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杀死几只黑鸦,林天没有半点情绪波动,步子平缓,神色平静的朝外面走去。

    脚底,一缕缕光辉闪烁,他每走出一步都有龙纹交织,没入葬神山落地底。

    “陨神之所,果真不一般。”

    他自语。

    他此刻已经走到了葬神山落外围地带,距离中心位置很远,可地底充斥着的煞气却是依旧浓郁的惊人,竟是有煞气大脉凝聚而成,足可以腐蚀掉天地万物。

    他心中诧异,脸上却是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依旧显得很平静,一步步远去。

    又过去数个时辰,他终于走出葬神山落,最后扫了一眼连绵赤山,转身离开。

    不多久,他走出葬神山落很远。

    就在这时,前方有脚步声传来,显得很急促。

    林天止住脚步往前看去,顿时动容,一青年和一少女往这边而来,少女跑在最前方,漂亮的脸颊上隐约间还带着泪痕,身后的青年也是脸色黯然,很难看。

    “雪夜,凌云。”

    林天一愣。盯着两人,他不由得止住脚步,站在原地。

    前方,少女跑的很快,可下一刻却是怔住了,远远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略微一震,少女如风般扑了过去,如同久别亲人的孩子般,紧紧抱着林天。

    “还活着!”

    少女抽着鼻子,脑袋埋在林天胸口,小声哽咽。

    一个月前,葬神山落内,山窟坍塌,在不能御空飞行的情况下,林天重伤坠入地底,几乎是必死无疑。守阁中年带着凌云到羽化道门,这些事,自然不可能瞒着少女,那时,少女伤心欲绝,她孤身一人,林天是她如今唯一的亲人了。

    她央求凌云带她来葬神山落,因为不会飞行,只能乘快马,足足耗费了接近一个月时间才赶到这个地方,这一个月里,几乎每天流泪,中途也是没有怎么休息。来到这里,就要进入葬神山落,却是看到林天迎面走来,少女本能的扑了过去,抱着林天,感受着林天的体温,她激动的哽咽,林天,并没有死,还活着!

    凌云自然也见到了林天,直接瞪大了双眼:“我说小子,你这是人还是鬼?”一个月前,他可是亲眼看到林天掉下那片无底深渊,按理说,在重伤且不能飞行的情况下,林天那时绝没有活下去的可能,可如今却是好端端的站在眼前。

    “我没死。”

    林天微笑。

    见着两人,他大概也能猜出些什么,略微有些感动。

    “怎么可能!你居然没有死?!”

    凌云惊讶。

    林天额上顿时冒黑线,这家伙,会不会说话?巴不得自己死掉还是怎么的?

    懒得再搭理这家伙,他替少女整理略微有些凌乱的秀发,安慰道:“不哭。”

    少女的脸色很憔悴,点点头,露出一抹笑。

    凌云走过来道:“小子,这段时间可让小雪夜伤透心了啊,每日以泪洗面。”

    见到林天还活着,这淫贼自然也是非常高兴。

    林天微微一笑,以纯净真元为少女巩固精气神,很快,少女的气色好了不少。

    “走吧,去。”

    他笑道。

    凌云点头,没有问林天是怎么活下来的,因为那并不重要,林天还活着,这才是最重要的事。

    林天拉着少女,三人朝外面走去。

    “对了,我掉下那片地底后,又发生了些什么?”

    林天问林天。

    提起这个,凌云便是有些气愤:“当时我和守阁前辈竭力想拉你来,原本是能成功的,不过关键时候却是被金炎道门那老王八蛋阻拦,功亏一篑,眼睁睁看着你掉下深渊。守阁前辈震怒,在另外七人的阻拦合围下,将金炎道门那老王八蛋斩在山窟外,不过,最后也是受了不轻的伤,不得不带着我离开葬神山落。”

    林天闻言,点了点头,他从坍塌的山窟走出来的时候,发现山窟四周有着激烈大战过的痕迹,且还看到了一滩干枯血迹,当时他猜测可能是有人死在了那个地方,现在听着凌云的话,他便是了然,在他坠下地底后,守阁中年大战八人,斩掉了金炎道门那灰袍长老,他所看到的那摊血迹,正是金炎门的那个长老留下。

    他心中一热,对那位守阁中年,心中更是感激起来,那位中年当真对他不错。

    当然,他对凌云也是一样很感激,心中带有感动。一个月前,那时候他虽然身受重伤,视野模糊,不过,一些事还是记得的,山窟坍塌时,他看到这淫贼不顾一切的朝着他冲过来,拼了性命来救他,这份情义,对他而言很重。当然,他并没有对凌云说什么道谢的话,只是将这份情义默默的记在心中。

    阳光很温和,不多时,三人彻底远离了葬神山落,出现在附近的落神城中。

    因为少女距离御空层次还远,所以,返羽化道门,自然也只能乘马而行。

    返途中,因为并不怎么急切,途中走走停停,倒是耗费了一个半月时间。

    这一天,三人终于是跨入羽化道门。

    “三个月时间啊。”

    林天笑道。

    算一算,这次出去再来,三个月便是过去了。

    不过,这三个月,太值得了!

    到羽化道门后,凌云便是离开,了自己的地方,林天带着少女到住所,随后去了羽化道门的蕴神阁,向守阁中年报下平安。这个中年人对他实在很不错,几次挺身相护,为了他,最后连金炎道门的长老都给斩掉了,使得他非常敬重。

    对于林天还活着,守阁中年很惊讶,当然,也很高兴,叮嘱林天用心修炼。

    林天自是点头称是,在蕴神阁待了半个时辰方才离开。

    他再次到住所时,已经是黄昏时分。

    少女烧了些饭菜,简单可口,用过且收拾好碗筷后,林天便是将少女唤到最中间的屋子中,这间屋子是林天特意腾出来,作为教导少女修炼使用的地方。

    “我离开的这段时间,没有发生什么事吧?在羽化道门的生活,可还习惯?”

    他问少女道。

    “没什么事,能习惯的。”

    少女点头。

    林天一笑,没有再多问,右手一晃,从石戒中取出一块拳头大小的灵晶来。

    如今,少女已经达到了炼体九重天,他准备以这块灵晶让少女跨入神脉境。

    “我为你护法,吸纳这块灵晶,冲击神脉层次。”

    他对少女道。

    少女认真点头,按照林天的交待,将灵晶放在双手间,随后认真运转四极经。

    淡淡银芒显化,浓郁的天地灵晶交织在四周,将少女环绕在其间。

    处在第一天域时,林天曾经一路守护小林夕修行,整整教导了林夕一年的时间,如今再教导少女修行,自然是更加简单。大约过去一个时辰后,一股更强的气息从少女体内冲出,有灵晶的加持,少女完成第一条神脉的凝结,跨入神脉境。

    “接下来,巩固境界。”

    林天说道。

    少女很认真,按照林天的指点,用心修炼。

    林天站在一边,直到少女体外的气息变得稳定下来,他才离开这屋子,到自己的房间里。此刻少女算是彻底稳固了神脉第一重的修为,且开始了下一个层次的修炼,他不用再守着,毕竟,少女是王体,王体本身就有绝强的修炼天赋。

    到屋子,他深吸一口气,也盘膝坐下。

    “嗡!”

    四极经运转起来,他体内的真元有节奏的循环流动,流过体表的每一个角落。

    很快,他的精气神便是攀升到了巅峰状态。

    体表光芒变淡,他轻轻吐出一口浊气,闭上双眼,有一道道龙纹闪烁而出。

    龙纹闪烁,带着一种浩瀚,交织在四周。

    随后,龙纹轻颤,朝着屋子底部蔓延而去,转眼间便是没入大地之下。大地下一片黑暗,跨越黑暗,龙纹一直延伸,不多时后,四周突然变得无比光亮起来。

    林天的神识随着龙纹一起,见着四周的画面,顿时间微惊。放眼望去,十二条大脉有规律的交织,每一条都长有千丈左右,直径足有十丈粗,惊人到了极点。

    “这是,仙脉?!”

    林天惊讶。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仙脉,令他震动,实在太浩瀚了!那等灵气,浓郁的吓人!

    借助龙纹,他扫视这片地底,在这十二条仙脉附近还有着数不清的灵脉交织着,不过,和十二条仙脉相比,这些灵脉却是如同一条条蚯蚓般,显得非常渺小。

    “不愧为十二道门之一!”

    他自语道。

    顿了顿,他稍做犹豫,眼中精芒闪烁,试着以龙纹牵引地底世界的灵气,不过最终却是失败了,无法引出十二仙脉的力量,甚至于,连一些简单灵脉的力量都无法牵动出来,有很强大的力量禁锢在四周,镇住了十二仙脉和诸多灵脉。

    “是我想的太简单了。”

    他自嘲道。

    大传承大势力,都会以特殊手段镇住宗门的灵气,防止灵能外泄,他如今尽管修有葬龙经,可以掌控天地大势,但要在别人的宗门内牵引出这个宗门的灵气根基之力,那显然不可能,除非他的修为达到一定的高度,那才是有可能做到。

    PS:明天五更哈,凌晨一点左右,龙会更出第一章,求兄弟姐妹们月票支持下,谢谢大家!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