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人群走来,越来越近,很快走到林天和凌云身前三丈开外,许多人指指点点。

    “古少,他就是林天。”

    古剑尘旁边,一锦衣青年指着林天道。这人名为落昌痕,是羽化道门的真传弟子,在真传弟子间也是非常强大,排在真传弟子最前列,为古剑尘的追随者。

    林天凝眉,这些人,是冲着他而来?

    “落昌痕,什么意思。”

    凌云道。

    落昌痕扫了眼凌云,没有说什么。

    旁边,古剑尘朝前跨出一步,眼神非常锋锐,居高临下的逼视林天:“外门弟子林天,听人说你杀了禹千陵那废物,还有可能胜过我,我觉得,这很有意思!”

    这话一出,四周众人皆惊,禹千陵是废物?这话恐怕也就古剑尘有资格说吧。

    这些人想一想,若是将禹千陵和古剑尘相比,那,禹千陵确实称得上是废物。

    因为,古剑尘够强大!很强大!

    林天显得很平静,只是淡淡的望着古剑尘,想看看对方到底是怎么一个意思。

    古剑尘冷笑:“演武场一战,我想看看,被称可能胜我的人,能挡住我几招!”

    盯着林天,古剑尘负着双手,如帝皇巡视天下。

    “和你战?我认识你吗?”

    林天开口。

    古剑尘眸子逼人:“你不该认识我吗!”

    林天不由得一笑,显得有些好奇:“你是天?还是地?我为什么该认识你?”

    四周,人群顿时一滞,不可思议的盯着林天,这家伙,这是在嘲讽古剑尘?!

    “敢对古少无礼!”

    落昌痕脸色一沉,上前一步,冷冷的盯着林天。

    凌云讽刺:“落昌痕,你这狗当得不错,不过主人说话时,狗最好不要插嘴。”

    落昌痕双目一寒:“凌云,你在挑衅我!不久后,真传第一的位置就当……”

    “闭嘴!”古剑尘冷喝,打断落昌痕的话:“他说的不错,我说话时,别插嘴!”

    落昌痕脸色一滞,不由得后退一步,不再说什么。

    “哈哈哈哈哈,这才对嘛,奴才就得有奴才的样。”

    凌云大笑。

    落昌痕的脸色变得无比铁青,阴毒的盯着凌云。

    古剑尘扫了眼凌云,这才又望向林天,眼神如刀般。他取出一张白纸,其上写有一个“战”字,被他丢出,嗤的插入林天身前的地面内:“听闻你与禹千陵那废物一战,中途等了十日,我便多给你五天时间做准备,半月后,演武场一战。”

    说完,最后冰冷的扫了眼林天,古剑尘直接转身,朝着核心弟子住所区而去。

    落昌痕森毒的盯了眼凌云,跟着古剑尘离开,很快消失在十丈外一个转角处。

    “那个古剑尘,竟然,要……要林天和他战?”

    四周还有许多人,不少人动容,一脸惊讶之色。

    许多人盯着林天,都是诧异无比。

    凌云撇了撇嘴,道:“小子,你又惹麻烦上身了,整个就一麻烦精啊!”

    “怪我?”

    林天斜视这淫贼。

    凌云摊了摊手,道:“古剑尘,二十八,核心弟子第一人,修为处在通仙第二重,师傅是宗门的一个隐世长老,三年来,五人能撼动他核心弟子第一宝座,可以说,这一代的羽化道门圣子,应当是非他莫属了,没有人能够和他争锋。”

    凌云简单给林天介绍了下古剑尘。

    林天偏头:“和我有什么关系?”

    “确实没什么关系。”凌云摇头,盯着地下的战:“你是战呢,还是不战?”

    “你看我像白痴吗?”

    林天望着凌云。

    随便一个不认识的人跳出来,毫无因由的让他战,他会去战?

    “不像。”凌云摇头:“我觉得,古剑尘更像,不过,人家是个有实力的白痴。”

    “有实力与否,皆无法掩盖白痴本质。”

    林天淡淡道。

    话落,他朝着前方走去,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正巧将那战给踩的粉碎。

    凌云耸耸肩,没有多说什么,也跟着走了上去。

    这一天,林天和凌云绕着羽化仙门而行,又走过许多地方,这个过程中,林天一边漫步,一边以葬龙经感悟羽化门的大势,当然,仅仅只是稍做感悟而已,没有其它什么目的。这之后,黄昏时分他才和凌云告别,到外门住所区的小院。

    很快,天色暗淡下来。

    晚间时分,林天默默修行葬龙经,密密麻麻的龙符环绕在四周,很是奇幻。

    一夜,很快过去。

    次日,迎着朝阳吐纳之后,林天和往常一样,带着雪夜来到羽化门的仙灵谷。

    七日修行,一日休息,他很规律。

    “七日后,我们离开。”

    他为雪夜开启一座石室,而自己的石室,自然就靠在雪夜旁边。

    走进石室,林天将四极经运转起来,淡淡光晕环绕,默默修行。

    很快,七日过去。

    “再有不多久,应该能跨入御空七重天了。”

    他自语,走出石室。

    他和雪夜一起,到外门住所区,休息一日后,便是再次前往仙灵谷修行。

    很快,又是七日过去。

    ……

    这一天,演武场再次变得热闹起来,四周围满了人影。

    放眼望去,最中心主擂台上,一青年负手立于其上,眼神很冷,正是古剑尘。

    一晃眼已是十五日过去,这一天,正是古剑尘邀请林天于演武场对决的日子。

    诸多羽化门弟子来到演武场,比十五日前来的人更多,一切只是因为古剑尘要在这里和林天一战。这两人,一个是第一核心弟子,另一个则在不久前以绝对威势斩掉禹千陵,连脚步都不曾移动,这样两人要对决,自然引得许多人来关注。

    “剑尘,那林天虽然斩了禹千陵,可又如何会是你的对手,你高看他了。”

    中心擂台边有人道,正是第二核心弟子,石丘志。

    “我这人,眼睛里容不得半点沙子。”古剑尘冷笑:“高看他?错了,我只是想当众将他废掉,让一些嘴贱的人看看,这羽化道门内,是否

    真有人能胜过我。”

    中心擂台四周,许多人羽化道门弟子闻言都是一颤,暗道这古剑尘好霸道好毒辣,林天和他无冤无仇,只是被人说了一句林天可能胜过他,这古剑尘就要将林天当众给废掉。当然,这些人也只能在心里想一想,说出来,那是万万不敢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很快便是到了正午时分。

    古剑尘负手立在中心擂台上,已经等了整整三个时辰,可林天,却还没有来。

    这使得古剑尘眼神沉了下来,负在身后的双手,隐约间有森冷的剑芒闪烁。

    “应该是惧战,不敢来吧。”

    石丘志摇头说道。

    “我让他战,他敢不战?!”

    古剑尘眼神冰寒。

    很快,又是三个时辰过去,天边斜阳西落,已经是黄昏时分。

    擂台四周,许多人面面相觑,林天这是又要晚到?和与禹千陵对决时一样?

    就在这时,一锦衣青年从远处走来,落在古剑河身边,正是古剑尘的追随者,真传弟子落昌痕:“古少,那林天在外门住所区的院子里打坐,看样子,似,似乎……”顿了片刻,落昌痕的脸色略微有些不好看,说道:“似乎并没有打算来。”

    落昌痕的声音很小,但中心擂台四周,许多人依旧是听到了,顿时间皆一惊,满脸不可思议。古剑尘亲自开口,递出战,邀林天演武场一战,可林天却似乎是完全无视了古剑尘,在本该决斗的这一天,居然悠闲的在自己的院子内打坐?!

    这是在打古剑尘的脸啊!

    “找死!”

    古剑尘眼中闪过一抹狞色,一股悚人的寒意扩散,直接朝外门住所区而去。

    “这……”

    许多人一惊,似乎料想到要发生什么,不少人都连忙跟了上去。

    ……

    外门住所区,林天盘坐在院内的一块青石上,正巧有阳光落在这个地方,很温和。这一日是休息的时间,他没有去修炼,悠闲打坐,沐浴阳光,显得很安详。

    “再在仙灵谷静修七日,将气血调整到稳定的巅峰,然后炼化掉在葬神山落里得到的那块人头大小的灵晶,我应该便能跨入御空七重天。”

    林天自语。

    小小修炼了一会儿,他不再打坐,左腿曲着,右腿平伸,仰头微微闭上眼。

    阳光很温和,这样迎着阳光小憩,倒也算是一种享受,至少比修炼轻松多了。

    这时,前方传来轰隆声,使得林天皱眉,睁开双眼。

    放眼望去,有人群朝着这个地方走过来,最前方的一人,赫然正是古剑尘。

    林天眼中划过一抹精芒,依旧坐在青石上,不曾起身,只是淡漠的盯着前方。

    很快,人群靠近,古剑尘跨进院子里。

    “我让你战,你竟敢不去!”

    盯着林天,古剑尘话语森然。他让林天去演武场一战,林天竟敢无视他的话!

    林天坐在青石上,冷冰冰的盯着古剑尘:“滚出去!”

    古剑尘的脸色一沉:“你,让我滚?!”

    轰的一声,一股极为恐怖的剑意浩荡而出,带着刺骨杀机,令的所有人皆颤。

    本章完

    ...

    最新本书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