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听着林天的话,演武场上,诸多弟子皆是一震,许多人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林天,居然骂第一核心弟子为白痴废物!

    “古剑尘是白痴?是废物?”

    “这个狠人,可真敢说啊!”

    “这”

    有人嘀咕。

    这个地方,可没有人敢这么认为啊!

    不仅是这些人,连负责住持这场宗门大比的长老都是一阵诧异。

    “你说什么!”

    古剑尘大吼。

    更惊人的寒意扩散,古剑尘的眼神变得一片阴冷,死死的盯着林天的方向。

    “我之前与你毫不相识,你无缘无故让我去演武场战,还觉得我必须去,不去就是大胆就是放肆,就来找我麻烦,不是白痴是什么?更可笑的是,你气势汹汹而来,却是转眼被我抽的横飞,大口咳血,狼狈不堪,不是废物,又是什么?”

    “再说今日,作为核心弟子,本该在宗门大比的第一时间便到场,而你呢?却是姗姗来迟,换上一身耀眼金袍,你是觉得自己今天必定要成为圣子,所以故意提前换上盛装,以此显示自己比其它同门要高贵?这不是白痴,又是什么?”

    林天口上半点不留情,字字诛心,冷冷的道:“我说你是白痴废物,有错?”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是却在一瞬间令的演武场上所有人皆瞪眼。

    许多人自然都知道不久前古剑尘去找林天麻烦,随后被林天抽飞的事,此刻,林天将这件事当众提出来,顿时又令的这些人心中一颤。许多人心中想着,林天说的确实不错,古剑尘当时气势汹汹而去,最后却被狼狈抽飞,实在是很丢人。

    且,这个时候,不少人盯着古剑尘身上的金袍,再想着林天的话,顿时间也是觉得,这一身金袍好刺眼,因为觉得自己今日就要成为宗门圣子,所以故意精心换上盛装,姗姗来迟,显示自己高贵,这实在是太过于幼稚了,确实很白痴。

    这一刻,演武场一众羽化门弟子望着古剑尘,神色都是变得有些怪异起来。

    高台上,羽化门主微微眯着眼,看不出有什么表情。

    隐世长老厉丹延扫了眼林天,又望向自己的弟子古剑尘,没有做出什么反应。

    倒是羽化门主旁边的无相宗主眼中划过一抹精芒,将目光落在核心弟子区最前方的古剑尘身上,道:“羽化门主道友,听一些羽化门弟子议论,这个年轻人是叫作古剑尘对吧,这古剑尘,有十足的把握在今日夺得羽化道门的圣子之位?”

    “是又如何。”

    羽化门主道。

    “这个古剑尘,凭着方才展现的那股寒意,实力很不简单,很强大。”无相宗主开口,又望向林天的方向,眯着眼道:“至于这个年轻人,倒也是挺有意思。”

    羽化门主望向林天的方向,又收目光,显得十分淡然:“是挺有意思。”

    无相宗主微微眯起眼,道:“看上去,羽化门主道友对这个年轻人的关注,似乎比对有十足把握成为羽化道门圣子的那古剑尘更多,这倒是让人有些好奇。”

    “相比无相宗主不远万里来我羽化道门,这又能算什么。”

    羽化门主道。

    “羽化门主道友似乎有些不欢迎我等?都说了,是偶然经过,来此一观。”

    无相宗主脸上蕴着笑。

    “那就算偶然好了。”

    羽化门主道。

    两人交流的过程中,至始至终都在盯着演武场,没有看对方半眼。

    演武场上,核心弟子区,古剑尘脸色阴毒到极点,散发出的寒意更加惊人。

    “林天,你不过是仰仗杀阵而已,算什么!靠己身实力,我一根手指碾死你!”

    古剑尘喝道。

    “切。”林天旁边,凌云讽刺:“这么说的话,你不过是比我兄弟老了十岁,多修行了十年而已,若是多给他十年时间,你算是什么,他吹口气都能杀死你。”凌云可是知道,林天如今才接近十九岁,而古剑尘,如今却是快要二十九了。

    四周,众人听着凌云的话,望向林天的眼神便是更惊讶,他们之前只知道林天很可怕,却是不知林天的真实年龄,如今从凌云口中得知林天比古剑尘年轻了大约十岁,个个忍不住倒吸冷气,如此年纪便这般可怕,称得上是逆世妖孽了!

    “实力就是实力,与年龄何干!”

    古剑尘喝道。

    “白痴东西,你要这么说,我兄弟抽飞你就是抽飞你了,与杀阵又有何干?”

    凌云讽刺。

    与林天待的时间久了,凌云不仅是胆子肥了不少,话语也是变得锋锐了许多。

    一时间,古剑尘竟找不出话来反驳。盯着凌云和林天,他体外有狂暴的真元交织而出,森寒剑意扩散,令的四周的虚空都稍稍显得有些扭曲起来,极为慑人。

    这一刻,这整个演武场都能感觉到这股逼人的剑气,非常强大,非常可怕。

    林天心中冷笑一声,却是不再搭理古剑尘,而是望向前方负责住持这场宗门大比的长老,微微欠身道:“抱歉长老,林天和朋友干扰了宗门大比,您请继续。”

    负责住持这场宗门大比的长老对着林天点点头,心中暗道林天这年轻人很不错,不仅有实力,而且对长辈也很谦逊,而那古剑尘,却是就不怎么样了,虽然实力很强大,但却委实有些霸道了,身为核心弟子,在这宗门大比上姗姗来迟不说,且还当众大吼,释放寒气和剑势,以之笼罩整个演武场,品行差了林天太多。

    不过,这长老也没说什么,望着一众羽化门弟子道:“第五轮,内门排名战。”

    这长老话语落下,顿时,一众内门弟子齐齐登上擂台。

    很快,强盛的真元波动席卷而来。

    林天和凌云望着内门弟子间的大比,而核心弟子区,古剑尘眸子阴毒,冷冷的盯着林天和凌云,尤其是盯着林天时,其双眼中满是刺骨的杀意,令人悚然。

    林天自然能够感觉到这等杀意,扫了一眼古剑尘,眼中满是嘲讽和不屑之色。

    “白痴。”

    凌云轻笑。

    凌云只是在和林天说话,但是这两个字,古剑尘亦是听到了,顿时眼神更寒。

    不过,林天和凌云却是根本不搭理他。

    “战!”

    擂台上,有人大吼。

    内门弟子排名战,真元的波动可比外门弟子们强大多了。

    很快,半个时辰过去。因为内门弟子的人数要比外门弟子少许多,所以内门排位战所耗费的时间自然也就不长,半个时辰后,内门弟子排位战结束,有人的名次得以提升,面带喜色,有人则是后退了不少,略微有些叹息,黯然走下擂台。

    “第六轮,真传弟子排位战,所有真传弟子,上擂台!”

    长老喝道。

    排位战很简单,自由对战,也可以说是混战,在一方巨大的擂台上,谁最先跌落擂台,或则是谁最先没有战斗的力量倒地不起,谁的位次就排在后面一些。

    简单!直接!

    林天和凌云登上擂台,随着长老再次开口,真传弟子排位战就此正式开始。

    “轰!”

    一时间,远比内门弟子们更强大的真元激荡,刀鸣和剑啸转眼间响彻四方。

    林天和凌云站在一起,四周空荡荡的。

    “小子,你看你这凶神恶煞的,都没人敢过来战斗了。”

    凌云道。

    “滚!”

    林天斜了这货一眼。

    这方擂台倒也算很大,其上有着数十真传弟子在争锋,可却是没有一个人靠到林天和凌云身前,真传弟子们,都有意在远离两人。这些真传弟子可是知道两人很不简单,凌云本身就隐约间有着真传弟子第一人的称呼,而刚入羽化道门不久的林天更是显得有些可怕,杀核心弟子禹千陵,抽飞古剑尘,一剑打败强大的真传弟子落昌痕,这些人又不傻,哪里会在这个时候跑到林天身前去寻不自在?

    “铛!”

    “铛!”

    “铛!”

    刀剑碰撞在一起,争锋越加激烈。

    大概半个时辰后,这方擂台上,便就只剩下凌云和林天还站着。

    “我们怎么感觉像是来看热闹的?”

    凌云说道。

    林天无语,倒还真有些像。

    最终,凌云耸了耸肩,跳下擂台,不可能和林天战上一场去争夺真传第一。

    林天也跃下擂台,和凌云走到一边。

    一众人盯着两人,一时间怔怔出神,这两人,都不比一比?怎么算第一?

    不仅是这些人,纵然是负责这场大比的长老也有些无奈了,有心想让林天和凌云战上一场比个高低,决出谁是第一人,可却又是知道两人关系不错,真让两人上擂台战上一场,那应该是不太可能的事,所以最终只得根据凌云先林天一步离开擂台,而算林天为这一代的真传弟子第一人,凌云则还是居于真传弟子第二。

    对于此,林天和凌云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两人都不是会在意这等名次的人,而且,两人本身确实关系非常好,谁是第一谁是第二,也就更加没有关系了。

    “第七轮,核心弟子排名战,所有核心弟子,上擂台!”

    长老宣布道。

    PS:感谢家的味道甜,zzf20133两位道友10000纵横币支持,感谢最后一根香蕉,高飞的雄鹰,欣丿俺宠你等朋友的热情捧场,感谢大家!今天的更新比昨天有些慢了,大家见谅哈,主要是最近几天,每天都码字到凌晨,实在是很累,出去买了几罐子红牛,喝了效果也不是很明显,总之,抱歉,大家伙见谅下哈。

    然后就是,咱们现在距离月票第一差110张月票,求兄弟姐妹们月票支援下,希望能重新到第一去。当然,不去,咱们也不强求,咱们努力奋斗过就是了。嗯,就是这样,龙去写第四和第五更,估计分别是在晚上8点和11点左右了哈。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