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白子祁怒极,一声大吼,神鸣殿撼动长空,满天雷霆不住的往下劈落。

    “敢把我妹妹伤的这么重,你们一个也别想活!”

    轰然间,神鸣殿内,站起的雷神再次朝着下方劈出一剑。

    喀!

    空间当场就碎掉了,一剑坠落,天穹都颤了起来。

    “白家圣子,你别”

    “砰!”

    褐妖王开口,话还没说完,当场就被一道雷霆轰的横飞,大口吐血。

    这几人最开始都被林天借着白秋的太阴本源狠狠重创过,此刻面对全盛状态下且暴怒的雷神王体,合在一起也难以抵挡,一次次被扫飞。

    不远处,林天稍稍放心了下来。

    “嗡!”

    他将四极经运转到极限,一边替白秋恢复血气,一边治愈自己的伤体。

    白子祁此刻已经处在鼎盛时期,撑起神鸣殿后可横跨八个小境界斩杀一般修士,他不用担心什么,更何况,他方才已经将五人伤的不轻,白子祁绝对能胜。

    “林天,你伤的重不重?”

    白秋背对他道。

    “没事,不用担心我。”

    林天道。

    丝丝缕缕的光芒缭绕在他体表,隐约间有雷光交织,他的伤势一点点的恢复。

    “咚!”

    就在这时,天地又是猛的一颤,极远处,一道七彩光幕冲霄而起,照亮十方。

    林天偏头,眼中闪过一道精芒。

    这个时候,他识海内的神剑在嗡嗡颤抖,似乎在催促他前往深处去。

    “吼!”

    “开!”

    黑龙咆哮,同时,乌蛟的声音也一并传出。

    两者似乎遇到了什么麻烦,吼啸落下,竟是同时从深处横飞了出来。

    一时间,两者的凶威卷向周边,生出一道道狂风。

    林天闪身,快拉着白秋后退。

    白秋如今本源受损,气息不稳,若是再受到震荡,就更加不好了。

    同一时间,远处,白子祁停了下来,不再对太玄长老等五人动手。

    太玄长老等五人也是一脸心惊,警惕的望向幽冥魔龙和那尊乌蛟。这才是两个大凶,稍稍一个不注意,他们就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吼!”

    黑龙咆哮,声浪一波高过一波,碾碎一片片空间。

    这之后,它再次朝着深处冲去。

    同一时间,乌蛟一起冲了进去。

    然而,没有过多久,两者又一次被弹了出来。在那深处,七彩色光源冲上苍穹,形成了一道七彩光柱,在这光柱外,隐约间有着一道可怕的光幕屏障,黑龙和乌蛟难以突破进去,连续冲撞了五六次,可每一次都被弹了来。

    黑龙惊怒,魔威滔天,一次次撞击。

    连续十八次,每一次它都被震飞出来,有龙血洒落,将虚空洞穿成了刷子。

    一时间,龙啸嘶吼,震的整个剑坟都在摇颤,令所有人心悸。

    “这深处到底有什么啊,仅仅只是一层光幕而已,居然能将那头变态龙震退,且击伤了它,好可怕!”

    白秋缩了缩脖子,她之前被黑龙抓走了一次,自然能够感觉到黑龙的恐怖,比她们家族不出世的老祖宗还要可怕无数倍,可现在,就是这样可怕的黑龙,居然被深处的一面光幕屏障一次次震退,有龙血洒落,这委实有些惊人。

    林天眼中精芒闪烁,直直的盯着深处。

    七彩光芒冲起,他的识海内,神剑不停震动,有相同的光芒出现,直指深处。

    他想立刻去深处,但是黑龙横在中间,他根本没有机会,而且最为主要的是,白秋现在的情形有些糟糕,他不可能弃之离开。深处的七彩神芒,他确实很在意,但是和白秋比,那显然还是白秋重要,两者完全没有可比性。

    “吼!”

    黑龙再次咆哮,连续几次冲撞,皆是无果。

    而那乌蛟,自然也是一样。

    无论两者如何冲撞,深处的七彩光幕皆不动摇,甚至不曾出现一丝涟漪。

    又是一声大吼,黑龙停了下来,被七彩光幕反噬的伤体快修复。它瞳孔血红,直勾勾的盯着那七彩色光幕,忽而偏头,朝着白秋望了过来,妖瞳光芒大盛。

    林天顿时变色:“该死!”

    他猜到了黑龙在想什么,黑龙如今撞不开那层七彩光幕,可若是吞噬了白秋的太阴本源,那个时候就不一样了,有可能直接就能突破七彩光幕的阻拦。  来不及过多考虑,他拉着白秋就走,同时对着白子祁传音,让他退离出这里。

    “吼!”

    一声咆哮,黑龙径直追了上来。

    林天望向乌蛟,可是,对方早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根本看不见了。

    他拉着白秋,两仪歩施展到极限,化作一道光往远处遁走。同一时间,他在识海内勾动识海底部的神剑,希望将这柄震动着的神剑给唤出来,因为这一刻,除了这柄神剑,他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抵挡眼前这头幽冥魔龙。然而,神剑虽然一直在震动,可却根本不出来,甚至不曾溢出一丁点的力量给他。

    林天暗骂一声,度更快。

    “吼!”

    黑龙咆哮,顿时间,狂风席卷八荒。

    林天的度已经很快了,但却依旧避不开这股罡风,眼看着这罡风就要落在他身后的白秋身上,他一咬牙,强行转身,将白秋拉到自己身前,随后以自己的脊背去承受后面的罡风。顿时间,罡风落在他背部,直接将他掀翻了出去。

    一时间,他和白秋同时咳血。

    尤其是他自己,硬生生受了那席卷而出的罡风,差点当场粉身碎骨。

    “白秋,你怎么样?”

    他问白秋。

    “没,我没事。”

    白秋道,不过声音和神态却是出卖了她,她的眼皮似乎已经支撑不住了,将要昏厥。之前,她几次为林天输送太阴本源,本就虚弱到极限,如今又受到这般恐怖的震荡之力,没有当场死去,已经算是奇迹了。

    林天又急又怒,抱着白秋快朝远处逃。

    面对黑龙,他根本无力一战,而那乌蛟,又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近乎是绝境!

    这时,黑龙咆哮,又一次压了过来。

    虚影一晃,白子祁闪身而至。

    “嗡!”

    一方神椎从其体内冲出,始一出现,顿时神光大放,堪堪挡住了黑龙之威。

    林天大惊,这方神椎太强了,远比白秋之前祭出的仙器恐怖。

    林天怀中,白秋也是醒转了几分,见着这一幕后,顿时变色:“哥,不要硬抗,快退!”她知道这神椎是什么,是家族的老祖宗亲自送入白子祁体内,为一道兵的残品,能护佑白子祁三次,一般的大道强者想要取白子祁性命都难。那个时候,白子祁才刚刚出生,被家族老祖察觉到为雷神体,所以将这残宝赐给白子祁护体,因为这等宝物,白家老祖只有一件,因此,连她这太阴王体都没有。

    她知道这残宝很强,可更知道黑龙的恐怖,这东西,不可能挡得住黑龙!

    “带我妹走!”

    白子祁对林天道。

    随着他话语落下,神椎光芒更盛,直接推向黑龙。甚至于,他将雷神本源也牵引了一丝出来,随着这神椎一起,阻拦黑龙靠近。

    林天咬牙,直接朝远处奔走。

    这个时候,两个男人的想法都是一样,一定要护住白秋。

    黑龙咆哮,被白子祁以神椎挡住,再次冲来,与那神椎撞在一起。

    白子祁直接咳血,差点当场从虚空上落下。

    “哥!”

    白秋急哭了,让白子祁来。

    林天不曾停留,抱着她远退。

    白子祁为他创造这样的机会,他不会不珍惜。

    很快,他退出了千丈多远,远离了黑龙所在。

    就在这时,破空之音响起,五道身影拦在前方,太玄长老,万通长老,天妖山三尊妖王,一起追了上来。

    “你不用走了!”

    其中一人冷道。

    “你们在找死!”

    林天怒极。

    如今时间宝贵,他必须带白秋远离,可是,这五人却在现在拦在身前!

    “白家圣子无力他顾,看你还能如何抵挡我等!”

    “面对那黑龙,白家的圣子今日注定要陨落了!”

    “这白家公主也差不多,你们三人今日都得死。”

    五人面带冷笑。

    白子祁孤身挡住黑龙,这让五人又惊又喜,他们能感觉到黑龙的恐怖,尽管白子祁很强,但却绝对没有挡住那黑龙的可能。而那黑龙的目标,他们也是现了,竟是白家长公主,只要他们在黑龙赶到前抓住林天带走即可,其它的事,一切都不用在意。且,黑龙若真杀死了白子祁和白秋,五人一万个大喜,毕竟,白家的雷神体和长公主若是亡了,对他们三个大势力而已,有着绝对的好处。

    “镇压他!”

    黑妖王道,另外四人也是眸子冷冽,齐齐动手朝着林天抓去。

    林天此时重伤,白秋几近昏迷,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五人哪里愿意放过。

    “该死的东西!”

    林天咆哮。

    他全力抗衡,当场便被扫出了出去,躯体几乎生出了裂痕。

    他朝着东面冲击,却又被扫了来,受创更深。

    “砰!”

    “砰!”

    “砰!”

    接下来的数十呼吸里,他一次次往外冲,可每次都遭受五人袭杀,难以遁走。

    “这畜生还真难镇压!”

    万通长老寒声道。

    绿妖王沉声道:“无论如何,一定要抓住他,抓紧时间,全力出手!”

    五人连续动手,展出一道又一道仙道神通。

    林天一起抗衡五人,不断遭创,几乎虚脱。

    “吼!”

    就在这时,黑龙的大吼响起,整个天穹都破了开来。

    一道人影被震飞,带着血光坠落向大地。

    林天变色,艰难上前,将落下的人接住。

    “你,怎么还没走”

    这人正是白子祁,胸口带着一个血洞,盯着林天,眼中有着一丝焦急和怒意。说着话时,他每次张口都在咳血,仿佛是风中残烛,随时有可能死亡。

    林天接住白子祁,顿时间,衣衫整个都被白子祁溢出的血水给染红了。

    也是这时,他才现,白子祁的护体神椎已经碎掉了,有自毁的痕迹。

    “你自毁了那方神椎?”

    他脸色微变。

    “带我妹走!”

    白子祁口中涌血,紧紧拽着林天。

    就在这时,龙啸惊魂,黑龙由远而近,朝这里靠了过来。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