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以白家家主为,一个个大人物站了出来,个个都是通仙境界的强横存在。

    这些人的脸色皆很冷,尤其是白家一众人,脸色显得有些难看。堂堂自上古时代传承下来的大势力,居然让一个御空境的小修士打到了这里,竟无人可挡!

    “家主,长老们!”

    四周,所有白家修士齐齐行大礼。

    一众人在后面封困着林天,没有再动手,小心翼翼的守在四周。

    白家的大人物们没有说什么,目光皆落在林天身上。

    “残杀我族众多族人,还敢闯入族内,年轻人,你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

    白家家主沉声道。

    当初下令追杀林天的事,白家家主并不知情,不过纵然如此,林天斩杀白家一众族人也是事实,对于林天,这个中年人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眼神很冷淡。

    林天抬头,望着紫袍中年:“白家主?”

    “是我。”

    白家家主声音低沉,不过却也是凝眉,因为林天太从容和镇定,让他有些诧异。要知道,这里是他白家内部,而他是白家家主,这片天域里,一般人见了他都得惶恐敬畏,可如今,一个御空境的修士却这般直视于他,毫无胆怯。

    这等气魄,太过惊人!

    林天嘴角微扬:“逼迫十六岁的少女嫁一个不喜欢的人,让她伤心落泪,令其憔悴远离。如今,为了逼迫她族,听说你们要让自己一族的圣子进入那什么无神绝域历练,一日不达到大道境,一日不得出世,当真有些残酷。”盯着白家家主,他神色间带着一丝讽刺:“说起来,你们自上古传承至今,难道就是因为对自己的亲人也这般残酷,才始终保持着昌盛?才能君临第二天域?”

    白家家主闻言,顿时脸色一沉,神色变得有些铁青。

    “我白家的事,还轮不到你这阿猫阿狗来评论!以前没能杀掉你,今日,你没可能再活下去。    ”一道冷音响起,一个老者站出,为白家旁系的白虹业,当初白家三人下令抹杀林天,这人便是其中之一。盯着林天,白虹业眼中满是森然杀芒:“不过,听你的话,秋儿似乎在你手上,说,你将她藏到哪里了!”

    “秋儿”林天偏头,冰寒冷意扩散:“你也配这么叫?”

    “轰!”

    一股大势从他体内冲出,砰的一声将白虹业震退三步多远。

    白虹业止住脚步,脸庞顿时扭曲起来:“你找死!”他堂堂通仙境界的强大修士,如今在自己一族内部,却竟然被一个御空境修士震退,这简直就是莫大屈辱。

    林天眼神冰寒,眼中满是杀意。

    白虹业突兀一颤,盯着林天的眼神,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这等杀意,太过恐怖了。

    “我答应过她,不再杀白家的人,否则,你以为你现在还能站着和我说话?”

    林天冷道。

    当初白家三个大人物下令将他抹杀掉,将他逼出无极仙门,令他遭受天下人的围攻,这个白虹业就是元凶之一。另外两人,白泰宁和白清英,他已经斩掉了,只剩下白虹业一人,他原本是要杀掉这人,不过看在白秋的面子上,终究是算了。

    “嚣狂!就凭你,也想杀我!”

    白虹业寒声道。

    想到自己方才居然因为心惊而后退一步,白虹业一脸阴色,直接逼向林天。

    就在这时,白家家主身前一步,伸手将白虹业拦下。

    “年轻人,之前的事,我已经知晓,一开始,的确是我白家的错,不过,你杀死我白家那么多人,不算吃亏。    ”白家家主盯着林天,接着道:“你闯入进来,这过程中不曾杀死一人,所以,我也不怪罪于你。你将我女儿藏在什么地方,将她交出来,事后,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同时也会约束好白家门徒,算是彻底两清。”

    “家主,不能放过他!”

    白虹业叫道。

    同一时间,白家其它一些人也都开口,对白家家主的话有质疑,因为林天让白家蒙受了太大的损失,这个损失不仅是战力上,更多的是颜面。如今林天这般打入白家内部,以白虹业为,白家旁系的几个长老一言咬定,一定要斩掉林天。

    太玄圣地和万通圣地的长老凝眉,略有诧异。

    黎家一众人个个脸色冷沉,他们盯着林天,目光中蕴着浓浓的杀意。不过,因为这里是白家,这些人自还是得给白家家主面子,并没有如同白家人那般反驳。

    “家主,不能放过他!”

    “放了他,我白家颜面何存?日后,还有谁会敬畏!”

    “必须斩掉!”

    白家旁系不少人道。

    白家家主并不对这些人应,只是盯着林天。

    “你把我女儿放在了哪里?”

    白家家主身负紫色长袍,具备一种大威压。

    对于自己女儿和林天的一些事,白家家主自然知晓,所以并不想太过于为难林天,那样会让女儿更难受。通过林天方才的话,他和其它一些大人物都可以肯定,白子祁带走白秋后,将白秋交给了林天,如今,他只希望能够将女儿寻。

    林天有些意外,望着白家家主:“你女儿?”

    “是。”

    白家家主道。

    林天脸上的笑意越加浓郁了些,只是任何人都能看出他笑意中的讽刺,根本没有加以任何掩饰:“你这父亲,可当的真好,逼迫亲生女儿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更想将自己的长子推向无人活着闯过的无神绝域,我该给你一个怎样的评价?为了家族兴盛而大义灭亲?”盯着白家家主,他说道:“冒昧问一句,不知兄妹两人的母亲可还在,如果还在世上,有没有狠狠抽你两耳光?”

    “林天,你放肆!”

    “竟敢如此和我族家主说话,你在找死!”

    “大胆!”

    四周,一个个白家族人怒喝。

    白家作为自上古时代传承下来的大势力,俯视第二天域过万载,作为这一脉的主人,白家家主的身份何其然?纵然是其它几个传承圣地和大家族的主人见之,也得和和气气,可如今,一个毫无身份的御空小修士,竟敢这么和自己一脉的家主说话,言语中满是讽刺,直接冒犯,这让白家许多人皆是一脸杀机。

    这一刻,纵然是白家的一些大人物也都沉下脸,眼前这个年轻人太狂妄了!

    白家家主的脸色沉了下来,很难看,双拳紧握了起来。

    “作为白家公主,有义务为家族的兴盛贡献一份力!”

    他沉声道。

    林天冷哼:“笑话!家族是为了什么而存在?是为了护佑后人!纵观浩瀚历史,洪荒,太古,远古,上古,从来只有先辈流血葬骨,为后人铺砌康庄大道,何曾听说过,要后人伤心流泪,以终生幸福去为家族换取兴盛?你用亲生女儿的一生去换取这样的兴盛,就不怕你白家始祖从棺材里跳出来拍死你吗!”

    他话语冷冽,铿锵有力,宛若一柄圣剑在嘶鸣,无比刺耳。

    一时间,这个地方,所有人都怔住了,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御空境的修为,竟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

    渐渐的,终于有人过神来。

    “一派胡言!白家生她养她,育她十六年,锦衣玉食,无上地位,将一切都给予了她。如今,要她为家族的兴盛贡献一丝绵薄之力,有什么不可!”白虹业站出来,道:“更何况,她要嫁的人是太阳体,无敌太阳体为夫,何曾委屈了她!”

    林天偏头,右手中豁的出现一柄光剑,直接斩向白虹业。

    光剑为九泉剑,以天演神术演化而出,铿锵而鸣,有一股恐怖的气息扩散。

    “你”

    白虹业变色,快闪避。

    可惜,终究还是迟了些。

    噗的一声,一条手臂飞起,带出大片血液。

    “我答应过她,不再杀白家任何一人,但是”他盯着白虹业,眼中浮现出一丝戾气,杀意强的骇人:“我果然还是无法原谅你,无论如何,你都得死!”

    他身上交织着森森寒意,冷芒扩散向四周。

    他想起白秋伤心落泪的样子,再想相识时候的调皮灵动,强烈的反差让他心中很烦躁,此刻,白虹业如此言语,无疑让他出离了愤怒。

    步入第二天域,白秋是他最好的朋友,那姑娘有时候是任性调皮,但是他清楚,这绝不是因为什么公主脾气,而是被家族的老古董们压迫的太过厉害,所以才生出了一丝小小的叛逆,而纵然如此,那姑娘却是始终很单纯,对他更是极好。

    她离开家族,走过这里,闯过那里,只是因为知道再过不久,自己的人生将不再属于自己,只是想在这之前留下一点忆,仅此而已。想到这些,再盯着这些将白秋逼得伤心落泪的白家大人物们,他心底的火气便是不住的往头顶冲。

    “老不死的东西!”

    他往前跨出一步,手中九泉剑再次斩出,朝着白虹业的脖子斩去。

    “放肆!”

    “竟敢在我白家内挥动屠刀!”

    “找死!”

    白家几个大人物皆怒了。

    本书最新更新地址请百度搜索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本书的最新章节观看yunlaige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