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战场太大,数万的乌罗国兵士也太多,林天猜测这些人身上都被刻下了那种歹毒血纹,若是要他一个个的祛除这些血纹,那显然太过费时费时,所以他将天一魂诀运转到极限,以星空明月这等王域作为支撑,使己身的灵魂力化作月光交织在明月之外,随后扩散出去,在同一时间将这片战场上的所有乌罗国兵士笼罩。

    “嗡!”

    银芒交织,如水一般自苍穹倾洒而下,转眼间将整个战场都覆盖在了其中。

    迎着这等夹杂着灵魂力的月光,乌罗国所有兵士皆是停了下来,全部颤抖。放眼望去,这些兵士身上都有淡淡的血芒闪烁而出,如同雾霭一般朝天空飘去。

    林天表情平静,撑起星空明月这等王域后便是一步也不曾动,静静望着前方。

    在其身后,北炎国阵营,所有人齐齐一震,全部被惊住了。

    “这”

    “乌罗国的人停停下来了?!”

    “星空,明月,整片战场都被照亮了!”

    所有人惊骇。

    “这是神迹!”

    有人喃喃道。

    白日内显化星空,星空中浮现明月,以此照亮整片战场,止住了帝国兵士,这严重冲击着北炎国一众人的视觉神经,在这些人看来,这仿若是神灵在显圣。

    “姐夫好像神啊!”

    辛承运瞪眼。

    纪远山,朱义,两个北炎国大人物亦是瞠目结舌,这一瞬间几乎都呆滞了。

    而不仅是他们,就连识海巅峰的纪雨也是被惊住了,不可思议的望着这一幕。

    前方,战场上,林天表情平静,天一魂诀运转的更快,明月散发的银芒更强。

    乌罗国冲上前来的数万兵士个个颤抖,一缕缕血芒从这些人身上飘起,随后消散在天空中,这个过程大约持续了数十个呼吸,数十个呼吸后,乌罗国的这数万人个个一震,身上的戾气消散大半,眼中的战意也是弱了极多,显得有些迷茫。

    然而尽管如此,这些人却还是记得这里是战场,记得他们是在和北炎国交战。只是,他们此刻盯着林天,盯着林天头顶的星空明月,却皆是带着深深的恐惧,一个人横在战场上,头顶星空明月,独对他们乌罗国数万人,这简直就是神啊!

    这一刻,乌罗国数万人,没有一个人再敢往前冲。

    林天望着前方,将星空明月收起,他能够感觉到,这些人身上的血纹都碎了。

    他手中出现一柄长剑,微微一震,一道不朽的剑芒破空而下,斩落在战场。

    “轰!”

    随着一声剧响,地平线上生出一道巨大的沟豁。

    “全部去,再犯北炎疆土,杀!”

    他淡漠道。这些人只是普通的乌罗国兵士,被人种下了血纹,来战场杀敌,对于这些普通人,他自然不会下杀手,只是稍做震慑而已。

    他的声音并不响亮,但是却传出去很远,响彻战场上。

    话落,他斩出第二剑,在战场上留下第二天巨大沟豁。

    如此恐怖的威势,谁能不惧?乌罗国一众兵士被吓的瑟瑟发抖,有领军的大将哆嗦着开口撤退,转眼间,数万人全部狂奔,一个个丢盔弃甲,如丧家之犬。

    数十个呼吸而已,战场上只剩下林天一人,还有一片片被激扬而起的沙尘。

    大后方,北炎国阵营,一众人个个双目圆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人大吼,激动的不行。

    “退了!乌罗国,退了!”

    “太好了!”

    “我们,打赢了一场?!”

    不少北炎国将领兴奋。

    数月前,乌罗国来犯,北炎国一直是节节败退,连失十三座城池,纵然不久前在军中最有威信的纪远山老将军亲自上战场指挥战斗,却也依旧不曾胜过一场,可是如今,北炎国胜了一场,乌罗国一众兵士仓皇逃窜,让所有人皆振奋。

    一众人盯着前方,望着战场上的林天,眼中全部都露出敬畏和狂热的表情。

    “一个人就逼退了数万的乌罗国敌军,这,这”

    “这是是神!”

    “神迹!是神迹!”

    所有人喃喃自语,许多人拽紧了拳头。

    不仅是这些普通的兵士,纵然是纪雨,辛承运,朱义,纪远山,也个个都怔住了。纪雨,辛承运,朱义,这三人虽然都称自己相信林天,但却多少都有些担忧,而如今,林天真的以一己之力逼退了数万敌军,这让这三人也是有些怔住了。

    “好啊!好!”

    纪雨山大笑。

    战场上,林天头,一步步朝阵营走来。

    “走,迎接我们的英雄!”

    朱义喝道。

    朱义如今为北炎国帝皇,跨出阵营,走在最前方,纪远山则是稍稍落在后面一步,纪雨和辛承运和纪远山一起,虽然朱义并不在乎繁文缛节,但纪远山三人却是心中有数,尤其是纪远山,这是一个老臣衷臣,有些规矩可是看的非常重。

    很快,一些人迎出,林天也在这时走了来。

    “林天!”

    朱义开口,叫出这两个字后,却是不知道说什么了,唯有眼神不住的闪烁。

    “姐夫,你太厉害了!简直像是神灵!”

    辛承运满脸崇拜。

    以身支撑星空明月,在这辛承运看来,在其它人看来,根本就是神仙的手段。

    “真厉害呢。”

    纪雨笑道。

    冲出阵营外的还有一众北炎国的将领,也有一些普通的北炎国兵士,全部都是带着敬畏和狂热之心,满脸敬畏的盯着林天,几乎是将林天给团团的围了起来。

    林天对着朱义等一众人点头,朝着纪雨轻笑,随后望向纪远山:“老将军。”

    他上前,微微行了一记后辈礼。

    “好,好啊!”

    纪远山大笑,虽然年纪很大,可身子骨却还是很硬朗,见着林天后很是高兴。

    一行人走入阵营,进入到一军帐之内。

    “姐夫,太帅了!”

    辛承运不时叫道。

    这军帐内,林天,朱义,纪远山,纪雨和辛承运,这五人在场,聊了许多。

    一战得胜,朱义和纪远山可是非常高兴。

    纪远山一年多时间不见纪雨和林天,也是拉着两人聊了许多,问及了很多两人在宗门内修行的事,直到过去一个多时辰后,才将话题给拉了如今的战事上。

    “很麻烦,和老夫以前接触的征战完全不一样。”

    谈起这场征战,饶是纪远山这个常胜将军,眉头也紧紧皱在一起,不时摇头。

    “老将军不用担心,这不是有姐夫来了吗,有姐夫在,这场征战我们赢定了!”

    辛承运大手一挥,很是豪气。

    纪雨点头,轻声道:“爷爷放宽心,林天可以的。”对于辛承运称呼林天为姐夫,她没有疑惑,也没多想什么,因为关于这一点,当初林天已经和她讲过原因。

    “老将军,听纪雨小姐的,放宽心,有林天在,我们一定可以取胜这场征战。”

    朱义道。

    对于林天,几人都是充满了信心。

    纪远山苦笑着点点头,随即望向林天,说道:“我这把老骨头现在是真的无力支撑这场战争,只能将所有希望放在你身上了,和他们一样,老夫也相信你!相信你能做好一切!北炎国的未来,北炎国黎民百姓的未来,可就全部拜托你了!”

    林天点点头,平静一笑。

    “老将军不必介怀,这次的征战处处透露着古怪,应该是乌罗国请来了非常厉害的人物相助。”他开口说道:“稍后,我亲自去乌罗国皇庭走一趟,让乌罗国如今的帝王停下这场征战,也去会一会那个乌罗国的神师。”提及乌罗国神师,他眸子中划过两道银芒,刻印下那等歹毒血纹,对方绝对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什么,你要去闯乌罗国皇庭?!”

    闻言,朱义等人皆是一惊。

    闯一个帝国的皇庭,这实在是太危险了,就算林天很强,他们也有些震撼。

    辛承运也是瞪眼:“姐夫,你不是闯皇庭闯上瘾了吧?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听着辛承运这话,朱义倒是显得有些尴尬,林天以前就闯过北炎国的皇庭。

    “滚蛋。”

    林天笑骂,给了辛承运一巴掌。

    朱义表情郑重,说道:“林天,这件事得从长计议,万不可鲁莽。当初你闯北炎皇宫时,是因为有皇城控阵师一脉相助,方才能取胜,如今却是”提起当初的事,朱义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当初北炎皇室镇压纪远山,囚禁纪雨,无论哪一点都是有愧。他顿了顿,说道:“总之,这件事别乱来,我可不想朋友有损。”

    林天一笑,摇了摇头:“不用担心,我有分寸。”

    朱义和纪远山还想说什么,可林天主意已定,两人无论怎么劝都是不管用。

    “我陪你一起去吧,对于周边帝国,我比你清楚。”

    纪雨道。

    林天刚想拒绝,辛承运在这时开口,道:“姐夫,我也去!这场战事,我比你们都了解,途中可以为你们解惑!”说着,这家伙使劲的搓着双手,眼中满是闪闪光亮:“闯皇庭啊,听着就刺激!姐夫你可一定要带上我!我去见识一下!”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