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神图朦胧,施施然旋转,看上去并不巨大,但所造成的威势却是恐怖到极点。

    “嗤!”

    “嗤!”

    “嗤!”

    四周,千魂已经碎掉了数百,且,还在不断崩碎中。

    而且,已经崩碎了的魂影,再也没有能够重聚而出。

    “这是?!”

    林天微惊。

    这幅朦胧神图,他是第二次见到,第一次见到时,还是在他刚刚跨入御空境的时候。那时候,天劫压落,在最为危险紧要的关头,这张神图从他体内冲了出来,从他腹部的本源处冲出,帮助他度过一次绝灭危机,而此时此刻,他费劲全力呼唤神识海中的那柄神剑时,这幅神图竟是再一次显化了出来。

    他有些惊讶,因为平日里,他可从未感应到这幅神图的存在。

    “轰隆!”

    神图微微旋转,一缕缕光芒溢出,看上去很柔和,实际却很霸道,似乎可以破灭一切。放眼望去,但凡被神图的光芒扫中,无神域中的魂影皆是眨眼间崩碎,这个过程只是持续了数个呼吸而已,千魂竟是被这幅神图完全给磨灭了个干净。

    且,这并非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随着这幅神图的显化,这片无神域竟是剧烈的晃动起来,以肉眼可以看到,虚空中忽而间出现一道道清晰的裂痕,如同蜘蛛书包网.bookbao2一般朝着四面八方蔓延,似乎下一刻,这片无神域就会彻底崩碎。

    “你这是什么?”

    白子祁变色。

    “这个,我也不知道。”

    林天无奈。

    他这倒是实话,他确实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白子祁盯着林天,见林天不像是在隐瞒撒谎,脸色更是有些不太好看:“这片空间,开始瓦解了。”作为白家圣子,作为雷神体,他与这片空间的联系极为紧密,此刻生出感应,这片无神域在这个时候如同玻璃一般,在一点点的破碎。

    “啥?”

    林天一愣,随即一喜。

    “你高兴什么,这是我族始祖留给后人的神藏,一旦毁掉,是天大的损失。”

    白子祁沉着脸。

    “扯淡吧,我倒是觉得,这片无神域,就是你白家强者的坟墓,是你族的始祖专门留下来坑杀后人用的。”林天撇嘴,道:“看看现在的你,真元不足一成,只差一步就能去找阎王爷喝茶,你都尚且如此,其它白家人闯进来,要怎么活?”

    白子祁现在浑身是血,状况糟的不能再糟,瞪着大眼睛盯着林天。

    “别瞪我,你再瞪我,我的意思还是一样。”

    林天撇嘴。

    他望向身前的神图,神图旋转,竟是自主的散发出更强烈的光芒。

    “轰隆隆!”

    空间大震动,一寸寸开裂。

    这等场景有些可怕,仿佛是一片真实的大世界在走向终结,非常骇人。

    “白猪头,准备着,咱们不用死了。”

    林天说道。

    “你白痴吗,之前我就说了,你高兴个什么!”白子祁低沉道:“现在是这片空间在你唤出的那副图下走向自毁,空间自毁你懂不懂,以我们现在的修为,处在一片走向毁灭的空间内,最后凭借什么来活下去?会被时空乱流直接撕碎!”

    林天顿时变色:“你说什么!”

    “把你那张光图收去!”

    白子祁低喝。

    看着白子祁的脸色,林天似乎也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他体内冲出的神图虽然磨灭了千魂,化解了一次危机,却为他们带来了更加可怕的局面。他神识一动,眉心发出璀璨的光亮,费尽全力与身前的神图沟通,将之一点点往体内拉。

    “什么人!”

    就在这时,突然间,一道低沉的声音自无神域深处响起。

    这道声音有些浩瀚悠绵,如同神钟被敲响了般,于这片空间内久久响,惊的林天和白子祁皆是一颤,脸色顿时大变,偏头望向前方。那里,地面线上,一道光影出现,一步一残影,几乎只是瞬间便来到两人身前。

    这是一个老者,眸子极为深邃,完全是由光辉凝聚而成。

    随着这老者一出,这片动荡的空间,竟是缓缓平静下来,这使得白子祁和林天皆是震撼,这个老者,非常可怕!不过下一刻,白子祁便是直接变了颜色:“始祖?!”作为白家的圣子,白子祁自然是在家族内见到过创族始祖的遗画,而眼前这个老者,竟是和家族内遗画上的始祖一模一样,不,更加具有威严。

    旁边,林天一惊,望向前方的老者,这个老头居然是白家的创族始祖?

    老者循声望向白子祁,深邃的老眼中顿时闪过两道精芒。

    “后人中,竟出现了雷神王体?好好好!”

    老者很高兴。

    “真是始祖?”

    白子祁动容,不过却并没有见礼,反而是皱眉,因为对方的状态有些奇怪,没有肉身,并不像是活着的人,更像是鬼魂一类的东西。

    “不用怀疑你的判断,我是白家创始之人。”白家始祖开口,将目光从白子祁身上移开,望向林天:“这个后人也不错嗯?你不是我白家后人,你”白家始祖皱眉,目光忽而间落在林天身前的神图上,脸色顿变:“轮图?!”

    林天惊讶于这个老者的突然出现,不过听着老者最后三个字,却是升起惊疑。

    “什么意思?你知道它?”

    这幅图,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可看上去,这个白家始祖却是认识的样子。

    白家始祖满目惊色,震撼,又有兴奋:“王域轮图?你你是轮体!”

    白家始祖刚出现时很有威严,但此刻却是一脸震撼,完全没有了从容之姿。

    “什么?!”

    白子祁亦是脸色大变,豁的望向林天。

    林天自然也是变了颜色,瞪着白家始祖:“老头,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坑自己的后人就算了,别来坑我,我可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不欠你什么!”

    他是轮体?这等事要是传出去,第二天域隐藏着的大人物估计一个个都得跳出来,说不定还有一些隐世的老王体,那些王体一个个的可是对轮体恨得牙根都痒痒,到时候一窝蜂上,他连哭的机会都没有,绝对会死的连渣都不剩。

    白家始祖盯着林天,像是看一件瑰宝般,眸子中神光璀璨,兴奋的不能自已。

    “不会错!绝不会错!我是已死之人,不会看错!”

    白家始祖道。

    林天后退一步,一脸警惕之色。

    白子祁皱眉,望向林天,又望向自己一脉的始祖。经过一开始的惊讶后,他并不怀疑老者是他白家始祖的事实,因为对方身上有着明显的神无经气息,而且非常惊人,那是一种本源的神无经波动,他体内流转着的神无经在与之共鸣。原本他有些惊讶自己一脉的始祖为何会存在于这片空间内,可现在,这等惊讶直接被白家始祖后面的话给覆盖了,换上了另一种震惊,林天竟是轮体?!

    “不会错!不会错!想不到啊,想不到有一天,老朽竟然能见到轮体出世!”

    白家始祖喃喃道。

    十方天域存世久远,自洪荒到现世,传言总共有十二王体,其中以轮体最是强大,也最是模糊,因为从来没有出现过,是十方天域修道史上最巅峰的九大天尊推演出的理论中存在着的最强体质,号称轮一出,天下无王体。此时此刻,盯着林天,白家始祖激动的不能自已。轮体啊,横推古今,可是从未出现过!

    这之后,直到数十个呼吸,白家始祖才平静下来。

    扫过一脸警惕的林天和皱着眉头的白子祁,白家始祖的目光最终落在林天身上,道:“轮体,只有死人和登临修道绝巅的人能真正看出,我如今只是一缕残魂停留在这片空间内,是已死之人,所以绝对不会看错。你的本源排斥一切外来力量,稳若仙山,蕴数种不同神彩,绝对是轮本源无疑。”白家始祖抬手,指向林天身前的朦胧神图,接着道:“这幅朦胧光图,是你的王域,轮图。”

    白子祁凝眉,眸子蕴精芒,望向林天。

    “你说是就是?!”

    林天摇头。

    他可不愿意相信这老头的话,轮体,这负担太重了。

    白家始祖盯着林天,接着道:“这片无神域,当初我在创建的时候,请来过一位天魔体,借助过天魔体的王域,也就是说,这片无神域有王域之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相当于是小半个王域神通,而现在,这片无神域被一种无形力量封闭了,与外界隔绝,随后你唤出体内神图,不曾做什么,这片空间便开始自己走向毁灭,若非我留下的这缕残魂被惊醒,这片空间很快就会彻底毁灭”

    盯着林天,白家始祖眼中闪烁着湛湛精芒,接着道:“昔年,九位至强天尊曾推演过,称轮一出,天下无王体,由这句话可以想得到,轮体可以克制其它所有王体。你的存在扰乱了无神域,神图一出,更是自动令这片空间走向自毁,而能让蕴有王域力的无神域这般自行崩裂,只有同为王体的轮体可以做的到!当然,修为远超出我的人也能做到,可是,你超出我了吗?现在,可还质疑我?”

    林天瞪眼,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几日前,无神域突然生出变故,与外界隔断,现在细细一想,那个时候,你恰好进入这片空间。你能在我的神鸣殿中自由出入,可无视荒天界和太阳海的压制,我一直就觉得很奇怪,原来是这样,竟然是那种传说中的体质!”白子祁盯着林天,眼中精芒璀璨,有高昂的战意流转而出:“很好,来头挺大的吗!”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