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个杀字,简单直接,却又铿锵有力,如铮铮剑鸣,显示着林天胸中的怒火。

    禹千陵,明知道弟弟禹少成要做什么,却是留下韩空,帮助禹少成护着禹少成,可以说,是禹千陵给了禹少成欺负少女的力量,这个人,他怎么可能放过?

    凌云能够感觉到林天的怒火,却是翻了翻白眼:“这个,还真的有些不好杀。”

    “不好杀,也得杀。”

    林天道。

    望着苍穹,他眼神一片冷漠。

    “禹千陵,二十六岁,通仙第一重天,修有阳炎真功,为一部非常强大的心法纯功,在神力恢复和神力锻体方面都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在神通方面,身法有青冥八闪,每次移动都能带出八道残影,难以分辨真实本体所在。”

    “攻击神通,有七星剑图和死神幻法。七星剑图,以剑刻剑图,号称图成敌亡,从无例外,而死神幻法,可演化出一道道死神虚影,虽然是虚假,但攻击力却是不用怀疑,非常可怕。另外,他还有一柄剑,级别为仙器层次。”

    “他虽然处在通仙第一重,但是,一般的通仙三重强者都不是他的对手。你应该知道,修为越是到了后期,小境界间的实力差距便是越大,他能以通仙第一重天的修为压制通仙三重天的老辈强者,其战力,不用我再多说吧。”

    凌云说道。

    “不用。”

    林天道。

    听着凌云的话,他没有丝毫情绪波动,始终显得很平静。

    “你这家伙,就这么镇定?一点也不担心?”

    凌云无语。

    “我只知道,我要杀他。”

    林天道。

    凌云耸耸肩,也不再多说什么,和林天一起坐在院子里,望着头顶的天空。

    一夜,很快过去。

    清晨,晨阳升起,为这片大地投射下淡淡的光辉,有一种暖洋洋的舒适感。

    这一天,羽化道门显得很不安静,来往的众弟子,相互间都在探讨着什么。

    “禹少成被杀了?有这等事!?”

    “那还能假的了?”

    “那可是禹千陵的亲弟弟,谁那么大胆,敢杀禹少成?难道不想活了吗?”

    “那禹少成平日间可是嚣张跋扈的很,这次该不会是一个不小心招惹到了另外一个核心弟子吧?同样是核心弟子,要杀禹少成,自然就不用忌惮禹千陵了。”

    “怎么可能,禹少成嚣张,不过几个核心弟子却还是都记得的,哪敢得罪。”

    “那是谁杀的?”

    “据说是一个新入门派的外门弟子,好像是叫作林天。”

    “什么?外门弟子?外门弟子敢杀禹少成?”

    来往众人间,一道道声音响起,被压的很低。

    昨日,林天在仙灵谷杀死禹少成,消息很快便传遍了整个羽化道门,一个核心弟子的弟弟被人杀了,这自然是一个大事件。要知道,核心弟子,那可是圣子候选人,是下一任的门主候选人,事关核心弟子,这事很快便被大部分人所关注。

    “这消息,当真真实?!区区一个外门弟子,真的敢杀禹千陵的亲弟弟?”

    有人质疑。

    毕竟,这等事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外门弟子,只是门派最底层的人,最底层的人,怎敢杀最高层弟子的亲弟弟?

    “自然是真的,我亲眼所见!”

    有目睹昨日一事的人站出来道。

    听着这人称“亲眼所见”,顿时间,周围不少羽化道门弟子全部挪了过来。

    “真是亲眼所见?”

    “快讲讲!”

    “对,快!”

    不少人道。

    被一众人围着,开口的人自是没有隐瞒,详细到处,毕竟这事也隐瞒不了。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惊呼,随即安静下来。

    人群抬头望去,便是见着,远处有两道人影走来,为首的是一个黑衣男子,男子身躯挺拔,脸色却是无比的冷酷,体外交织着一股逼人的寒意和无情的杀机。

    “禹千陵!”

    有人变色。

    顿时间,这些人全部寂静下来,再也没有人敢讨论禹少成被林天杀死的事。

    禹千陵步子不快,很平缓,但却给人一种非常可怕的感觉,如剑行于天地。

    见着禹千陵走来,所有人齐齐退到两边,让出一条路来。

    禹千陵跨步而过,朝远处走去,所过之处,那等寒意令的不少修士皆是一颤。

    一灰衣青年,默默的跟在禹千陵身后,只有一条手臂。

    “那是韩空,怎么,少了一只手?”

    有人小声问旁边的人。

    “昨日,韩空护着禹少成,被那林天给斩了一只手。”

    旁边的人压低了声音道。

    “什么?那个外门弟子斩了韩空一只手?韩空可是真传弟子,御空八重啊!”

    “谁知道呢。”

    “这”

    问话的人有些懵了。

    禹千陵眸子残酷,每一步落下都很沉稳,朝着远处走去。

    灰衣青年韩空,跟在禹千陵身后。

    羽化道门的核心弟子,每个人都有追随者,韩空,便是禹千陵的追随者。毕竟,核心弟子为圣子候选人,有机会成为圣子,而一旦成为圣子,便是下任门主的继承人,自己所追随的人一旦成了门主,那自己将来在门派的成就自然也可以想象的到,必定会一帆风顺。而就算所追随的人成不了圣子,将来,长老的位置也是绝对跑不了的,所以,追随在这样的人身边,将来的好处是绝对少不了的。

    而反过来,核心弟子们个个实力强劲,修为皆是处在通仙境,在选择追随者时自然也不会随意,不会滥竽充数,所以,尽管羽化道门里有许多人想要追随在核心弟子左右,可最后却几乎都不行,十个核心弟子,每个人身边,最多不会超过三个追随者,这些人个个都是真传弟子级别,禹千陵,便是只选了韩空一人。

    昨日,禹千陵葬了弟弟禹少成。

    而韩空,则查清了林天的住所。

    所以,这日清晨,禹千陵动了。

    “这是,要往外门弟子住所区去?”

    “这个方向,似乎,确实是外门弟子的住所区。”

    “外门弟子住所区这”

    “禹千陵,是要去”

    “根本不用思考,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

    有人小声道。

    核心弟子禹千陵,此时要去外门住所区,能有其它什么事?自然是去找杀死弟弟的凶手,而找到后,结局会如何?自然也不用说,禹千陵,就是去杀人的!

    顿时间,不少人都跟了上去。

    “那个外门弟子,惨了。”

    “可不就是,必死无疑。”

    “不过,门派可是禁止同门间相互残杀的,禹千陵要是杀了那人,那”

    “幼稚!禹千陵是什么人?核心弟子,圣子候选人,一个核心弟子杀死一个外门弟子,你觉得会有什么事?门派会为了一个外门弟子的死为难核心弟子?”

    “这,还真的是。”

    “倒是那外门弟子,也真是大胆,居然敢杀同门,而且,杀的还是核心弟子的亲弟弟,估计,会死的很痛苦吧。”

    不少人摇头。

    很快,禹千陵身后,随着的羽化门弟子越来越多。

    直到又过去一刻钟,终于,一行人来到外门弟子住所区,来到一小院子前。

    “院子里有两人,那里真传弟子凌云,他怎么在这?”

    “听说那凌云和那个外门弟子关系不错,昨日还帮忙拦着韩空来着,那,凌云身边的那个略显清秀的少年,就是那杀死禹少成的林天了?”

    “应该是。”

    随着而来的人都望着前方。

    林天和凌云自然发现了人群,一眼就看到了最前方的两个人。

    “找上门来了。”

    凌云耸耸肩。

    林天眸子冷漠,扫过断臂的韩空,目光落在韩空旁的黑衣男子身上。

    不用想,他直接便能知晓,这个黑衣男子,便是核心弟子禹千陵了。

    顿时间,冷意从他身上散发而出。

    禹千陵眸子冰寒,一步步走来,强横的剑势,直接崩碎了小院外的木栏。

    “你们,还有那个女人,下去给我弟弟陪葬。”

    声音很冰冷。

    随着而来的人群皆是一惊,禹千陵的意思,不仅要杀林天,还要杀凌云,且还要杀某个女子。

    “这”

    “凌云毕竟是真传弟子,而且,隐约间有真传弟子第一人之称,也要杀?”

    “真传弟子第一又如何,和核心弟子,没得比。”

    “可真霸道。”

    “核心弟子,圣子候选人,将来最差都是门派的长老,人家有霸道的资本。”

    不少人小声道。

    院子里,凌云摊了摊手,对着林天翻白眼:“小子,帅气的我被你连累了。”

    冰冷气息席卷四周,禹千陵无情的望着林天和凌云,步子非常平缓,可每一步跨出却都有可怕的剑气扩散,沿途所过,地表出现一道道剑痕,空气嗤嗤的响。

    “好好强的气势!”

    “这就是核心弟子的威势,太太可怕了!”

    “这,舍去其它几个核心弟子外,谁能挡得了?!”

    人群震惊。

    这等气势,太过于恐怖了。

    就在这时,一道破空的声音忽而响起,如闪电劈落。

    院子内,林天的身影消失,下一刻,如同瞬间移动般出现在禹千陵身前。

    “砰!”

    一拳,稳稳的落在禹千陵脸颊上,将之轰飞十丈多远。

    PS:感谢轩拜拜77兄5000纵横币支持,谢谢!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