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来到石室边,林天胸中的怒火像火一样在燃烧,他看到少女抱着双膝蜷缩在石室末端,脸色显得很憔悴,甚至于,他在少女胸前的白裙上看到了一点血迹。

    禹少成被林天身上的寒意惊了下,不由得后退,闪到那灰衣青年韩空身后。

    韩空原本神色很淡漠,此刻盯着林天,却是直接动容,这个人,非常强大!

    十丈外,凌云也是变色,连忙来到石室外,他也没想到禹少成竟然会干出这等事来,明明三日前,林天已经是退却了。

    “是三日前那人!”

    “居然来了。”

    “这禹千陵留下那个韩空在这里,便是代表了自己的意志,结局,唉。”

    有人叹息。

    林天心里的寒意如极地冰霜,没有搭理任何人,探出右手,朝光幕狠狠一压。

    嗤的一声,笼罩在石室外的大阵光幕顿时粉碎。

    他是六阶控阵师,以天一魂诀崩碎石室外的大阵光幕,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这是?!”

    “他他破开了大阵光幕?怎么可能!通仙强者也无法打开的啊!”

    “这应该恰巧是时间到了,光幕自行碎开。”

    不少人惊讶。

    林天没有在意这些人的惊讶,走入石室来到少女身前,轻声唤道:“雪夜。”

    少女抬头,见着林天赶来,尽管脸色显得非常憔悴,却还是显出一个笑来。

    林天心中一疼,受了这么大的折磨,为了不让他担心,少女却这般的微笑。

    他手中多出一枚宝丹,喂给少女服下,随后扶着少女站起来,走出石室外。

    凌云迎上来:“没事吧?”看着少女的憔悴样子,这淫贼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这就是你所谓的门派规则,不能打扰石室中的人。现在,你还要我忍吗。”

    林天道。

    凌云沉默,没有再说什么,他平日里吊儿郎当,但是却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

    如今,还怎么让林天忍?

    林天偏头望着少女,这个时候,少女虽然脸色憔悴,但站稳身体却没问题。

    “在这里等我。”

    他道了句,朝前方走去。

    望着禹少成,他的双眼充满了寒意,宛如死神一般可怕。

    他将少女从村子里带出来,带到羽化道门修行,如今才刚入道门,便是让少女受到这样的委屈,被人这般欺负,这让他怒火中烧,胸中的杀意一点点的攀升。

    铿的一声,他手中多出一柄长剑,一步步朝着禹少成走去。

    没有任何言语,只有一股冰冷的杀意在体外蔓延。

    “这是?!”

    “他难道想要对禹少成动手?!”

    “开玩笑的吧!那可是禹千陵的亲弟弟!况且,那个真传弟子韩空也在这啊!”

    许多人吃惊。

    迎着林天的眼神,禹少成也是一惊,才识海初期的他,此刻感觉到了一丝恐惧。不过很快,想到身边还有一个韩空,想到自己的大哥,他又变得放松下来,眼中露出一抹狠戾的光,对着身边的灰衣青年道:“韩空,你去,废掉他!”

    韩空眸子微凝,冲着林天身上的这股惊人寒意,他能够感觉到林天非常强大,不过,对于自己,韩空也有自信,在这羽化道门中,能与自己一战的人,不多!

    他上前一步,淡漠道:“停下。”

    也是这时,破空声一响,凌云跨步而来,拦在韩空身前:“韩空,别碍事。”

    望着凌云,韩空眉头一凝,沉声道:“凌云,你什么意思!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凌云在真传弟子中可是非常强横的一个人,论战力,绝对不会比他差。

    “当然知道,我就是很久没有见到你了,现在和你玩玩而已,我们切磋下?”

    凌云说的很随意。

    “你想让那人对禹少的亲弟弟动手!后果可清楚!”

    韩空的声音更沉。

    “哪有,我这么纯洁的人,怎么会做这等事。都说了,就是想和你切磋下。”

    凌云淡笑。

    见着林天脸上的寒意,凌云知道自己这一刻该做什么。是他邀请林天来羽化道门修行,可如今,却是发生了这等事。

    刺耳的剑鸣响起,林天看了眼凌云,再次朝着禹少成逼去。

    他手中的剑,很冷。

    他的眼神,更加冷。

    迎着林天的这等眼神,禹少成顿时颤了起来,他才识海境而已,一直活在他大哥禹千陵的神威庇护下,何曾感觉到过这么可怕的寒意,何曾有人敢如此对他。

    这是第一次!

    这第一次,让他的心都抖了起来,灵魂都在发抖。

    “韩韩空,你还不过”

    “噗!”

    一道剑光斩过,带着一片血芒,一条断臂斜飞了出去。

    “啊!”禹少成惨叫,他的左手臂,生生被林天斩了下来:“我的手!我的手!”

    这一幕,也是惊呆了所有人。

    “这”

    “玩真的啊?!”

    “那可是禹千陵的亲弟弟啊!真真敢动手?!”

    有人忍不住吞咽唾液。

    凌云望向那边,见着林天斩下禹少成的一条手臂,便是知道,林天的愤怒远比他想象的要浓烈,否则,一剑就足以斩杀禹少成,不可能只是斩掉对方的手臂。

    林天,是想一剑剑斩掉对方,让对方感受锥心的疼痛,感受如地狱般的恐惧。

    “轰!”

    一股惊人的真元在身边荡开,韩空变色,一步朝着林天的方向跨过去。禹少成是禹千陵的亲弟弟,禹千陵让他守在这里,他怎么可能看着禹少成被人杀死。

    “这么急切的想要和我切磋,倒是让我挺意外的。”

    凌云道。

    同样强大的气息冲起,凌云一抬手便是将韩空拦下。

    韩空眼中生寒色:“凌云,你真想得罪禹少吗!不想活了?!”盯着凌云,韩空脸色有些不好看,他处在御空八重天巅峰,真传弟子中,没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可凌云,一样处在御空八重巅峰,论战力,丝毫也不会比他差,他想要绕开凌云冲到前方去,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真要动手,只能有一方倒下才能结束。

    “都说了,只是想和你切磋而已。”

    凌云平静道。

    “你!”

    韩空眸子生寒,真元大爆发,强行突击。

    一时间,可怕的真元力浮出,浩荡在这仙灵谷内,令的许多道门弟子皆惊。

    凌云淡淡冷哼,朝前踏步,同样强横的气势扩散,将韩空拦下。

    “铿!”

    这个时候,不远处剑啸再起。

    林天手中的剑,又一次挥出。

    噗的一声,禹少成的腹部被贯穿一个血洞,再次发出凄厉的惨叫。

    从地上狼狈的站起,禹少成见着韩空被凌云挡下,顿时更恐惧,直接朝外逃。

    “铿!”

    一道剑光斩来,斜飞而过。

    禹少成感觉左腿一疼,下一刻,身体的平衡被打破,整个人朝着前方倒去。

    砰的一声,直到与地面接触后,惨叫才响了起来。

    “腿,我我的腿”

    禹少成哆嗦,惨叫。

    他的左腿,被林天一剑斩下。

    林天面无表情,一步步逼向前方,手中的剑,寒光闪烁。

    禹少成恐惧,惨叫都不由得停了下来:“住手!你你不能杀我,杀了我,你也会死,我大哥不会放过你的!”断了一条手臂,一条腿,只要命保住就行了,只要保住了命,以他大哥通仙境界的修为,要帮他接续上手和腿,并不是难事。

    林天眼神森然,抬手,又是一剑。

    “噗!”

    血光闪过,禹少成剩下的右腿斜飞出去,还在空中就被一道剑气给绞的粉碎。

    “啊!”

    禹少成再次发出惨叫,眼中的恐惧变得更加浓郁。

    “这”

    “我的天。”

    “好好残忍这是,要虐杀?”

    许多人心颤。

    韩空更是脸色大变,费力冲击,要震开凌云,可惜却根本没有用,凌云的实力不比他弱,甚至隐约有着真传弟子第一人之称,他想要突破过去根本不可能。

    林天脚步始终平缓,眼神始终淡漠。

    “住住手,你不能杀我!同门间可以争斗,但若是残杀同门,就是违背了门规,宗宗门不会放过你!”

    禹少成恐惧道,大哥威胁不到眼前这人,他便是搬出了门派规矩来。

    只是,答给他的,依旧只是一剑。

    “噗!”

    血光溅开,这一次,禹少成唯一剩下的手臂被斩断,斜着飞了出去。

    “啊!”

    禹少成叫的无比凄厉,令人头皮都忍不住发麻。

    林天上前,手中的剑再次扬起。

    “住住手杀了我,宗宗门不会放过你,你你在违背门规!”

    禹少成恐惧。

    四肢被废,但是只要保住命,只要保住命就可以。

    林天的表情始终不变,一片森然,冷若寒冰。门规?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里,宗门真有门规?若是真有门规,为何禹少成敢在仙灵谷攻击少女石室外的光幕?

    所谓门规,那只是个可笑的东西!

    而哪怕真的有,他现在,也要杀!

    “住手,杀了他,禹少不会放过你的!杀了他后,你也会死的很惨!”

    远处,韩空沉声道。

    林天似乎没有听到任何声音,眸子残酷无情,手中剑直接挥下。

    “不要,住”

    “噗!”

    血光飘过,一颗染血的头颅飞起,滚落数丈远。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