    古剑尘一跃,再次站起身来,眼神毒辣的盯着林天,带着毫不遮掩的杀意。

    “这”

    “他刚才明明已经重伤垂死,没有反抗力了才对,可现在,怎么”

    “伤势好了,而且似乎似乎反倒是比最开始更强了?!”

    演武场中,所有人皆变色。

    就在刚才,古剑尘明明已经被林天打倒,许多人都见着了那一幕,那时候,古剑尘身上的气息衰弱到低估,连站起来都不太可能,可现在,只是转眼间而已,古剑尘一身的伤势似乎都痊愈了,消耗的神力复原,散发出的波动比巅峰时还强!

    “你刚才,服了什么!”

    林天冷冷的道。

    古剑尘眼神很阴毒,剑势攀升:“没什么,只是帮助我施展神通的引子而已。”

    “没什么?引子?”林天冰冷的盯着古剑尘,喝道:“你当我是白痴吗!认不出你服下的是血魂丹?六品上等级层次,可以短暂性的提升修为战力,催生神力!”他是五品炼药师,传承药尊仙典,这天地间,没有几种丹药是他不认识的。

    “什么?!血魂丹?短暂性提升修为战力,且催生神力,有这等丹药?”

    “古剑尘,服用了那种宝丹?!”

    “这怎么能这样?!”

    “我之前还疑惑他为什么伤势转眼就好了,气息还变得更强,竟是这样吗?”

    “如果真的是,那就实在是太过分了!”

    不少人说道。

    “妈的,古剑尘,你这死不要脸的东西!”凌云破口大骂:“自己一开始让别人不能使用杀阵,称要靠己身的实力对战,如今却吞服这样的丹药,你怎么好意思活着?”对于林天的话,凌云自然不会怀疑,林天既然说了,那就一定是事实!

    古剑尘脸色微变,心中一阵翻腾。他是当初在外历练时,以不小的代价交换来这么一枚宝丹,一直小心的收藏着,是为了圣子战而准备。这倒不是他对自己没有自信,只是,他不想出现任何一丝意外,他一定要当圣子,踩在众人之上!

    与林天生死一战,到了最后,他居然败了,让他难以忍受,而他更不能死,所以他直接吞了血魂丹,自己不能死,且一定要杀死林天!可让他没想到的是,林天居然一眼就认出了这枚宝丹,而且,对于这枚宝丹的效果竟然也这般清楚!

    要知道,他当初为了不被识破,曾带着血魂丹走出羽化门,以几宗重宝为代价请过一位七品炼药师来评定这枚宝丹,可那七品炼药师却是没能道出个所以然,说不出宝丹的名字,说不出宝丹的效用,这使得他当时很放心,刚才服下的时候也是不曾在意,不觉得有人能识破。

    然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个七品炼药师都认不出的血魂丹,林天,却竟然只是匆匆扫到一眼就知道的这么清楚!

    暗自吸了口气,古剑尘冷笑,森然的盯着林天道:“我不知道你说的血魂丹是什么,我服的只是普通的丹药,是我自己炼制的用来配合我施展神通的宝丹,和你说的那什么血魂丹,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也不知道血魂丹到底是什么东西。”

    古剑尘猜测,林天或许是曾经有辛见过血魂丹,此刻才是只看一眼便就认了出来,不过,就算认出来又如何?只要他死不承认,便就空无对证,这里没人能验出宝丹药力来!这血魂丹,可是属于禁忌宝丹,当初他是通过一些特别的手段弄到,七品炼药师都验查不出来,而羽化道门,最多只有六品炼药师!他心里阴笑,眼神更加毒辣的盯着林天:“现在,你是开始怕死了?所以故意诬陷”

    “古剑尘!”

    一道低沉的冷喝响起,直接打断古剑尘接下来想说的话。

    高台上,羽化门主脸色微沉,古剑尘吞下的宝丹,他自然看到了,他其实并不知道那是血魂丹,但很巧的是,他修炼有羽化神术,而古剑尘也修炼了一部分,方才两者间微有共鸣,让他捕捉到了一丝古剑尘的思维。林天,说的竟是为真!

    “你败了,退下来!”

    羽化门主道。

    演武场中,众人都是一惊,齐齐望向羽化门主,随即又望向擂台上的古剑尘。

    “门主开口,说出这样的话,也就是说”

    “林天说的是真的!”

    “这”

    不少人议论。

    随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古剑尘身上,古剑尘,果真是这么不要脸?!

    迎着众人的指指点点和一众人异样的眼神,古剑尘脸色一阵青一阵紫,却死咬着嘴不松口,强作镇定,说道:“门主,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我真的是”

    “够了!退下去!”

    羽化门主喝道。

    古剑尘看着羽化门主,拽紧了双拳,知道已经没有自己说话的余地了,只得朝着擂台下走去。这个时候,他的眼神变得更加怨毒,恨透了林天,想着这一切都是林天的错,觉得如果不是林天道出他服了血魂丹,其它人就一定不会知道,他就不用丢脸,这场生死对决就能胜了!而在这个过程中,他从来没有想过,他服下血魂丹本就是违规,而且,他吞下血魂丹,是想借着这股力量去杀死林天!

    “该死!该死!该死!”

    古剑尘心中咆哮嘶吼。

    人群盯着古剑尘,许多人心中很鄙夷,不少人都对着古剑尘指指点点。

    也有人望向林天,露出祝贺般的笑,祝贺林天胜了这场比斗,相比林天和古剑尘,绝大部分羽化道门弟子无疑都是对林天更加有好感。好歹,林天曾经还除了一个宗门大害禹少成,替不少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都出了一口心中恶气。

    “铿!”

    就在这时,一道刺耳剑鸣响起,直接斩在古剑尘脚边,斩出一条深深的裂痕。

    “站上这方中心主擂台,你只能死,没资格活着走下去!”一道冷音响起,林天站在中心擂台上,转身望向高台上的羽化门主,躬身行礼:“请门主应允这场对决继续!”古剑尘,莫名其妙想废掉他,想杀他,他又如何可能放过古剑尘!

    “这”

    “那什么血魂丹,这古剑尘现在身上的气息可比巅峰时还强,似乎是跨入了通仙三重天啊,林天,这怎么还”

    “太乱来了!”

    许多人皆变色,不明白林天这个时候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实在太不理智了!

    “门主,我也请求这场对决继续,不死不休!”

    古剑尘也开口。

    顿时间,演武场一片死寂,随后,有人实在是忍不住,低声咒骂:“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林天开口说要继续这场对决,那是有魄力有胆色,令人钦佩,而古剑尘,在将要输掉决斗被斩的情况下,服下可短暂提升修为的宝丹,本就已经是下贱了,可如今,在林天开口后,竟然也跟着开口让羽化门主继续这场对决,如此恬不知耻,实在令许多羽化门弟子想不齿,感觉有些恶心。

    “古剑尘,我终于明白你的强大来自哪里了,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能成第一核心弟子,原来是源自你的不要脸!”凌云高声叫道:“从今以后,凌大爷决定就向你看齐了,定要向你好好学习,如此一来,将来绝对可以称霸这十方天域!”

    凌云的声音可不小,传遍了这整个演武场。

    “不要脸。”

    “就是!”

    “不知道羞耻两个字怎么写吗?”

    许多人小声道。

    中心主擂台上,古剑尘自然听到了这些议论声,但是此刻却是一点也不在意,只是毒辣的盯着林天。这场生死战,他要继续,他要杀死林天!而这之后,他依旧还是羽化道门的圣子,那些嘲讽自己的人,他会一一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杀!”

    口中传出低吼,古剑尘体外的神力变得更加狂暴,竟是不待羽化门主开口,直接朝着林天冲了过去,手中的上品仙剑绽放出不朽的仙道光芒,杀意骇人。

    “小子,小心!”

    凌云忍不住叫道。

    这个时候,古剑尘服用血魂丹后,比巅峰状态时还要可怕,达到了御空三重天。这虽然只是短时间内达到,等血魂丹药效过去后就会跌落去,甚至可能有极大的副作用,但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的古剑尘很可怕,他担心林天。

    “杀!”

    古剑尘的大吼响彻这方中心主擂台。

    这个时候,他体外的神力波动变得强大太多了,如同是炽烈燃烧的火焰般。

    迎着这等气息,林天额前的黑发被吹的狂乱舞动,但眸子却是冰冷的吓人。

    他抬起右手,五根手指上,每根手指的指端都有一团绿色小火团跳跃而出,且,每个小火团上都有奇异的印记显化,神秘而奇幻。

    PS:第五更应该是在凌晨两点了,大家伙等着明天再看吧,龙努力码字去!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