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十数种天演神象一起显化,那等威势实在太强了,合在一起,就算连普通的通仙强者也能轻易斩掉,如何能不让七玄阁主等人恐惧?这一刻,望着林天身后的一道道难以理解的天演神象,七玄阁太上长老四人,一个个灵魂都颤了起来。

    “这,这”

    “他是神吗!这些,这些是”

    “我,我们”

    七玄阁内,所有弟子皆是无比惊恐,在这等气息下瑟瑟发抖。

    甚至于,一些实力不济的人早已经瘫软在地,根本站不起来。

    “交,七玄阁保留,不交,我直接毁了它。”

    林天声音很平静。

    七玄阁太上长老等人颤抖,最终只得哆嗦着点头:“交我,我们交”

    林天此刻散发出的气息太可怕了,宛若上古魔神一般,令的这些人灵魂都在战栗。这是绝对的实力差距,是蚂蚁与大象之间所存在着的巨大鸿沟,无可抗衡。

    一个时辰后,七玄阁主等人取出一部部武技功法,宝丹宝兵仙草和兽核等更是数不胜数,堆满一地,琳琅满目。

    “这是九成资源?”

    林天扫了一眼道。

    “是!”

    七玄阁太上长老咬牙。

    林天淡漠的盯着这人,他神识力很强,可以看出对方不曾说谎。

    “我记得,你七玄阁的最强武技是太玄刀诀,你没有拿出来。”

    他说道。

    这话一出,七玄阁所有人全部变了颜色。

    “那是我七玄阁的立足根本!不能给你,你你别太过分了!”

    七玄阁太上长老直哆嗦,太玄刀诀,这东西是创派祖师留下的最强功法,可以一路修行到御空境巅峰,是这片天域最顶尖的功法,如何可以交出去?!一旦交出去了,七玄阁还怎么立足这片天域?将一直屈居焚阳宗之下,永无翻身之日。

    林天眸子冷漠:“杀光你们,我一样可以得到它,我说了,我在给你们机会。”

    “你!”

    七玄阁主四人皆愤怒,颤个不停。

    然而,四人却是没有任何办法,面对着林天,他们根本没有保住太玄刀诀的可能,若是林天一心想取,直接能斩掉他们所有人,他们纵然合力也不可能挡得住林天。最终,七玄阁太上长老只得取出一部玉简交予林天,赫然正是太玄刀诀。

    “可,可以了吧!够了吧?!”

    七玄阁太上长老死死的咬牙。

    林天将太玄刀诀收起,随后,将堆砌在地上的琳琅满目的宝丹和武技等收起。

    “你们没有愤怒的资格,做错了事,就得付出代价。”

    他面无表情的道。

    七玄阁太上长老四人死死握着拳头,脸色铁青。

    林天盯着四人,右手稍稍一晃,四道剑芒顿时铿锵而过,将四人身后的四株巨木斩的四分五裂。随后,长剑脱手而出,没入七玄阁最深处的一面石壁,只余下赤金色的剑柄暴露之外,有一道道裂痕以剑柄为中心,朝着四周蔓延开去。

    七玄阁太上长老四人突兀的觉得脊背生寒,这等剑势,太快了,太强了!

    “原本想各自断你们一臂,但是,算了,你们好自为之。”

    他冷漠道。

    他站在原地,缓缓腾空,迄立到七玄阁上空三十多丈高。

    诸多七玄阁弟子心悸颤抖,他们看着林天,林天是那么的年轻,也就十七岁左右,可如今却是达到了这样的高度,可御空而行,连自己一脉的太上长老都不是一招之敌。而他们中,所有人都比林天年龄大,可实力,却是天与地的差距。

    七玄阁主等四人早就已经有心理准备,可看着这一幕,依旧是拽紧了拳头。

    林天,那么年轻,修为,却已经这么强了!

    立身苍穹上,林天俯视下方,神色平静,但心中却也是升起不少感慨。接近一年以前,他在北炎国修行,那时候,宗门被传的何其强大何其可怕,可横扫整片天域,坐拥数千城池的帝国在宗门眼中也不过是蝼蚁尔,可抬手灭之。而如今,匆匆一载,他孤身一身闯宗门,如入无人之境,更是已经亲手毁掉了一个门派。

    他盯着下方,沉默少许,最终转身,踩着虚空一步步远去。

    数十呼吸后,他消失在天际尽头。

    直到这时,七玄阁众人才终于是长长的松了口气。

    “走走了”

    有人喃喃道。

    这些人松了一口气,但却个个都是表情呆滞,完全被震住了,脸色非常苍白。

    七玄阁太上长老怒吼,代表着宗门象征的七玄宝殿被毁,耗费无尽岁月累积的九成底蕴被带走,甚至连立足的根本太玄刀诀亦是没有保住,这之后,等待着七玄阁的将是一片无穷无尽的黑暗,虽然比被灭门好,但是,又能差得到哪里去?这一刻,他心中升起一股浓浓的悔恨,为什么自己要相助百炼坊去招惹焚阳宗!

    “啊!”

    又是一声嘶吼,七玄阁太上长老口吐精血,当场昏厥过去。

    “太上长老!”

    七玄阁主三人大惊失色,连忙稳住七玄阁太上长老,可自己等人却也是脸色难看,一样悔恨。如今,七玄阁保存着,没有一个弟子死亡,可,等待着他们的,将会是一段极为漫长的灰暗岁月,至少也得千年光阴才能恢复到这之前的状态。

    千年光阴啊,何其漫长!

    不少七玄阁弟子望向七玄阁深处,从这里,还能看到没入石壁的那柄长剑。

    盯着这柄长剑,所有人都是怔怔出神,所有人都是微微颤抖。这一生,他们注定不会忘记这一日,那柄剑整个没入宗门深处的石壁内,是一种无言的震慑,告诉着他们,这片天域有着一个少年男儿,若是愿意,随时可毁掉这整个七玄阁。

    离开七玄阁,林天漫步虚空之上,步子变得平缓下来。

    该做的事,都做完了,他不再急切。

    数个时辰后,前方出现一座高山,他重新到焚阳宗。

    他在焚阳宗山脚落下,沿着石台阶,一步步登临而上。

    很快,他登临山巅。

    “林师兄?”

    “师兄好!”

    “师兄好!”

    焚阳宗上,许多弟子尊敬的和林天打招呼。

    林天一一点头,朝前方走去。

    他斩掉百炼坊,震慑七玄阁,耽搁了两天的时间,两天时间里,焚阳宗变得更整洁了许多,空气中已经没有了血腥味,地面上的血迹也已经被彻底清理干净,不过,毁掉的亭楼殿宇却是没有那么快修建好,最快也得耗费大半月的光阴。

    “林天!你来了?!”

    一道声音响起。

    不远处,浦安走来,很快来到林天面前。

    “浦老。”

    林天叫道。

    在焚阳宗上,浦安对他也很不错,他一直记得。

    “宗主告知,一旦你来,便立刻去焚阳宗之后的高山,太上长老在等你。”

    浦安说道,带着些叹息。

    林天敏锐捕捉到了浦安有些沉重的情绪,问道:“怎么了?”

    浦安张了张嘴,最终道:“太上长老的寿元本就没有剩下多少,这次百炼坊杀过来,长老他挡在最前方,伤的最重,血气损的很厉害,如今怕是,怕是”

    林天顿了下,点了点头。

    “没事。”

    他说道,朝着后山走去。

    浦安一愣,盯着林天的背影,微微有些出神。他很清楚林天是老酒鬼的唯一弟子,老酒鬼则是被太上长老带大,师承太上长老,更与太上长老的女儿早年有情,等若是夫妻一般,如此,太上长老也算是林天真正意义上的长辈,和爷爷没有什么区别。他知道林天很重感情,可如今,太上长老寿元干枯将逝,得知这消息后,林天却是表现的这么平静,仿佛一点也不在意,这让他觉得非常奇怪。

    站在原地,浦安想了半响,却实在想不懂,最终只得摇头,走向另一边。

    和浦安告别,林天沿着一条幽路往前走,步子稍稍快了些。

    这条路,当初他和焚阳宗主走过一起,自然是还记得清楚。

    很快,他来到焚阳宗一侧的一方高山上,高山显得很幽静,最上方,靠着一方悬崖的地方修有一座简朴的茅屋,竟是修在悬崖边缘。

    这里,是焚阳宗太上长老居住的地方。

    “林天。”

    茅屋外,焚阳宗主站在那里,见着林天走来,出声喊道。

    “小子,来了?”

    涂孛也道。

    此时,焚阳宗主,涂孛等四个长老都在这里,见着林天后,都是微微一笑,不过在这笑容之下,却是带着掩之不去的黯然。

    “宗主,长老们。”

    林天走过去。

    焚阳宗主拍了拍林天的肩膀,道:“进去吧,师傅他在等你。”

    林天点点头,随着焚阳宗主等人一起步入茅屋。

    这是林天第二次来这里,不过却是第一次走进茅屋,放眼看去,茅屋内很简单,不比焚阳宗弟子们的住所环境好太多,很简朴,唯有一张木床显得很宽敞。

    木床上,太上长老盘膝坐着,神色很憔悴,相比大半年前仿佛衰老了数十岁。

    “太上长老。”

    林天上前,尊敬的喊道。

    见着林天,太上长老露出笑容,如邻家老人般慈祥,拍了拍床沿,对着林天招手:“林天,过来这边坐。”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