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苍穹失色,风云变幻,整片天地都为之失去了色彩。永恒杀阵运转起来,尽管只是一角,却也同样在朝着四周扩散,很快覆盖了方圆数十丈的范围。这等范围并不大,但是却更加惊人,数十丈内,杀光可裂天,惊的所有人都头皮发麻。

    “这,姐夫,还有这等手段?天啊!”

    辛承运震撼。

    这等杀纹,太可怕了!

    苍穹上,灰袍中年动容,脸色顿时变得铁青,气的身躯直哆嗦,怒视林天。

    “该死啊!”

    林天此刻祭出的杀阵太可怕了,灰袍中年不由得心头一抖,为这等杀意心悸。

    林天面无表情,只有眼神有些冷,无情的盯着灰袍中年。

    他手中握着准仙剑,体外杀光缭绕,一道道的冲起,将他衬托的宛若神灵。

    他右手一震,剑鸣刺耳,响彻十方。

    迎着林天的这种眼神和姿态,灰袍中年脸色变得更加铁青:“少要太嚣张了!”

    随着灰袍中年话语落下,轰的一声,血河大阵沸腾,一道道血魂朝林天冲去。

    这些血魂嘶吼,个个面目狰狞,浑身都染着血迹,宛若是地狱飘来的怨灵。

    林天知道,这些血魂,都是北炎国被屠掉的十三座城池内的那些无辜百姓。

    “我帮你们解脱。”

    他说道。

    话语落下,他身边,永恒杀纹震动,密集的杀光冲霄而起,疯狂席卷向四周。

    “噗!”

    “噗!”

    “噗!”

    他以永恒杀阵为根基,那等杀念似能撕碎一切,眨眼间将大片的血魂斩碎。

    “啊!”

    乌罗皇宫中,惨叫一道道,许多兵士都被血魂给缠绕上了,被啃的满目全非。

    林天眸光移动,扫视四周,意念一动,永恒杀阵的杀光如雨水般溅射向四周。

    “噗!”

    “噗!”

    “噗!”

    这乌罗皇宫中,一道道血魂接二连三的崩碎。

    他这么做,并非是要刻意的去救乌罗国的这些兵士,只是,这些血魂是普通的百姓所化,也是灰袍中年用来加持血河大阵的力量,所以无论如何,这些血魂他都得毁掉。这些百姓,已经死去了,他不能让他们的灵魂再给用来当作武器。

    “控阵师主修灵魂,就应该知道灵魂是何等重要,不是让你来玩弄的工具!”

    他眼神很冷。

    这个灰袍中年,授意乌罗国兵士屠城,随后以特殊手段拘来被屠掉的城池内的百姓的灵魂,炼化做血魂,这等所作所为实在太过分了,有违人道,畜生不如。

    他立身苍穹,永恒杀光斩向四周,手中准仙剑则是直接朝着灰袍中年挥去。

    “铿!”

    随着一道剑啸,铮铮剑鸣响起,一道滔天剑芒席卷而过,朝着中年杀了过去。

    灰袍中年冷哼,忽而间,一柄玉剑浮现,滚滚仙威顿时扩散。

    上品仙器!

    “你挡不住本尊!”

    灰袍中年冷道,玉剑一震,朝着林天径直斩了过去。

    轰的一声,虚空为之一颤,随后直接碎掉了。

    这是上品仙器,上品仙器之威,自然非常恐怖,一般的力量根本抗衡不了。

    林天斩出的剑芒崩碎,灰袍中年斩出的剑光则是趋势不减,快速逼了过来。

    林天将准仙剑收起,右手一扬,纪雨身边,石镜豁然间冲起。当然,在这同一时间,他意念一动,永恒杀阵光芒大放,数十道杀剑嗤嗤的落下,将纪雨和辛承运牢牢的护在其中,但凡有血魂和血色杀光靠近,都会被数十道杀光给碾碎。

    他以增仙纹加持过石镜,如今,这面宝镜足可以和一般的上品仙器相抗衡。

    “嗡!”

    石镜光芒交织,将灰袍中年的玉剑杀光给挡了下来。

    灰袍中年冷哼一声,豁然间,又一柄仙剑浮现而出,依旧是上品仙器玉剑。

    “杀!”

    冷冷一喝,灰袍中年同时催动两宗上品仙器,朝着林天斩了过去。

    “宝物挺多。”

    林天只有四个字。

    迎着两宗上品仙剑,他目光一凝,永恒杀阵一颤,更强的杀光冲起。这一刻,他将天一魂诀运转了起来,璀璨的灵魂之光浩荡,涌入到这些杀纹之中,使得这一角永恒杀阵覆盖的范围变得更大,也变得更加的恐怖。

    只是刹那间而已,足足十数道杀光冲来,化作他手中的武器,朝着灰袍中年的两柄上品仙剑斩了过去。随后,他体内真元疯狂涌动,朝着石镜注入,一时间,石镜大放仙光,有一圈可怕的光芒扩散,朝着前方压去。

    “碎!”

    灰袍中年怒喝。

    两宗上品玉剑震动,仙光骇人,当场将林天挥出的十数道永恒杀光给崩碎。

    不过,十数道杀光刚刚碎掉,却是有更多更强的永恒杀光冲来,在崩碎一道道血魂的同时,朝着灰袍中年斩了过去。且,随着林天将天一魂诀运转的更加快速,浑厚的灵魂力注入永恒杀阵的一角阵纹内,顿时使得这一角杀阵变得更可怕。

    “轰!”

    杀光更粗壮,震的灰袍中年狠狠一颤。

    灰袍中年脸色有些难看,他虽然持着两宗上品仙器,有血河大阵,但是林天祭出的杀阵却委实有些麻烦,那等杀光太强烈了,他所祭出的血魂一道道在粉碎,且,连同他布置的血河大阵都有些颤抖了起来,仿佛是看到了阵中的皇者一般。

    同一时间,林天本人也很强大,手持着不弱于上品仙器的石镜,一道道神通秘术显化,这些手段加起来,根本就不比他弱,完全可以和他战在一起,这让他又惊又怒。他堂堂通仙第二重天强者,手持两宗上品仙器,且有血河大阵在,却竟然在短时间内压制不了一个御空四重天的修士,这顿时让他脸上浮现出怒容。

    “该死的东西!”

    灰袍中年咆哮。

    随着咆哮声落下,这片皇宫内,乌风怒号的更加厉害,血河大阵所覆盖着的范围竟是在飞快的缩小。随后,密集的血魂冲起,竟是在苍穹上汇聚成一片巨大的血河,一条真正的血河,那血河中人脸绰绰,像是印在水面上一般,诡异悚人。

    “这,这”

    “那是什么啊?!”

    “空中,多出了一条血河,我们,都要死了吗?”

    不少兵士恐惧。

    此刻,血河显化,血河大阵中,所有的力量全部交织到了其中,空间被腐蚀的嗤嗤作响,偶有一滴血液落下,顿时将乌罗皇宫的地面烧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血河降临,腐蚀一切,看你还能如何抵挡!”

    灰袍中年喝道。

    随后,血河轰隆隆而鸣,浩浩荡荡的朝着林天压落,似乎要将林天吞噬进去。

    如此一幕,骇人到极点。

    放眼望去,血河覆盖了方圆十数丈的范围,在地面投下一抹巨大的黑色阴影。

    “姐夫!”

    见着这一幕,辛承运变色,忍不住叫道。

    纪雨也是握紧了双手,紧紧的盯着苍穹。

    苍穹上,林天感觉到了可怕到极点的压力,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但是尽管如此,他的脸色却是并没有什么变化。嗡的一声,他将天一魂诀运转的更加,随后,他意念一动,永恒杀纹光芒绽放的更加炽烈,所有杀光朝着最中间汇聚而来。

    转眼间,一柄巨大的永恒杀剑凝聚而成,宽足有三丈,长足有十丈。

    “斩!”

    他低语道。

    话落,永恒杀剑豁的冲向高天,贯入到天穹的血河之内。

    轰隆一声巨响,血河崩碎,满天都是血光。

    这等血光有些璀璨浓郁,遮蔽了许多人的视野,直到血芒散开,苍穹上的场景才是重新露了出来。血河下,林天依旧孤傲的立着,不过脸色却苍白了许多,嘴角有血液流淌而出,且,他身边的杀纹也暗淡了下来,似乎随时有可能崩碎掉。

    “姐夫!”

    辛承运变色。

    纪雨也是微微一颤,眼中的担忧之色更浓,她发现林天受伤了,伤的还不轻。

    “哈哈哈哈哈哈”大笑声响起,苍穹之上,灰袍中年盯着林天:“早就说了,你远远不是对手,背叛本尊,与本尊抗衡,你唯有一死!”盯着林天,灰袍中年的眼神极为冰寒,带着一股刺骨的森冷,如同一条阴暗的毒蛇。

    林天口中溢血,脸色依旧平静,且,眼中生出了一丝不屑:“不过是让我受了些许伤而已,真以为你胜了?”随着他话语落下,轰隆一声,他体外原本暗淡下去的杀纹再次变得璀璨起来,疯狂的汲取天地灵气,使得空间瞬间变得干燥。

    “铿!”

    刺耳的声音响起,转眼间,林天四周再次浮现出密集的杀光,如同一柄柄不朽的仙剑从虚无中冲出。这等杀光,似乎比之前还要可怕,令的虚空颤抖,灰袍中年刻印在虚空上的血河大阵的阵纹全部都晃动了起来,竟然出现了不少裂痕。

    “这怎么事?你的杀纹,应该已经快要解体了才对,怎么可能又发出光芒?!变得这么强?!”灰袍中年变色,他盯着林天体外的那些杀纹,满脸不解。不过,就在下一瞬间,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身体顿时狠狠一颤:“等等!这种阵纹好像,好像是阵皇天尊晚年所创的永,永恒杀阵!?”

    PS:预热一下,下个月还欠下的章节且爆发,四月一号到三号,每天五更。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