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杀阵外,八人为首的那青年穿着一身黄衫,此刻脸色变得很是难看。八人中,以他的修为最强,可此刻,盯着前方的那一片片杀光,他如何敢冲上去救人?

    “师兄,师兄救我!救我啊!”

    杀阵中,最后一人惊恐大叫。

    杀光一道道飘在四周,这人恐惧的不行,双腿胯间竟是转眼间变湿了。

    凌云不屑,暗骂一声怂货。

    林天则是抬头,望向杀阵外那黄衫青年:“同门一场,你就不进来救他?”

    黄衫青年脸色变得更难看,死死的盯着林天,脚步却是根本不敢往前跨。

    “杀我金炎道门的门徒,你们两人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这人寒声道。

    林天一笑,满是嘲讽和不屑。

    “懦夫!”

    他讽刺道。

    话语落下,密集的杀光齐齐涌动,直接将最后一人淹没,带出大片的血雾。

    上前一步,林天望着黄衫青年,身边的杀纹暗淡了下去。

    “淫贼,去取蕴神果,我取他性命。”

    他对凌云道。

    凌云一愣:“小子,你行不行啊?”方才和黑猿激斗,他和林天都受了极重的伤,体内真元不足一成,气力也是快要枯竭,这个时候面对一个御空五重天的修士,他自认是没有应对之力,甚至于,哪怕来一个识海级别的修士,他也根本扛不住。林天竟然称要一个人取御空五重的黄衫青年的性命,这让很有些诧异。

    “没问题。”

    林天很自信。

    迎着黄衫青年,他跨步而上,豁然间,一股极为可怕的气息从他体内冲出。

    这等气息堪称有些恐怖,顿时惊的黄衫青年变色,纵然是凌云也为之动容。

    “我@%小子,刚才和黑猿斗,你难道在玩,就本大爷一个人在出力?”

    凌云瞪眼。

    林天此刻散发出的气息太强了,哪里有一点受了重伤的样子?

    林天不语,手中出现一柄长剑,森光闪闪。

    “一剑足矣。”

    他手中的长剑上交织出炎雷之光,气势变得更强。

    对面,黄衫青年脸色大变。

    “该死的!”

    低骂一声,黄衫青年快步后退,如同闪电一般射向远方,眨眼消失了踪影。

    “逃了?”凌云动容,道:“小子,追,干掉他!不能留活”不过,还没等他把话讲完,林天身上的气息突然如潮水般散去,直接仰面朝地表倒了下去。

    凌云顿时怔住了,瞪圆了双眼。

    几个意思这是?刚才明明还散发出了那么强大的气息,现在,直接倒下了?

    “扶我,起来。”

    林天虚弱道。

    和黑猿一战,他自然也受了很重的伤,真元只有不到一成,刚才,他是将体内最后剩下的真元全部催动起来,强行提升气势,营造出一种他还很强的假象来迷惑和恐吓黄衫青年,若是不然,真正一战,以他和凌云现在的状态,根本不是黄衫青年的对手。而不得不说,他成功了,迎着他那气势,黄衫青年直接被吓退。

    这个时候,他的真元彻底干枯了,连支撑起身体的气力都没有,说话都勉强。

    凌云瞪眼,忽而间动容,知道了林天是在耍什么把戏。顿时,这使得凌云对林天肃然起敬,直接翘起大拇指:“小子,坑人的手段玩的出神入化,堪称坑神!”

    林天额上冒黑线,很想破口大骂,不过却实在不想费力。

    凌云走过去将林天扶起来,一步步挪向不远处,又费力的将三枚蕴神果摘下。

    “这伤受的值得啊!”

    盯着三枚蕴神果,这货眼睛都亮了。

    “赶紧离开这地方。”

    林天说道。

    刚才和黑猿争斗,引来了金炎道门的八人,说不定也会有其它人被引来,这个时候自然不能再留在这个地方,立刻离开是最明智的选择。

    凌云自然知道这一点,扶着林天,随意循着一个方向,很快离开了这个地方。

    不久后,两人已经是离开了那片战场很远。

    林天盘膝坐下,取出两枚疗伤的宝丹,两人各自一枚,伤势很快就好了不少。

    三枚蕴神果,凌云拿了一枚,林天取了两枚,其中一枚准备交给雪夜使用。

    “寻个地方炼化先?”

    凌云问道。

    林天想了想,摇头道:“枯灵大荒鱼龙混杂,在这里面炼化,不太好。最主要的是,这大荒内的灵气太匮乏了,比任何一个普通地方都要弱了十倍左右,在这样的环境中炼化这蕴神果,功效会大打折扣,我们羽化道门去炼化比较好。”

    一般,天材地宝和灵丹妙药,最好选择在灵气充裕的地方炼化,才能使得效果最大限度的发挥,林天对于这一点深有感悟。

    “有道理!”

    凌云想了想,也是点了点头,枯灵大荒的灵气确实太低了,会影响宝果功效。

    当下,两人运功调息,依靠林天取出的宝丹,数个时辰后才使伤势好了一半。

    这个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正午了。

    “走,去!”

    林天站起身来。

    “行!”

    凌云点头。

    两人离开这地方,速度很快,大约又过去几个时辰,出现在枯灵大荒的边缘。

    此时,大荒边缘依旧是人影很多,许多修士在往大荒内去。

    “嘿,真是期待啊,只要炼化了它,立刻就能达到御空九重,达到九重中段!”

    凌云双眼放光。

    林天一笑,虽然没有凌云那般夸张,不过却也是略有激动。

    来这大荒历练,得到蕴神果,他也转眼就能跨入御空六重。

    “走!”

    他道了句,两人便是朝着羽化道门而去。

    就在这时,一道冷哼响起,同一时间,一道冰冷的剑光从远处斩来。

    林天和凌云皆变色,连忙朝着旁边横移十数丈远,堪堪躲开这一剑。

    “哪个王八蛋偷袭你凌大爷?!”

    凌云喝骂。

    林天朝剑光斩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不远处,一个老者走来,眼神很冷漠。这老者身旁还跟着一个年轻男子,赫然正是昨日被恐吓走的那个黄衫青年。

    黄衫青年此时正盯着林天和凌云,双眼中满是寒光,嘴角则是带着森然冷笑。

    “抢我金炎道门弟子的宝果,杀我金炎道门七人,你们两个畜生,胆子不小!”

    老者一袭灰袍,冷着脸,迎面走来。

    昨日,黄衫青年逃遁出去后,恰巧遇上自己门派的长老,于是添油加醋的将在枯灵大荒中的事告知给这灰袍老者,将对方引到这大荒边缘,就等着两人走出。

    林天和凌云相互对视一眼,望向对面的灰袍老者,又将目光落在黄衫青年身上:“你这颠倒黑白的功力委实不错,你们来抢本属于我们的蕴神果,想杀我们不成反被杀死,最后你舍弃同门逃走,却竟还有脸称是我们抢了你们的蕴神果?”

    盯着黄衫青年,两人满是嘲讽,带着浓浓的不屑,如同是在看肮脏的垃圾。

    黄衫青年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阴毒的盯着两人:“你们才是颠倒黑白,胡说八道!你们抢了我们的蕴神果,残杀我们金炎道门七人,如今却还反过来污蔑我们,捏造这等子虚乌有之事来亵渎几位死去的师弟的人品,实在是太过分了!”

    林天和凌云一愣,不由自主的张了张嘴。

    林天偏头,望向身旁的凌云,道:“凌淫贼,我发现一个比你还不要脸的人。”

    “妈的!小子你怎么说话的呢!你凌大爷什么时候不要脸了?!”

    凌云不爽。

    就在这时,前方,灰袍老者再次冷哼。

    “交出蕴神果,自刎当场,老夫便就赦了你们触犯我金炎道门威严的罪过。”

    事实上,听着林天和凌云刚才的话语,再看看黄衫青年的脸色变化,这灰袍老者就已经知道林天两人所言不虚,当是真实。不过,那又怎么样?金炎道门作为十二道门之一,从来只有欺负别人的份,绝对不容许有人欺负金炎道门门徒!

    最为主要的是,蕴神果,当从黄衫青年口中听到这三个字时,哪怕是这个通仙层次的灰袍老者也动容,生出了贪欲,因为这等宝果对于通仙境的强者也有着妙用,虽然已经不能直接提升通仙境强者的修为,但却能使神力变得更加纯净,而神力变得纯净了,好处自然不用说,能使战力提升一大截,诱惑力自然不小。

    林天和凌云盯着这灰袍老者,眼神皆是很怪异。

    “我说老东西,你脑子秀逗了吧?让我们交出蕴神果,然后自刎当场,这还算是赦免了我们的罪?你母亲生你的时候,难道是将人丢掉,把胎盘给养大了?”

    凌云嘴巴很毒。

    灰袍老者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一股恐怖气势豁然朝凌云压去:“你说什么!”

    这等气势有些恐怖,凌云生生被震退,嘴角溢出一缕血来。

    “听不明白吗?说你是傻叉。”

    林天说道。这个灰袍老者的气势有些可怕,保守估计也应该是通仙五重天的修为,面对这等层次的人物,他和凌云合力也根本不可能是对手,心情变得很凝重。不过饶是如此,他也并未流露哪怕一丝一毫的畏惧。畏惧,改变不了任何事!

    “好!很好!”灰袍老者怒极而笑,眸子变的一片森然:“你们两个牲畜,想好好死都不可能了!”

    话落,更强横的气势从灰袍老者身上扩散而出,真正如同惊涛骇浪般朝着林天和凌云笼罩过去。

    PS:第四章到,龙继续去写第五章,争取早些为大家伙更出来!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