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血色飘红,淌在地表。

    焚阳宗上,一具具残尸横躺在地面,放眼望去,触目惊心,令人头皮发麻。

    百炼坊太上长老,百炼坊主,七玄阁柳落星,百炼坊百余弟子,全部被斩!

    一时间,整个焚阳宗显得死寂寂的一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有大笑响起。

    “好好好!好啊!”

    涂孛大笑。

    这人已活了许久,因为有伤在身,一瘸一拐的冲出来,直接勾住林天的脖子。

    “小子,好样的!不落你师傅的威名,不,比你师傅当年更强,我……咳……”

    涂孛大笑,牵动了伤势,顿时又咳出一口血来。

    林天连忙将涂孛扶住,道:“涂老,别激动。”

    “激动啊!怎么能不激动?!现在就是要我这把老骨头直接死掉,我也愿意!”

    涂孛道。

    宗门有如此天才,如何能不高兴?

    “林天。”

    焚阳宗太上长老走出来,焚阳宗主,其它三个长老,也一并从大殿内走出。

    焚阳宗太上长老已是满头白发,气血衰败了太多,看着林天,眼中满是欣慰。

    “长老。”

    林天很尊敬,这个人是老酒鬼的师傅,算是他的师公。

    焚阳宗太上长老连连点头,老迈的躯体微微颤抖着:“好,好啊,好啊。”盯着林天,焚阳宗太上长老热泪盈眶。林天是老酒鬼带来的弟子,而他的女儿是老酒鬼的红颜,老酒鬼更是被他带大,可以说,老酒鬼等若是他的孩子一样,如今盯着林天,这个老人仿佛是看着自己的孙儿,孙儿大半年后来,他很高兴。

    “来就好,来就好。”

    焚阳宗主说道。

    林天有些歉意,道:“对不起宗主,弟子来晚了,让同门们……”他望了一眼四周,焚阳宗被破坏的不成样子,有不少弟子惨死,其中甚至有核心弟子,要知道,每一个核心弟子都是宗门悉心培养的栋梁,死去一个就是巨大的损失。

    “不怪你,和你无关,错也是我等的错,作为宗主长老,却是护不住门徒。”

    焚阳宗主摇头。

    焚阳宗一众弟子也都围了上来,将林天围在中间。

    “先收拾残局吧。”

    罗禹道。

    罗禹和涂孛一样,也是焚阳宗的长老,生性沉稳,看着四周,有些黯然神伤。

    焚阳宗主等人默默点头,所有弟子皆动了起来。

    百炼坊太上长老破入通仙境,带着百炼坊一众弟子登上焚阳宗,这对于焚阳宗而言无疑是天大的灾难,亭楼被毁了大片,宗门弟子也是死了不少。焚阳宗主等人亲自动起来,整理破碎的门庭,记录在这一战中死去的弟子门徒们的姓名。

    这一切,足足耗费了三个时辰。

    三个时辰后,焚阳宗上变得干净了许多,自己宗门里死掉的弟子们皆被安葬在后山,百炼坊一众人的尸骸,百炼坊主的尸骸,七玄阁柳落夏的尸骸,则是被丢到焚阳宗下的落日山脉中,让野兽去啃食。这已经算是仁慈了,事实上,焚阳宗许多弟子都想将这些人的尸体千刀万剐,想将这些人斩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很快,天色暗淡,星

    辰闪烁。

    焚阳宗整理了出来,可因为死掉不少人,空气中依旧飘着淡淡的血腥气味。

    月色落在焚阳宗上,银辉点点,有风吹来,树木摇曳,却是显得有些凄凉。

    林天站在焚阳宗后人的一座墓前,墓碑上刻有一行大字,他亲自刻印而下。

    焚阳宗,胥丰。

    “胥师兄,安息,师弟会替你彻底报仇。”

    他自语。

    焚阳宗内,他关系好的同门不多,胥丰是唯一的一个。当初他被老酒鬼带到焚阳宗山脚后,老酒鬼便潇洒的离开,他无奈的独自一人登临焚阳宗,那时候,是胥丰接应他,带他熟悉焚阳宗,带他去领取丹药,为人很是温和且谦逊,他很有好感。如今,一别大半载,他来了,胥丰却死了,死在百炼坊一众弟子手中。

    他站在胥丰的墓前,眼神冰冷,如丰碑般一动也不动。

    这一站,便是一夜。

    当星空中星辰隐匿,晨阳初生,他最后认真看了眼胥丰的墓碑,转身离去。

    他走在焚阳宗内,入目,四处破败,尽管清理了不少,地表却依旧有血迹。

    “林师兄。”

    “师兄。”

    “师兄。”

    焚阳宗有弟子在忙碌,见到林天后,皆尊敬的打招呼,只是,精神都不太好。

    毕竟,焚阳宗刚刚遭逢大难,死了不少弟子。

    林天对着这些人一一点头应,朝着焚阳宗山下走去。

    “林天。”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远处走来一人,正是执事堂的浦安。

    “宗主正在寻你,让我唤你过去。”

    浦安道。

    “急事吗?”

    林天问道。

    浦安摇头:“不是,几个长老都在,应该只是许久不见你,想和你聊一聊。”

    林天了然,点了点头。

    “麻烦浦老报宗主和长老们,就说我出去走一走,最迟在三日后来。”

    他说道。

    “嗯?”浦安微疑:“你要出去?”

    “去办点事。”

    林天道。

    他对着浦安点头,腾空入苍穹,眨眼间消失在天际尽头,可怕的速度惊的浦安双目一瞪,随即便是苦笑起来:“天才啊。”遥想当初,林天刚来的时候才是何等修为?弱了他太多,可如今,他还在原地踏步,对方却已经跨入御空境层次。

    ……

    第一天域立有四个宗门,为这片天域的巅峰势力,相互间的距离并不算太远。

    林天离开焚阳宗后,御空而行,不久后降落在一条大道上,徒步朝前走去。

    放眼望去,极远的地方有着一条长长的梯道,非常陡峭,和焚阳宗相差无几。

    这里,为百炼坊立教之所。

    “四大宗门,这次,怕是会消失一个了。”

    “焚阳宗的消失,那是自然!我们的太上长老可是跨入了通仙境界,这第二天域还有谁能是对手?焚阳宗那群废物,只能臣服我百炼坊,并入我百炼坊。”

    “那可不!”

    “啧啧啧,我可是听宗门的一个核心弟子师兄说了,咱们的太上长老说是要焚阳宗臣服就放过他们,不过,就算他们臣服了,最后也会寻机会弄死他们。”

    “嘿,那可正好!非我门徒,其心必异啊,养着那群废物干嘛?都弄死!”

    “对!”

    “就应该这样!”

    百炼坊脚下有着五个弟子守着山门,相互间闲聊着,脸色倨傲,带着冷笑。

    就在这时,远处,林天的身影出现,手中提着一柄长剑,一步步走了过来。

    百炼坊五个弟子自然看到了林天,个个凝眉。

    “什么人,站住!”

    “提着兵器靠近我百炼坊,是想找死吗!”

    “还不停下?!让你……”

    “铿!”

    剑鸣刺耳,压下了一切。

    “噗!”

    “噗!”

    “噗!”

    最前方三人的头颅被斩下,直挺挺的仰倒下去,与地面接触后发出砰的一声。

    “你……你敢杀我百炼坊的人?!”

    最后两人又惊又怒。

    这几人并不认识林天,此刻全部拔出刀剑,真元豁的运转起来。

    林天面无表情,手中长剑一晃,两道剑光闪过。

    “噗!”

    “噗!”

    血光溅开,最后两人亦是被斩下头颅。

    时隔大半载,他从第二天域来,可焚阳宗却是被百炼坊一众人杀至,不少弟子惨死,胥丰也在那一战中被杀。老酒鬼带他去焚阳宗修行,焚阳宗太上长老,焚阳宗主和几个长老都对他很好,让他也真正把自己当作焚阳宗的一份子,让他对那里有了归属感,如同自己的家一般,而如今,自己的家却被破坏的不成样子。

    他提着长剑来到百炼坊脚下,人还未曾靠近,便是听到几个守山的弟子的议论声,他们一个个倨傲大笑,称焚阳宗所有人是废物,甚至提及百炼坊太上长老的阴谋,逼破焚阳宗并入百炼坊以暂时活命,最后却依旧要阴杀焚阳宗所有人。

    区区几个守山门的普通弟子都能肆无忌惮的探讨这些事,一个个视焚阳宗如无物,辱骂焚阳宗一众人为废物,称杀死焚阳宗所有人最好,就应该杀死焚阳宗所有人,又更何况是这个宗门的其它人?可以想象的到,百炼坊上下,如今所有人都期盼着焚阳宗被绝灭,甚至有人想冲到焚阳宗去杀人,或许还可以得些功劳。

    他胸中的杀意,无疑被燃烧到顶点。

    他提着长剑,不曾御空而行,而是沿着剃道往上,一步一步朝百炼坊登去。

    百炼坊前的剃道,以坚石铺砌而成,剑尖托在剃道上,一路往上,发出嗤嗤的声音,有一道道星火闪现。

    这一幕,很快被百炼坊上的一个执事发现,顿时间,这个执事便是露出惊色。

    “大胆,你是何人,居然敢闯我百炼坊!”

    这个执事厉声喝道,顺着剃道往下,他看到了躺在血泊中的几个守山弟子。

    林天不语,面无表情,拖着长剑往上登去。

    “找死!”

    这个执事怒喝,身形一闪,如鸿雁般猛的冲下,五指齐张,抓向林天的脖子。

    本章完

    ...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