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林天皱眉,纪远山接近九十高龄,当初已经辞去了大将军一职,怎么会又去上战场,而且战局形势还很糟糕?要知道,纪远山这一生征战无数,在周边各个帝国都具有大威名,还从未有过败绩,这样的人亲临战场,战局怎么会很糟糕?

    纪雨显得有些紧张,望向林天。

    “没事。”林天安慰,知道纪雨担心纪远山的安危,道:“我去皇宫问问。”

    当下,他拉着纪雨走出将军府,很快来到皇宫门前。

    “何人,止步!”

    皇宫门前,镇守的帝国兵士上前,厉声喝道。

    “林天。”林天没有一句废话:“通报下去,就说我要见朱义。”以他如今的修为,其实可直接御空进入北炎皇宫,可若是他御空进入北炎皇宫,便就多少会损及皇室颜面,如今,北炎皇室是朱义当帝,他和朱义是朋友,自是得考虑一下。

    “大胆!竟敢直呼陛下名讳!你”镇守的兵士生怒,但是很快,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几个兵士脸色顿变:“你你是林天?”林天当初闯皇宫,斩北炎新王,后又施压皇室,推举朱义为帝,这等威名,镇守皇宫的人几乎都知道。

    “去通报。”

    林天道。

    几个兵士皆是一颤,敬畏不已,连连点头称是,有人立刻朝着皇宫之内跑去。

    纪雨时不时蹙蹙眉头,从老管家那里听到战局很糟糕后,她便显得有些不安,毕竟,她唯一的至亲可是在战场上。

    “别担心,老将军骁勇善战,修为也不弱,不会有问题。”

    林天安慰。

    纪雨嗯了声,好看的眉头倒是舒缓了不少。

    很快,半个时辰过去。

    这时,皇宫内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个一袭紫金龙袍的青年跑来,正是北炎国如今的帝王朱义,远远的看见林天,又惊又喜:“林天,真的是你,你来了?!”

    一年前,林天去宗门修行,朱义自是知道,如今林天从宗门返,他很是激动,听到兵士通报后,立刻放下手中事,亲自迎了出来。在他身后还有另外几道身影,有帝国文臣,也有武将将军,见着林天后,都是行大礼,神色很是尊敬。

    朱义望向纪雨,道:“纪小姐。”成为北炎国帝王后,平日接触许多国与国之间的大事,这使得朱义成熟了很多,如今一年别过,再次见着林天和纪雨,他显得很高兴很激动,不过,这却也掩饰不了他眼中的焦虑,脸颊更是显得有些憔悴。

    “朱义,怎么了?你气血不怎么好。”

    林天皱眉。他如今的修为很强大,神识力更是非常惊人,一眼就能看出一个人的精神状况,朱义此刻不仅是面容憔悴,眼中带着一些血丝,灵魂力和气血波动都比正常青年弱了不少,仿佛是十天半月不曾睡觉休息过一般。

    朱义苦笑,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旁边,一武将开口,道:“林大人,乌罗帝国犯我国境,已经有十数城池失守,这些日子,陛下实在是”说到这里,这个武将叹息,眼中更是带着怒火。

    林天敏锐捕捉到了这个武将眼中的深深怒火,问道:“具体说说是怎么事。”

    “是,林大人。”这个武将恭敬道:“林大人您应该知道,相邻我们北炎国有个乌罗帝国,与我国一直都是敌对关系,不过,两国间的战力处在伯仲间,不,老将军在任时,乌罗帝国还被我北炎国压上一筹,经过数十次征战后,慑于老将军的威名,乌罗帝国已经是不敢再犯我北炎国土,一直以来,都还算是很老实。”

    “可是,前一段时间,乌罗国突然又开始犯我国土,而且不知怎么的,这一国的战力比往昔强了太多太多,原本我国的战力也都很强,可这一次面对乌罗国,却是变得不堪一击,短短四个月时间不到就有十三座城池失守。不过,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说到这里,这个武将拽紧了拳头,眼中有真实的怒火涌出,嘴唇都哆嗦了:“他们他们竟然屠城!十三座城池的百姓,全被杀了!”

    “连屠十三城?”

    林天皱眉。

    两国征战,一国攻下另一国的城池是常有的事,而在攻下城池后,一般来说,占领这座城池的帝国都会安抚城中百姓,稳定民心后重新分配人手把守城池,毕竟,占领城池是为了统治更多疆域,屠掉城中所有百姓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好处,而且,屠城太过惨无人道,君王们大多觉得这会影响国运,所以通常都不会屠城。

    国与国的征战史上,屠城这种事,自古以来也就那么几例,而且都是因为有着某种解不开的深仇大恨,从而牵连到了寻常百姓,这样的历史事件,五指都能数的过来。乌罗国攻下北炎国十三座城池,却连屠十三城,这等事还从未发生过。

    很残忍!

    或则说,毫无人性!

    他看了一眼旁边的纪雨,望向朱义,说道:“正好,我为老将军重上战场的事而来,关于乌罗国的事,我替你解围。”以他如今的实力,覆灭一个帝国皇室都是轻而易举的事,阻止这场战乱和吃饭喝水没有多大区别,而且老实说,乌罗国的做法让他有些心中生寒,连屠十三城,这样牵连寻常百姓,实在是太过了。

    朱义一喜,不过很快,脸色又黯然了下来。

    “这次的战事很难办已经有几个识海境界的皇室客卿死去,就连我族的四祖和北炎帝院的几个强大的长老也死了。”朱义苦笑,他知道林天很强大,而且在宗门内修行,可这一次的事实在很麻烦:“十数日前,老将军了解了这等事后,非要亲自上战场,我费力阻拦,可是,可是老将军不听我的劝啊。”

    “老将军一心为国,为北炎国百姓,有时候是很倔,这一点我是知道的,你劝不住他很正常。”林天点头,当初朱无道继位时囚禁纪远山,将之游街,那个时候他问纪远山,如果时光倒流数十年,还会不会替北炎皇室效力,当时纪远山稍稍沉默半响后,给予了坚定的肯定的答,答案便是为了百姓。如今,乌罗国残忍屠杀掉北炎国十三座城池的百姓,想必纪远山是愤怒到了极点,怒极出战。

    “至于你说的死去几个识海境强者,确实算是有些麻烦。”普通帝国间的征战,死去几个识海境强者,这确实非同一般,说是大麻烦一点不为过,要知道,对于普通帝国而言,识海境界的强者那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如今与乌罗国的战事死掉了几个这等程度的强者,也难怪朱义为此愁的面容憔悴。他望着朱希,说道:“大致上,我已经了解了,稍后,我和纪雨亲自去边境战场走上一趟。”

    朱义苦笑道:“林天,我知道你很强,可是这次真的很危险。”他是真心把林天当朋友,林天要为他解围,他很高兴,可是却也更担心林天和纪雨也在边境遇上不测:“我现在就是想着,无论如何,也要在三日内将老将军带来,正如你所说,老将军一生为国,为北炎国黎民百姓已经付出太多了,应该让老将军好好安享余年。对了,还有辛承运,那家伙现在算是修为有成,也去了边境战场。”

    林天当初在离开北炎国之前,给了辛瑶不少武技,功法和丹药,那之后,如同林天所预料的那般,凭着这些武技,功法和丹药,辛瑶很顺利的继承了辛家这一代的族长位置,且慢慢让辛家朝着武道家族转化,族内多出了不少强大修士。

    辛承运作为辛瑶的亲弟弟,又有林天离开时给的不少聚灵纹卷轴和一些灵草丹药,各种资源都不再有缺,所以,修为进步的自然很快。因为知道纪远山是纪雨的爷爷,而纪雨和林天关系很亲密,所以在纪远山赶赴战场后,辛承运便是立马召集族中的一些高手,追着纪远山去了,称是要替林天护好未来老爷子。

    “这个家伙,还真是”

    林天哑然,当初他刚来皇城修行,除却纪雨外,辛承运是他最好的朋友,一口一个姐夫的追在他屁股后面,对他好的没话说,如今听到这家伙为了所谓的帮他护着未来老爷子而追着纪远山赶赴战场,他又是觉得好笑,又是觉得感动。

    “我立刻去边境战场,找个人替我带路吧。”

    他对朱义道。

    朱义皱眉,道:“林天,真的很危险,我不想你们有损伤,我立刻”

    朱义还想说什么,却是被林天打断:“别担心。”上前一步,林天笑着拍了拍朱义的肩膀,道:“我和纪雨不会有事的,我们去边境,很快就带老将军和辛承运那家伙来,当然,也会将战事一并了结,你准备好接风的宴席就好了。”

    “这”朱义犹豫,最终不再推迟,却是道:“那,我和你们一起去!”

    “你可是一国之君,怎么还亲临战场了?”

    林天笑道。

    听着这话,朱义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你就别取笑我了。”盯着林天,他的眼神倒是非常坚定,说道:“总之,你们若是要去,那我就和你们一起去!”

    林天一笑:“好吧,那就一起,作为一国君王,上边境去看看,也是有大好处。”

    一国之君若是亲临战场,对于边境将士们的战气能有很大的提升,日后也能使得朱义更受帝国将士的敬畏和尊崇,这自然是一件大好事。至于朱义这个现任君王的安危问题,他并不怎么在意,以他如今的实力,足可以护佑好对方。

    当下,林天,纪雨和朱义,在一个强大武将的带领下,朝边境而去。因为有林天在,原本要跟着朱义的君王护卫全部被朱义打发在了皇城内,唯有四匹烈马绝尘而去,很快就远远离开了北炎皇城的位置,使得地面上扬起大片沙尘。

    “对了林天,这次和乌罗国交战数月,我们也收集了许多东西”去往边境的路上,朱义的神色显得有些凝重,对林天说道:“乌罗国似乎有非常强大的控阵师相助,使得战场上的许多事超出了常理界限,我们的兵士很难应对。”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