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所有人都懵了,盯着落荒峡内的一幕幕,一个个皆是带着震撼和不可思议。

    核心弟子禹千陵,通仙境天才,从战斗开始到现在,却竟然毫无还手的能力!

    许多人怔怔出神,说不出话来。

    纵是通仙六重巅峰的蓝袍大长老,此刻也是露出惊色。

    太震撼了!

    “轰!”

    落荒峡内,虚空震动,一道道杀光沸腾,如同闪电般交织在这片虚空内。

    林天立身场中,眼神很冷。

    他意念一动,密集的杀光一片片飞过,朝着禹千陵再次斩去。

    空间喀吱作响,崩碎一片。

    “给我破!”

    禹千陵大吼,尽管口中吐血,但是却散发出了更强的神力波动,在身前支撑起一道坚固的神光大慕。只是,这等光幕,在永恒杀光面前,却是并不怎么样。

    喀的一声,光幕破碎,禹千陵再次横飞,血水横溅。

    “林天!”

    怒吼响彻十方。

    禹千陵挣扎着站起身来,死死咬牙,眼中满是怒火和杀机。一个刚入门派的外门弟子,御空境而已,如今竟是靠着杀阵将他伤到如此地步,而且,是在这么多的门派弟子眼前被一次次击伤,这让他感觉到了巨大的羞辱,杀意充斥全身。

    林天眸子无情,意念一动,密集的杀光再次斩下。

    杀光足有数十道,威势都很强,沿途所过之处,空间一寸寸的扭曲,不过就在下一刻,数十杀光斩过的地方突然失去了禹千陵的身影,反而是有八道残影一闪而过,皆没有被这数十杀光击中,随后,八道残影在另一个地方显化出禹千陵。

    “那是?!”

    “躲开了杀光,这一次,连衣角都没有被擦中!”

    “这”

    许多人惊讶。

    林天表情不变,只是意念微动,便是又有密密麻麻的永恒杀光斩向禹千陵。

    然而,禹千陵的身影忽而变得有些梦幻起来,八道残影显化,看上去如同是镜花水月一般不可触摸,竟是将杀阵中的杀光一一躲闪而过,速度非常的快。

    “好像是青冥八闪!”

    “想起来了,确实是这种身法!是禹千陵的三大最强神术之一,速度无双!”

    “不错!”

    有人动容。

    青冥八闪,一则很强大的身法类神通,修炼这种身法的人,单纯以速度论,同级别的修士很难比肩,快的惊人。而且,这种身法不仅仅只是速度快而已,修炼者在施展这种身法时,往往还能带出八道残影,每一道都如真实般难以辨认。

    “轰!”

    虚空震动,落荒峡内,一道道阵纹在发光,杀意极强。

    林天以意念控制这一角永恒杀阵,这其中的杀光全部都动了起来,疯狂的朝着禹千陵压去,崩碎一片片空间。只是,在这个时候,禹千陵的颓势改变了,青冥八闪非常快,使得永恒杀阵的杀光很难击中对方,甚至连衣角都难以碰得到。

    “这有了这种神通身法,同级别的大战,几乎是先天立于不败之地啊!”

    “杀光数量不多,禹千陵可以靠着极速闪过,那杀阵便失去意义了啊!”

    “战局,又会变不成?”

    许多人诧异。

    方才,不少人都觉得禹千陵要败了,但是现在,见着青冥八闪,不少人忽而又改变了想法,禹千陵施展出这等神通后,速度太快了,林天的杀阵竟是无效了。

    “外物终究只是外物,自己的实力才是根本!才是最强!今日必取你贱命!”

    禹千陵无情的盯着林天。

    八道神影交相闪烁,无法分别,错开一道道杀光,快速朝着林天逼了过去。

    林天面无表情,眼中只有杀意。

    他身前,第二块玄水石出。

    顿时间,又是一片阵纹显化,苍穹上乌云浩荡,一片片的凝聚而来。同一时间,更加密集的杀光从地底冲起,这片空间的天地灵气瞬间被一缕缕的抽入阵中。

    “嗤!”

    “嗤!”

    “嗤!”

    禹千陵施展青冥八闪唤出的幻影,转眼间被更强更密集的杀光崩的粉碎。

    噗的一声,一道杀光落在禹千陵身上,将之抽的吐血倒飞。

    林天眸子冷漠,四周,更加密集的杀光在涌动,铿锵而鸣,全部对着前方。

    禹千陵的青冥八闪确实不凡,八道残影,他分不清哪一道是真实,而且速度也都很快,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他修有两仪歩,单纯论速度,根本不会比禹千陵差,他可以以速度拦截禹千陵。只是,他没有那么做,不想那么做,今日来此,他不会动手,要以永恒杀阵将禹千陵了结,让对方憋屈的死在这里。

    “轰!”

    杀光可怖,纵横在虚空十方。

    这一幕,令的落荒峡外一个个道门弟子皆颤抖。

    “杀光,更更强了。”

    有人心悸。

    这些人盯着落荒峡内,只感觉那片区域简直是化作了一片绝望的死亡地狱。

    “啊!”

    大约又过去数十个呼吸,有惨叫声从落荒峡内传来。

    林天祭出第二角永恒杀阵,杀光变得更恐怖,变得更密集,在一个极小的范围内横劈竖斩,根本不给禹千陵移动的空间,因为不管移动到哪里都能遇到杀光。

    “那个禹千陵,竟然,竟然在惨叫?!”

    “青冥八闪,没用了!”

    “杀光,太,太多了!根本没法躲避啊!”

    有人颤抖。

    放眼望去,落荒峡几乎完全被杀光覆盖,每一寸空间都有,且,都很恐怖。

    林天以意念掌控杀阵,立身原地不动,杀光无穷无尽的劈落。

    禹千陵将青冥八闪施展到极限,但却根本无用,杀光太多了,不管他怎么移动,附近都会有杀光,在他刚刚移动到某一个位置时,附近的杀光直接就会劈来。

    转眼间而已,禹千陵已经是狼狈不堪,浑身鲜血淋淋。

    这般狼狈的姿态,令的不杀羽化道门的弟子皆是一颤,这可是核心弟子啊!

    禹千陵在大战,可却也能注意到峡谷四周其它人的表情,顿时更加愤怒。被人这般看着他狼狈的样子,何其丢脸?!盯着林天,他直接发出一一道咆哮,随即,众人便是感觉着有一股恐怖的气息扩散,有仙威自禹千陵体内扩散了出来。

    “铿!”

    剑鸣铮铮,禹千陵手中出现一柄大剑,狠狠朝前一斩。

    这一剑有些恐怖,带着一股不朽的仙道威,直接便是碾碎了一方虚空。

    “仙器!?”

    盯着这柄大剑,有人惊呼。

    许多人动容,眼中有惊色和震撼,仙器啊,羽化道门内,一般的长老都没有!

    一柄仙器,可以让持有者的战力提升一大截。

    而一些剑道神通,更会因此而变得恐怖数倍。

    “这王八羔子!”

    远处,凌云大骂,同时也有些担心的看向林天,毕竟,仙器真的很可怕。

    不用仙器时的禹千陵,和使用仙器时的禹千陵,战力那可是天壤之别的。

    “铿!”

    剑鸣再响,落荒峡内,有恐怖的剑意扩散。

    禹千陵取出仙器,且,在这同一时间,他将七星剑图和死神幻法也给施展了出来,令的一副巨大的剑道光图显化,更是有密密麻麻的死神虚影凝聚了出来。

    “竟然,将我逼到了这一步!”

    盯着林天,禹千陵眼神很残忍,他一个核心弟子,通仙境界的强者,竟然被一个御空级别的外门弟子逼的用出了所有神通,且,更是被逼的祭出了压底的手段仙器,于他而言,这是讽刺,是屈辱!这一刻,他眼中杀意自然也是攀的更高。

    “我要你生不如死!”

    禹千陵低吼。

    铿的一声,话语落下,他如剑魔一般,斩裂空间,崩碎一道道永恒杀光。

    剑势,在他身上膨胀到极致,他的眼神,无情到极点,若是剑皇临凡尘。

    “好强!”

    有人惊惧。

    这等剑势,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恐怖,仿佛,可以斩碎一切。

    迎着这等剑势,林天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冷漠,无情,残酷。

    “这就是你最强的战力?”

    他的声音很平静。

    平静中,带着一种漠视。

    随即,下一刻,他身前有第三块玄水石浮出。

    顷刻间,更恐怖的杀意浮出,这片苍穹止不住的颤抖,轰隆隆而鸣,十方虚空浮现出一条又一条裂痕。

    迎着这等杀意,纵然是通仙六重天的蓝袍大长老都为之心颤起来。

    这等气息,太可怕了!

    禹千陵变色,体外剑势突兀变弱。这不是因为他畏惧而使剑势变弱,而是因为,三角永恒杀阵沸腾,恐怖的杀念交织,凝聚出了一方杀域,这方杀域无形无色,直接压下了他的剑威,甚至于连他的身体都压制了,此时竟有些难以动弹。

    林天面无表情,如杀皇般俯视禹千陵。

    “三座杀阵台,我一座一座的祭出,给你足够的时间表演神通。现在,你的战力升到最巅峰,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在这个时候非常的骄傲,对吗?”他淡漠的望着禹千陵,话语无比残酷:“等的就是这个时候,此时杀你,最合适。”

    “什么?!”

    “从头到尾,只他只是在让禹千陵表演神通?他故意让禹千陵?”

    “要在禹千陵最强的状态下杀死对方?他,这”

    落荒峡四周,所有人皆变色,纵然是蓝袍大长老和其它一些长老也都震惊。

    这场生死战,禹千陵从头到尾,都是在被耍着玩?!从七星剑图到死神幻法,从死神幻法到青冥八闪,从青冥八闪到强大仙器,这一切,都是林天故意让禹千陵施展出?如果真是这样,那禹千陵如今算是什么?岂不是如小丑般?!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