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数十莲剑铮鸣,闪烁着阴阳之光,全部对准了鬼影。

    这些莲剑,每一柄都缭绕着阴阳气息,神圣而惊人。

    “啊!”

    鬼影惨叫,被一柄莲剑钉在地面上,不断的挣扎着。

    不得不说,这鬼影在吞噬了一些妖神血肉后,当真是强了许多,在经过数个呼吸的挣扎后,喀的一声,莲剑竟是直接崩碎。随即,鬼影戾啸,生生冲了起来。它眸子一灰一黑,死死的盯着林天,显得无比渗人,真仿若是地狱中走来的怨灵。

    它发出怒吼,再次朝林天扑来,浩荡着满天的阴森鬼气。

    林天眼神平淡:“只差一线就能成鬼王,可惜,终究差了一线,不算什么。”

    他意念一动,盘旋着的莲剑全部冲出,朝着鬼影压去。同一时间,他身后撑起星空明月,以太阴体王域朝着这鬼影笼罩而去,顿时让这鬼影一颤,露出惧意。

    星空明月,为太阴王体的王域,对这些厉鬼阴邪而言,自然也有绝对克制力。

    鬼影尖叫,仿佛是看到了什么最可怕的东西,转身就逃。

    “迟了。”

    林天道。

    鬼厉害人,若是走出这片葬妖谷,必定会以活人的精血为食,他不可能将之留下。星空明月笼罩而下,将鬼影定住,同一时间,数十莲剑齐出,嗖嗖嗖的响。

    数十莲剑速度极快,缭绕着阴阳而起,全部贯入鬼影体内。

    鬼影发出凄厉的惨嚎,令人毛骨悚然。

    林天抬手,右手平摊,缓缓握成拳状。

    轰的一声,星空明月压拢,径直将鬼王碾的粉碎,黑血散落,彻底消散掉。

    林天盯着前方,那里忽有点点血芒闪烁,有一枚灰红相间的宝丹掉落在地上,使得他微微动容。这种东西他得到过一次,当初斩掉一个炼药师阴尸时,也出现过这种东西,为极阴汇聚而成的血丹,对淬体,修行等都有着难以想象的好处。

    “吞了妖神的一些血肉,配以极阴气息,使得体内凝聚出了血丹?真幸运。”

    林天自语。

    血丹由极阴气息汇聚而成,通常需要耗费很长时间,而且需要有血肉之躯才能生出来。普通的厉鬼原本是不可能生出血丹来,可是,因为吞了妖神的一些血肉,这厉鬼却是生出一丝异变,妖神血肉之精汇聚,在阴气之下生出了这种血丹。

    “灰红相间,有纯净妖力,有纯净血力,很不错!比我之前那血丹价值更高。”

    林天道。

    他小心的取出一个玉瓶,将这枚血丹收入其中封了起来。

    偏头扫了一眼四周,林天没有再停留,腾空而起,朝着更前方飞去。这片葬妖谷非常广袤,倘若是歩行,他得花数日才能到达边缘地带,不过,御空而行便不是徒步可以相比,大约过去数个时辰,他来到当初进入葬妖谷的地方。

    前方迷雾交织,蒙蒙一片,神念都难以看清,几乎是寸步难行。

    “这就是终年缭绕着的迷雾。”

    林天自语。

    葬妖谷终年被迷雾笼罩,哪怕是御空境强者也别想破开迷雾从外界走进来,不过,林天如

    今是从内里走出去,便就显得容易了许多。他撑起太阳海,以这等王域隔绝掉四周的迷雾,强横的神念散开,花了一刻钟时间,终于走了出去。

    放眼望去,前方是一片老林,轻风吹过,卷起一片片黄叶。这片老林的树木很多,但因为毗邻葬妖谷,在葬妖谷外的那些迷蒙雾霭的影响下,这片老林中的树木总是难以生长,一年四季,都是呈现着枯黄的状态,很难看见几片绿叶。

    “终于出来了。”

    林天露出笑容。

    这片熟悉的土地,自己终于来了。

    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他目光柔和,望向某一个方向,那里是琴幽谷的所在。

    他准备先去琴幽谷,那里有他想念的人,等去了琴幽谷,他再去其它地方。

    “纪雨,林夕,苏舒,还有焚阳宗的各位。”

    他嘴角微扬。

    枯叶飘过,他腾空而起,来到离地数十丈高的地方,稍稍一顿后,如闪电般冲出,一瞬就是十丈,快的惊人。随着御空而行,两边景物飞快后退,耳边有风呼呼的啸着,这等呼啸着的风声,此刻却也是令他胜出愉悦之心,因为来了。

    很快,两个时辰过去。

    两个时辰后,他出现在一条大道上,这条大道两边生长有充裕的老木,空气很好。他不曾停留,继续往前而去,目的地为琴幽谷,而对于琴幽谷的位置,他非常清楚,算起来,这个地方距离琴幽谷已经不远了,再有一个时辰就能到达。

    “轰!”

    就在这时,忽而间,不远处有真元波动传来,使得他止住脚步,朝那边望去。

    那个方向,一个浑身是血的蓝衫青年正在狂奔,这青年大概二十一二岁,已经是受了很重的伤,在这青年身后,则是有着三个人在追杀,这三人,个个身上的气息都很不凡,脸上带着张狂的笑,像是猫捉老鼠般在戏弄前面奔走的青年。

    盯着这个蓝衫青年,林天顿时目光一凝。

    他不认识这青年,但是却认得蓝衫青年身上的服饰,那是焚阳宗弟子的衣衫。

    不远处,三个男子追杀蓝衫青年,个个大笑。

    “逃啊,快些跑。”

    “没吃饭吗?”

    “哈哈哈哈哈,快些,要是瞬间被杀,不就没有意思了吗。”

    三个男子一脸戏虐。

    蓝衫青年咬牙,不顾身后,奋力奔跑,不时有血水流出。

    “让你跑都跑不起来,没意思,不玩了。”

    三人中有人道。

    铿的一声,有璀璨剑芒卷起,斩向蓝衫青年。

    蓝衫青年被剑气压制,当即摔倒在地,露出绝望之色,更有仇恨蕴在眼中。

    “我做鬼也要缠着你们!”

    蓝衫青年嘶吼。

    “哼,做鬼?你做的了吗!”

    追来的三人冷笑。

    顿时间,三人同时动手,又有三道剑罡斩向蓝衫青年。

    三道剑芒锁定四方,根本没有给蓝衫青年闪避的机会。

    青年咆哮

    ,充满不甘和恨意。

    “铿!”

    就在这时,又一剑鸣响起,一剑光闪来,将靠近蓝衫青年的剑芒全部斩碎。

    林天从虚空落下,一步一残影,转眼出现在蓝衫青年身前。

    “什么人!”

    对面,三个追杀蓝衫青年的男子喝道,一脸不善。

    林天蹲下身,在青年身上点过一指,渡去一缕纯净真元,稳住青年的伤势。

    “多谢!多谢!多……”蓝衫青年道谢,然而当看清林天的面容时,忽而间直接愣住了,随即便是露出狂喜之色,一把抓住林天,激动的不能自已:“林……林天师兄?你是林天师兄?!你是林天师兄!”

    林天当初在焚阳宗的威名太盛,焚阳宗上下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尽管林天已经失踪了大半年,但是,焚阳宗上下却依旧是记得他,这个蓝衫青年自然也不例外。要知道,绝世天才,谁都不会忘记,如同当年的老酒鬼,纵然过去百年也依旧为四大宗门熟记,哪怕是后世代弟子,也能通过史册将老酒鬼牢牢记住。

    林天,也是一样!

    林天点头,问青年道:“发生了什么?”

    青年一愣,随即露出焦急之色,抓着林天的手更紧了几分:“林师兄,你快宗门!百炼坊……百炼坊杀过来了,他们的太上长老跨进了通仙境,想吞并我们焚阳宗……太上长老,宗主和其它长老们,挡不住,有核心弟子师兄掩护我逃出来去向琴幽谷求援,也……死,死了……”说到这里,蓝衫青年已经是忍不住落泪,紧紧拽着林天:“师兄你快去,快去,不能让宗门,让宗门……咳……”

    蓝衫青年咳血,脸色变得苍白了不少。

    “别激动。”

    林天道。

    他眼中闪过一缕缕冰寒的杀光,却是平静的安抚蓝衫青年,随即从石戒中取出一枚三品宝丹,给蓝衫青年服下。这等宝丹的价值可是很惊人,非常不凡,只是眨眼间便是让蓝衫青年的脸色快速变得红润起来,伤势算是好了七八成。

    不远处,三个男子自然是百炼坊的弟子,皆是定定的盯着林天,听着蓝衫青年叫出林天的名字,这三人也是个个都惊住了,有些发愣。对于百炼坊的弟子来说,不少人自然也听过林天的名号,那可是上了他们百炼坊必杀黑名单的人。

    这三人愣了半响后,方才有人开口,带着惊色和忌惮:“你是那林天?!据说消失……”

    “铿!”

    剑啸响起,林天挥手,三道剑芒闪过,瞬间将百炼坊三人的头颅斩了下来。

    “你寻个地方疗伤,稍后返宗门。”

    林天站起身来,对着蓝衫青年说道。

    “我,我要去琴幽谷请琴幽谷的太上长老……百炼坊的太上长老太可怕了。”

    蓝衫青年说道。

    似乎想起了什么恐怖的场景,蓝衫青年甚至有些微微发抖。

    “不必了。”

    林天道。

    他眼中闪烁冰冷寒光,脚步一晃便腾空而起,如闪电般没入苍穹,眨眼间消失在天际尽头,那等恐怖速度令的蓝衫青年整个都呆住了,不由得发起抖来。

    本章完

    ...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