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灰袍中年脸上带着倨傲之色,那是一种发自灵魂的傲然,仿佛自己为至尊般。

    “轰隆!”

    苍穹上,天雷滚滚,天火沸腾,两种力量交织在一起,相融阵纹,可怕骇人。

    这等波动一出,这个地方没有一个人不变色,所有人都惊恐了。

    “这,这是仙迹吗?!”

    有兵士激动不已。

    放眼望去,虚空顶端,雷与海几乎化作了海洋,对于一些普通的兵士的武者而言,这样的场景根本难以理解。

    “神师大人!”

    “神师大人!”

    “神师大人!”

    不少兵士大吼呐喊,个个兴奋。

    降临在自己一国的神师,果然是无敌之人,竟然能够唤出这等奇景。

    这简直是在借天之力灭敌啊!

    辛承运躲在林天身后,眼睛瞪得滚圆:“姐姐夫这个”

    纪雨也担忧,轻唤林天,实在是头顶的天雷天火太过于可怕。

    林天双目中银芒闪烁,对着两人摇头。

    “没事。”

    他说道。

    灰袍中年冷哼一声:“没事?”听着林天的话语,这个中年露出冷笑,带着一种嘲讽:“看你的样子应该是知道控阵师的一些事,那么也就应该知道,七阶级的控阵师有着何等程度的能力,以阵纹引动天雷天火,你觉得你能挡得下来?”

    似乎在衬托灰袍中年的话,轰隆一声,苍穹天雷滚滚而鸣,炎火烈焰滔天。

    林天没有搭理对方,眼神显得很平淡。

    对于这种自以为是的人,不搭理对方,有时会让对方非常的难受。

    他只是扫了灰袍中年一眼,再次望向苍穹上。

    灰袍中年微愣,脸色果真阴沉了下来,他是通仙第二重天的强者,更是一位七阶级别的控阵师,他和林天说话,彰显实力,说着唤出的天雷天火有多么可怕,可林天在这个时候却根本不搭理他,这让他感觉自己被无视了,生出一种恼怒。

    “我在和你说话!”

    灰袍中年森然的盯着林天。

    林天依旧只是扫了这灰袍中年一眼,不作搭理,而是紧紧盯着苍穹上的雷炎。

    老实说,这等天雷天火,确实很可怕。

    见林天还是不搭理自己,灰袍中年的眼神彻底冰寒了下来:“无礼之人,傲慢之徒,便就彻底葬身在这天雷和天火的海洋中好了!”随着他的话语落下,他右手朝着下方拉动,顿时间,天雷与天火齐齐浩荡,朝着林天三人压落而来。

    “喀!”

    “喀!”

    “喀!”

    虚空扭曲,脆响一道道,天雷天火所过之处,什么都难以保存下来。

    一时间,光芒淹没四方,四周也完全被封闭了。

    “你们没有逃出来的机会,碎成渣吧。”

    灰袍中年道。

    天雷天火所覆盖的范围内,林天眼中的银芒浓郁到极点,渐渐的,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有银芒扩散而出,四象道图被他凝聚出来,将纪雨和辛承运覆盖。

    他神色平静,光芒闪烁,一枚石镜从石戒中冲了出来,顿时间显露淡淡仙威。

    “轰!”

    天雷天火从苍穹压落,光芒掩盖了十方,任何人都看不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

    不过,所有人心中都有着相同的想法,林天三人,必定会被毁灭!

    “死定了!”

    “这还用说?”

    “神师大人出手,谁能挡得住?”

    不少兵士道。

    乌罗国君王的表情松了下来,之前有那么一小段时间,他还真是提心吊胆着。

    走上前,乌罗国君王对着灰袍中年行大礼:“有劳神师镇杀”

    “轰!”

    突然,一道不朽仙光从落下的天雷天火中冲出,直接将远处的一座大殿崩碎。

    天雷天火中心,林天头顶着一面石境,带着纪雨和辛承运,平缓跨了出来。

    “这”

    “他还活着?!”

    “怎,怎么可能?!”

    所有人皆变色。

    在那样恐怖的天雷天火之下,居然还能有人能够存活下来。

    这还是人类吗?!

    “神,神师”

    乌罗君王有些发颤,蹬蹬蹬的后退。林天竟然活着从灰袍中年召出的天雷天火下走了出来,毫发未损,且连另外两人也一并安然的护在身后,这让乌罗君王刚刚放下的心又给提了起来,这个年轻人,怎么会这么的可怕!

    灰袍中年自己也是惊讶,他盯着林天头顶的石镜,忽而又动容:“中品仙器不,不对!不止中品,快有上品程度了!”

    “你唤出的天雷天火,似乎效用不大。”

    林天道。

    他盯着灰袍中年,头顶石镜震动,一道不朽仙光冲起,直接将苍穹上的雷海和炎火破开。石镜是他在第二天域所得,本身只是中品级别的仙器,不过在焚阳宗上的时候,他在石境上刻印了增仙纹,使得这宗仙器的威能提升了不少。

    苍穹上,天雷天火崩碎,灰袍中年的眼神顿时更加阴沉:“有点手段。”

    “我的手段,很多。”

    林天平静道。

    他朝前跨出一步,头顶的石镜则是往后飘,落在纪雨头顶。

    “护好你和他。”

    他对着纪雨道。

    将这宗仙器交予纪雨,他彻底放下心来,朝着前方跨了去。

    灰袍中年眸子微凝,冷冷的道:“你以为破开本尊唤出的天雷天火,就可以有能力与本尊一较高下了?幼稚!”说着,灰袍中年体内冲出一波波强横的神力,同时也有惊人的灵魂力涌动而出,他双手划动,顿时间在虚空上刻印下满天的阵纹符烙:“既然已经知道本尊是七阶控阵师,就该知道,本尊远比普通的通仙二重修士强大,对于本尊而言,一般的通仙三重强者也不堪一击。”

    “轰!”

    随着灰袍中年话语落下,虚空上,阵纹交织,神光璀璨。

    一道道纹络飘飞,从四面八方凝聚而来,有禁锢行动的阵纹,有压制真元流动的阵纹,有封印空间的阵纹,更有其它一些攻杀性的阵纹。这无数种阵纹合在一起,配合着灰袍中年以神力打出的神通,顿时令的空间再度变得扭曲起来。

    很强打!

    很可怕!

    林天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这个灰袍中年,真的很不简单,阵纹和神通一起施展,实际上的战力已经不比普通的通仙四重强者弱了,非常惊人。不过,对于此,他并不怎么畏惧,因为,他也不仅仅只是单纯的修炼武道神通而已。

    相比对方,他涉猎的更多。

    “控阵术,我也会。”

    他冷漠道。

    真元狂暴,他将天演神术催动而出,齐齐撑起数种王域,随后,他双手连连划动,五龙神闪刻阵手法施展而出,同样在虚空中划出一道道符文烙印,禁锢阵纹,压制真元的阵纹,还有其它一些阵纹,一一随着他的手印显化而出。

    “你”

    灰袍中年脸色大变。

    林天,竟然也会控阵术,徒手在虚空上刻印阵法,这,至少也是六阶水准啊!

    就在这时,林天动了,跨步而出,数种王域一起压下。

    同一时间,他将刻印在虚空上的阵纹一并催动了起来。

    “轰!”

    一时间,王域发光,各种阵纹显威,相互间的对碰强的骇人。

    灰袍中年被深深的惊住了,见着林天攻杀而来,方才是反应过来,急忙抵挡。

    “轰!”

    “轰!”

    “轰!”

    两者与虚空上不断碰撞,神通对神通,阵纹对阵纹,一时间,竟是不相上下。

    光,照亮了苍穹,引得所有人变色。

    “这”

    “那个人,竟然,竟然,完全和神师战在了一起,不相伯仲?!”

    “怎么会,这不可能不应该啊”

    一众兵士喃喃自语。

    纪雨和辛承运盯着高空上,皆是呆住了,眼神不住的闪烁。

    好强!林天好强!

    “已经能在虚空上刻印阵法了。”纪雨喃喃自语:“半年,半年多不见,他不仅跨入了御空境界,控阵术也达到了六阶水准,到底,到底是怎么修行的。”

    遥想曾经,她可是比林天强了不少,还曾去保护过林天,可是,岁月一晃,仅仅只是一年多而已,当初她还想着保护的男子,如今已经强大到了如此地步,以御空四重天的修为,竟然能过和通仙第二重天的七阶控阵师战斗这等地步。

    想着这些,她有些发怔,随后,又笑了。

    还记得在琴幽谷时,林天对她说的话如果我不比你强,如何保护你?

    “真好呢。”

    望着苍穹上战斗着的少年,她觉得,少年好像神。

    轰隆!

    苍穹上,神光滚滚,阵纹满天。

    “咚!”

    “咚!”

    “咚!”

    虚空之上,两道身影时不时碰撞在一起,有血迹显化,最终齐齐倒飞。

    灰袍中年衣衫凌乱,头发有些披散了,胸口带着一条血痕,气喘吁吁。

    对面,林天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嘴角溢血,持剑的手有些发颤。他盯着对面的灰袍中年,眸子中精芒璀璨,通仙第二重兼七阶控阵师,果然很可怕,很难对付。不过,终究只是很难对付而已,并不是对付不了,他对自己有着强大的自信。

    盯着灰袍中年,他眸子冷淡,再次朝前跨去。

    “停下!”

    突然,对面的灰袍中年开口喝道。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