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林天微愣,乌罗国有非常强大的控阵师相助?

    “非常强大?”

    他重复这四个字。

    控阵师掌有诸多手段,对帝国间的征战战局有很大的决定性作用,所以控阵师的地位一般都是相当的高。不过对于朱义刻意提及这一点,他有些疑惑,因为这么看来,乌罗国的控阵师很不一般,否则不会让作为北炎帝王的朱义刻意强调。

    “很强大很诡异,我们这边邀请了五阶级的控阵师,但却什么也做不了。”

    朱义脸色微有难看。

    林天凝眉,相对于普通帝国而言,五阶级别的控阵师已经算是非常强大了,可是面对乌罗国那边,却是什么也做不了?难道有六阶控阵师在相助乌罗国?

    “具体讲讲。”

    他说道。

    从皇城到边境,驾驭汗血宝马也得耗费三日左右,他觉得清楚点战事比较好。

    “林大人,由属下来讲吧。”为三人领路的武将开口,对于边境的事远比朱义熟悉,说道:“您知道,通常而言,普通兵士战斗一段时间后,都会有体力上的消耗,会感觉疲惫,但是这一次,乌罗国的兵士却是有些古怪,好像永远不知疲惫似的,凶猛的如同野兽,每个人的眼神都很可怕,仿佛是偏离了人类。”

    说着,这武将的表情显得有些惊悚,道:“而且,而且乌罗国的兵士死在战场上后,竟竟然能再站起来!他们明明已经没了呼吸,可却还能动,而且无惧刀剑,简直比生前还可怕,纵然斩下其头颅,对方依旧还能行动,能杀人。”

    林天皱眉:“还有吗?”

    武将点头,似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画面,道:“战场有时候会飘血风,天穹变黑,血风中偶然可以看到一道道人影,那些人那些人影,好像,好像都是失守的十三座城池内的百姓,有人看到他们在血风中挣扎,像是地狱怨鬼一样。”

    “死去人的人影,灵魂?”

    林天眼中闪过一缕幽光,如果这一切是控阵师所为,对方的水准怕是非常高。

    只是,控阵水准达到了这等程度的控阵师,怎么会干涉普通帝国间的战争?

    “林天,怎么了?”

    纪雨问道。

    “没什么。”

    林天摇头。

    他又安慰纪雨,让纪雨不用担心纪远山,随后也不再问什么,马匹速度更快。

    很快,三日过去。

    “杀!”

    “干死他们!”

    “冲!”

    前方,有杀喊声传来。

    时隔三日,一行人终于来到了边境位置,放眼望去,前方是一片辽阔的平原呆呆,有两拨人在交锋,其中一拨为北炎国的兵士,另一拨则是乌罗国的兵士,两者间刀兵碰撞,不断有尸体倒下,血水不停飘在空气中,随后染红一寸寸地表。

    这等画面很残酷,对一般人而言有着极大的视觉冲击性,但是这里的四人都非普通人,纪雨生在将军府,朱义为皇子,武将经历过战场,对这等画面都不会陌生,所以并没有什么诧异,而林天更是不用说,这等战场对他而言,不值一提。

    “杀!”

    一道熟悉的喝音响起。

    林天循着声音的方向望去,见着一个青年冲杀了出去。这青年看上去和他同龄,实力却是不俗,已经有神脉六重境,在这个年龄阶段,算得上是非常不错了。

    林天一笑,认出了这人。

    “是辛承运?”

    朱义道,因为隔着太远,他看的不是很清楚。

    “是他。”

    林天道。

    他修为强大,目力很好,纵然隔着很远,也能看的很清楚。

    朱义点头,说道:“我们快过去,战场很危险,可不能让他出事。”在北炎皇城时,他和辛承运早就认识,后来因为林天的关系,这一年里,两人的关系无疑更好,此刻见着辛承运亲自冲入战场去,朱义自然是有些担心,怕辛承运有损。

    “不急,先看一看。”

    林天道。

    他站在这个地方,已经可以掌控全局,想看一看辛承运如今的战力有多强,当然,更想看一看乌罗国的兵士是否确实如之前那武将所说的那般诡异和古怪。

    “杀啊!”

    “杀!”

    “杀啊!”

    战场上,喊杀声不断,振聋发聩。

    林天远远的望着辛承运,发现对方确实战力不错,在神脉六重境这个层次里,应该少有人能是对手,因为所施展的都是识海级的武技。他移动目光望向四周,不久后便是稍稍眯着双眼,发现之前那武将所说的话确实不假,乌罗国的兵士们的状态非常古怪,不仅充满戾气,且,行动能力已经远远超出了自身的极限,那种感觉,就像是对方一直在刻意燃烧己身的潜能,在透支未来的生命而战。

    “噗!”

    “噗!”

    “噗!”

    鲜红的血水不断溅射,战场上的状况很糟糕,北炎国的兵士几乎是节节败退。

    这个过程中,北炎国有不少兵士死去,而当然,乌罗国也是兵士倒地,可随后,那些原本死掉的乌罗国兵士摇摇晃晃的竟然又站了起来,如同是提线木偶般挥动手中的刀剑杀向北炎国兵士,诡异场景令的北炎国一众兵士悚然,阵脚几乎都是大乱,而如此一来,北炎国这一边的战斗形势便是变得更加的糟糕。

    “咚!”

    突然,北炎国阵营内,有鼓音响起。

    阵营中的一座高台上,一个老者在击鼓,一击高过一击。

    这等鼓音响起,北炎国兵士的气势顿时高涨了许多,个个大吼,悍勇杀敌。

    “是爷爷!”

    纪雨露出喜色。

    林天自然也是看到了,击鼓的人,赫然正是纪远山。而不得不说,纪远山在军中的威信确实很惊人,他站在高台上,不用说什么,只是简单击鼓就能让兵士们的战气提升数倍,使原本有些惊悚的兵士重新露出战斗意志,这很令人震撼。

    “杀!”

    “杀!”

    “杀!”

    北炎国一众兵士大吼,尽管不断有人倒下,却是没有一个人再有畏惧心理。

    一切,都是因为纪远山的鼓音。

    望着前方战场,林天稍稍动容,将军无畏,手下的兵士也不惧,他们为了守护家园而战,为了护佑普通百姓而战,明知道冲上前可能会死,却还是悍不畏死的往前冲,这等情怀说起来很简单,但做起来却不一定简单,他微微受了些触动。

    “林天,辛承运有危险!”

    朱义叫道。

    辛承运有些强大,不过也因此引起了乌罗国众将士的注意,有几个强者围杀而上,使得辛承运险死还生,且,最为主要的是,有死掉的乌罗国兵士重新站起来,刀剑无惧,难以被杀伤,令辛承运很快陷入了困境,被逼的狼狈不堪。

    “我在看着。”林天一直盯着战场,自然在注视着辛承运,不用朱义开口他也知道。望着前方,他对纪雨道:“你和他们绕路去阵营见老将军,我去战场中。”

    “嗯,好。”纪雨点头,轻声道:“你小心。”

    林天点点头,脚步一晃,刹那间消失在原地。

    如此速度,仿佛是在瞬间移动一般,令的朱义和身边的武将顿时瞪大双眼,这简直太快了,他们甚至连林天是怎么移动的都没有看到,而不仅是他们,就连识海九重天的纪雨都诧异,强大如她,方才也不曾看到林天是怎么移动的。

    “这家伙。”

    纪雨低语。

    “纪小姐,我们先去老将军那边?”

    朱义问道。

    “好。”

    纪雨点头。

    那武将在前领路,三人快步朝着北炎阵营走去。

    “铛!”

    “铛!”

    “铛!”

    战场中,刀剑不断碰撞,喊杀声不断响起,交织在半空,场中掀起片片尘沙。

    辛承运此时形势不好,被乌罗国三个神脉六重天的将领合围杀,非常狼狈。

    “你很强,却是可惜了,因为马上会死。而你死后,你北炎国,很快也会亡!”

    “以为有纪远山那老东西上战场,就能挽战局?做梦!这之后,不仅是你们北炎国,周边的帝国,不,这方世界的所有帝国,都将被我乌罗国所吞噬。”

    “不久后,这片世界,一切都将为我乌罗国所有!”

    乌罗国三个将领正值中年,眼神很是残忍,带着森笑,出手的招式非常阴毒。

    “吞噬所有帝国?你们还真敢吹啊!”

    辛承运冷笑着咒骂,脸色却是很难看。他一边与这三人一战,一边还要顾及不断靠拢过来的那些“死而复生”的乌罗国士兵,实在是被逼的够呛,疲于应对。

    听着辛承运的话,乌罗国三个将领皆是冷哼。

    “你不会明白,我国有神师降临,未来的岁月注定会无敌,一统这片世界。”

    其中一人冷漠道。

    “我也不明白,可否告诉我,你国降临的神师是什么人?”

    一道声音响起,辛承运身边突然多出一道身影,使得乌罗国三个强大将领斩出的刀剑全部止在了空中,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挡住了它们。且,在这同一时间,原本冲杀在四周的那些“死而复生”的乌罗国兵士全部横飞,个个炸碎开来。

    “什么人?!”

    乌罗国三个将领个个变色。

    辛承运也是一惊,不过很快便是露出无比激动的表情:“姐夫!?”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