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想通了当初羽化门主在葬神山落里不曾被认出的原因后,林天便是也就想到了为什么羽化门主的神识化身也难以被人看清,有朦胧光雾,显然,也是和羽化神术有关。不过,他略微好奇的是,羽化门主怎么会跑到蕴神阁去待着做守阁人。

    “杀!”

    戾吼响起,林天只觉得脊背微凉,两仪歩一闪,朝着右边横跨出去三丈多远。

    因为想着羽化门主的事,他闪避的有些迟,顿时,嗤的一声,衣袖被斩裂。

    “这”

    “果真是羽化神剑,肉眼看不见,神识捕捉不到!”

    “这要怎么应付?林天,总不可能一直闪避吧?”

    许多人凝眉。

    这个时候,这些人都能够感觉到古剑尘体外的剑势在一缕缕的飙升,越加可怕了。照着这般继续下去,林天的局势便是会越来越糟糕,到最后,便是败亡。

    “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你,只有一死,跪伏在我脚下,成为一具残尸!”

    古剑尘寒声道。

    盯着林天,古剑尘的眼神极为阴毒,充满狰狞和狠戾。林天,屡次顶撞他辱及他,在这擂台上将他打伤,逼他用出羽化神剑,他想将林天活活给撕碎。持着上品仙剑,此刻,他疯狂的朝着林天劈斩,看不见的羽化剑芒飞快朝林天淹去。

    林天眼神冷淡,不言不语,只是踩着两仪歩闪避。

    人群看着中心擂台上,虽看不清剑芒,但看着林天身上没有血迹显化,没有衣衫破碎,便是知道林天将所有看不见的羽化杀剑全躲了过去,不由得皆吃惊。

    而不仅是这些人,纵然是高台上的羽化门主和隐世长老也都是为之动容。

    “羽化门主道友,这个叫作林天的年轻人,灵觉当真不错,算是个天才。”

    无相宗主眯着眼道。

    羽化门主不曾说什么,只是淡淡的扫了眼无相宗主,随即又望向中心主擂台。

    古剑尘咆哮,眼神阴毒,手中仙剑不断斩出。

    没有剑芒显化,但是前方,林天却是不断移动身形,倒也算是稍稍有些狼狈。

    “蝼蚁!别跳来跳去!”

    古剑尘喝道。

    说着,上品仙剑神光大放,没有剑芒显化,但是他身上的剑势却变得更凌厉。

    林天凭着本能闪避古剑尘的羽化剑芒,半刻钟内先后又挨了几剑,没有能够避开,而在这个过程中,他试着想要靠近古剑尘,却是发现根本办不到,越是靠近古剑尘,他感觉着的威胁感和死亡感便是越大,这等死亡感阻拦着他往前走。

    他眸子微凝,两仪歩闪烁,身后,太阳海再次冲起。

    “让神阳普照十方。”

    他冷淡道。

    碧波万顷,一轮炎阳冲起,散发出炽烈的极点的光芒,刺的不少人遮住双眼。

    古剑尘直接闭上双眼,右手中的上品仙剑再次斩出:“毫无杀伤力的光,只是为了让我们闭上眼小憩一下?你是在表演猴戏吗!”他挥动上品仙器,尽管没有剑芒显化,但是身上的剑势却变得更加可怕,令的旁边的虚空都为之扭曲起来。

    林天不言不语,撑起的太阳海嗤的一声消散。

    古剑尘身上的剑势变得更强,他自然也就感觉到了更大的威胁,连连闪避。

    数十个呼吸后,他左手臂又挨了一剑。

    古剑尘狞笑,此刻又恢复了最开始那不可一世的气焰,如帝皇般俯视林天:“灵觉是厉害,不过,你躲吧,继续躲,本圣子有的是时间陪你!慢慢折磨死你!”

    林天闪身,后退三丈远,露出一抹讽刺。

    “本圣子?你以为你还有机会继承羽化门圣子之位?死亡,才是你的归宿。”

    他话语淡漠。

    几乎是他这句话落下的一瞬间,古剑尘头顶,一片黑白相间的莲瓣落了下来。

    古剑尘眼神森冷:“这是什”

    “咻!”

    莲瓣速度很快,如光一般,瞬息没入古剑尘头颅内。

    “啊!”

    惨叫瞬间响起,古剑尘蹬蹬蹬的后退,施展的羽化神剑神通顿时间被打断。

    林天没有迟疑,身形一晃,趁着这个空档,直接逼了过去。

    他挥动右拳,直接落在古剑尘脸上。

    “砰!”

    古剑尘横飞,一颗牙齿脱落,与血液混合在一起飞出。

    “有一件事,你说对了,说的很对”林天踩着两仪歩,近乎是贴着古剑尘横飞出去的躯体,又是一拳砸下:“那炎阳光,就是想让你闭上眼小憩一下!”

    羽化剑芒,他肉眼看不见,神识也捕捉不到,于是,他以太阳海这等王域散发出刺目阳光,令古剑尘一瞬间闭上双眼,而也是在那一瞬间,在刺目炎阳的遮挡下,一片阴阳莲瓣从他眉心飘出,慢慢而行,于前一刻出现在古剑尘头颅上空。

    如此,反击的契机便算做好!

    黑白相间的莲瓣,其移动速度非常快,而且对神识海有着绝对的杀伐力,没入古剑尘眉心后,直接冲向其识海,在其识海内炸开。这虽远不可能毁掉古剑尘的神识海,但让古剑尘生出剧痛,打断他正在施展的羽化神剑神通,却是足够了。

    “你”

    “砰!”

    林天挥拳,又一次落在古剑尘脸上。

    顿时,古剑尘狼狈横飞,大口咳血。

    林天近距离逼上前,天演神术施展到极限,演化诸多神象,齐齐压向古剑尘。

    同时,他将仙器石镜也催动起来,令之绽放出绝世的光芒。

    “林天!”

    古剑尘咆哮,疯狂催动上品仙器。

    轰的一声,凌厉剑势冲起,以古剑尘为中心,丈许范围内的空间全是剑芒。

    “你会死在这里。”

    林天只有这六个字。

    他不再有保留,直接将完整的识海异象支撑起来。一时间,满天黑白相间的莲瓣显化而出,如同是一柄柄莲花大剑般铿锵而鸣,有着浓郁的阴阳气息扩散。

    高台上,无相仙宗宗主眼神一凝,闪现熠熠精芒。

    “识海异象!”

    盯着林天,这个中年人眼中的精芒变得越来越盛。

    能够领悟出识海异象,那可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

    “真让人有些惊喜,方才,倒是小觑了他,原来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天才。”

    无相宗主眯着眼笑道。

    羽化门主扫了眼无相宗主,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望着前方的中心主擂台。

    这个时候,演武场中,有其它人认出了林天施展的莲海是什么,皆是大惊。

    “识海异象,只有真正的天才能悟出,据说,最多可跨八个小境界作战啊!”

    有人心悸。

    这个时候,这些人再次盯着林天,终于是真正意识到了林天的可怕。

    林天,竟然掌控有识海异象!

    唯有凌云嘿笑,没有因此而感到惊讶,因为早就知道林天掌控有这等手段。

    中心擂台上,林天眸子冷漠,识海异象席卷而出,顿时间,整个主擂台都被黑白色的莲瓣覆盖了。一时间,黑色的阴光与白色的纯阳交织,阴阳气息相交相融,使得这片空间仿佛到了只有阴阳二气的原始时代般,虚空如水纹般荡漾。

    古剑尘大惊失色,感觉到了巨大的威胁,识海竟在微微的摇颤:“你”

    林天眸子冷淡,眉心光芒微闪。

    顿时,主擂台上,密集的黑白色莲瓣齐齐震动,交织成一副巨大的阴阳莲图。

    他跨步而上,全力施为,右手持着莲瓣凝结而成的阴阳莲图,狠狠朝前压去。

    嗡的一声,顿时间,阴阳气息浩荡八荒。

    古剑尘感觉脊背一凉,不由得大吼,转眼间将大古腾蛇神通支撑而起做防御。

    林天冷哼,左手微微一扬,四象道图转眼凝聚而出,近距离直接压了下去。

    古剑尘的大古腾蛇神通抵挡了片刻,最终还是发出一声嗤响,直接便碎了。

    “杀!”

    林天冷喝。

    持着阴阳莲图,他一步跨出,狠狠压下。

    这个时候,他的真元其实已经不足一半,因为古剑尘确实不是普通的通仙二重天修士可以相比,实力很强,并没有那么好对付。这一战从头到尾,他几乎都是以巅峰状态在迎战,真元便自是消耗的很快。此刻,他持着阴阳莲图,眸子冷漠,再次提升力量,使得阴阳莲图的气息变得更加可怕,将古剑尘整个笼罩。

    “啊!”

    惨叫声几乎在一瞬间便响了起来,阴阳莲图笼罩着古剑尘,黑白色的乌光剧烈震动,直到过去数个呼吸后才散开。古剑尘的身躯横飞而出,双眼中满是血丝,七窍都在溢血,在中心主擂台边缘颤抖,不断的挣扎,血水染红了大半边身子。

    这一刻,古剑尘的神识海洋在阴阳莲图下遭受重创,气息衰落到了最低谷。

    “古剑尘败,败了”

    有人喃喃道。

    一时间,演武场上,所有羽化门弟子皆怔住了。

    纵然是普通的宗门长老也全部动容,万万没有想到,林天,竟真胜了古剑尘!

    林天眸子冷漠,手中出现一柄长剑,朝着古剑尘跨去。

    只再一剑,结束这一战!

    “畜生!”

    盯着林天走来,古剑尘的眼神阴毒到极点,忽而带上一股凶狠的戾气,迅速取出一枚血色丹丸,丢入到口中。

    PS:第四更大概在晚上10点左右哈!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