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仙器葫芦光芒闪烁,将伊七承收入其中后,一缕缕仙威交织四方,很是惊人。

    “轰!”

    葫芦震动,传出两股强横的真元波动,孔于周和伊七承大吼,齐齐朝外冲。

    这等实力有些惊人,被镇进仙器中,竟然还有余力往外冲,令不少人震惊。

    “开!”

    “斩!”

    两道大吼传出,孔于周和伊七承大展神术,生生冲到了仙葫端口处。

    白秋哼了声,施展白家无神掌,一巴掌拍了下去。

    “你……”

    “砰!”

    两人变色,直接被白秋拍葫芦中。

    随后,更上方,葫芦塞子飞,嗤的一声,彻底将仙葫给封闭了。

    “这是,真给彻底镇压了?!”

    “这个……”

    “太玄圣子,万通圣子,这两人……”

    许多人瞠目结舌。

    也有不少人压抑着笑,只觉得孔于周和伊七承太倒霉了,明明强大无比,同代称尊,如今强势而来,要斩杀林天,却不想,竟然被人提着仙器直接给镇压了。

    白秋收仙器,从虚空上落下,走向林天和白秋。

    “仙器给我。”

    白子祁道。

    白秋就这么将两大圣地的圣子镇压了,委实不是一件好事。

    “不干!”

    白秋一副警惕的表情,掌控仙器,她才有话语权,要是被拿走,那就不好了。

    “气也出了,放他们出来,让他们走。”

    白子祁道。

    倒不是白子祁怕事,而是,两大圣地与白家并无过节,白秋将两大圣地的圣子镇压一年,这可能会挑起两大圣地与白家的争端,一个弄不好就会发生大事。

    “不可能!说镇压一年,就镇压一年,父亲来了都不管用!”

    白秋哼声。

    白子祁眉头一挑一挑的,很想爆发。

    白秋紧紧的抱着仙葫芦,瞪着漂亮的大眼睛与自己的哥哥对视,死也不屈服。

    白子祁的脸色顿时更黑了,气的直想吐血。

    林天忍不住笑出声,随即立刻干咳,道:“白猪头,不就是两个圣地的圣子而已吗,镇压了就镇压了,有什么了不起,就算宰了也没什么大不了。说起来,好歹你也是雷神体,拿出点王体的气魄来,这一点真得和你妹妹学学。”

    “你说什么!”

    “说你猪头。”

    “王八蛋!”

    “死猪头!”

    两人皆是盯着对方,大步跨出,一副要打架的样子。

    白秋连忙横在两人中间,气道:“都给我停下,谁要敢先动手,我镇压谁!”

    林天,白子祁:“……”

    白子冷哼一声,直接朝着深处走去。看着林天,他就觉得火气不住的往上冒。

    白秋嘀咕一声,追了上去,又望向林天:“你也跟着来。”

    “我,为什么?”

    林天不解。

    “你到处都是大敌,如今真元干枯,遇上敌人怎么办,先跟着我,我保护你。”

    白秋道。

    林天心中感动,不过却是摇头:“放心,我一个人,没有问题。”

    “少废话!不跟来,我直接镇压了你拖着走!”

    白秋恶狠狠的道。

    林天汗颜,这丫头真是随口不离“镇压”这两个字。

    最终,他无可奈何,只得跟在白秋身边,一起朝着深处走去。

    无疑,这令的白子祁不高兴了。

    “你怎么跟来了!”

    白子祁脸黑黑的。

    “路这么大,又不是你挖的,我爱走哪走哪,管得着吗你。”

    林天很不客气。

    白子祁挑了挑眉,扫了自己的妹妹一眼,大步朝前方走去。

    白秋瞪着林天:“你这家伙,对我哥哥客气点不行吗!”

    “你哥都想撕碎我,还让我和他客气。”

    林天翻白眼。

    白秋不说话了,默默往前走。

    白子祁在前,两人在后,相距丈许远。白秋轻轻拉了拉林天的衣角,低着脑袋小声道:“对不起啊,因为我的关系,家族那些人针对你,害的你被天下人追杀。”说着这话,白秋有些难过,一时间,声音也显得有些哽咽起来。

    林天驻足,轻轻拍了拍白秋的脑袋,柔声道:“别这么说,虽然你有时候的确调皮了些,但是心地很善良,对我也很好,我一直都很感谢你,这不是你的错。”

    “你不怪我?”

    “别多想,我怎么会怪你,你是我在这片天域唯一的朋友,是很重要的人。”

    林天笑道。

    白秋顿时高兴起来,张口道:“那,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

    “你说,只要你不是要天上的星星,其它事,我能做到的,都答应你。”

    林天道。

    白秋嗯了声,小声道:“能不能,不与我家为敌了,别再杀我家的人了。”

    林天沉吟,最终点头:“好,只要你家的那些人不再针对我,我绝不主动出手。”他能够感受到白秋的处境,一方面担心自己,一方面又是同族之人,夹在其中真的会很难受。之前孔于周故意对白秋说那些话时,称白秋护他是愧对白家族人,他当时很生气,也想到了白秋的心情,那应该是白秋的痛。

    事到如今,他心头的恶气差不多也算出尽了,白秋既然开口,他不想拒绝。

    “真的?”白秋展颜一笑,很欢喜,拉着林天的胳膊:“太好了!”

    林天翻白眼:“先别急着高兴,如果你的那些族人主动惹我,我可不会留情。”

    白秋眼珠子一转,道:“放心,一定不会的!”

    林天一笑,两人一起往前走去。

    白子祁见着林天一路跟了上来,见着林天和自己的妹妹站在一起,气就不打一处来,时不时冷眼扫视林天。

    对此,林天直接无视了,根本不搭理对方。

    “对了秋,你那葫芦是仙器,感觉上,怎么和至宝灵器等很不同。”

    他问道。

    灵器,宝器,至宝,他都使用过,这些兵器只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增幅修士的战力,可白秋展出的仙器葫芦却是不同,竟然还能够收人,将其镇压在其中,这让林天有些诧异。要知道,那仙葫芦只有两寸高而已,却是镇压进去了两个人,委实有些不凡,而且,仙器葫芦散发出的威势也很强,似乎带着特殊的力量。

    白秋道:“修士一途,兵器由低到高,分别是灵器,宝器,至宝,仙器,道兵,神兵,圣兵,混元天宝,这其中,灵器宝器和至宝,也是属于凡兵的范畴,不过是在凡兵里拔尖而已。而到了仙器级别则就不一样了,与通仙境界相当,仙器算是兵器内的分水岭,内外都刻印有通仙以上强者各自领悟的道痕,威势比之至宝和宝器等不知道强了多少,可将生灵镇压进其中,而说到镇压人这一点,我觉得这算是仙器以上兵器最大的优点,你想啊,看不顺眼谁,直接镇压进去……”

    说到“镇压人”这三个字,白秋顿时有些眉飞色舞起来,连连不绝的往下说。

    “要是不爽,镇压了人后,可以将仙器填到茅坑里去,然后弄点小手段,让兵器变得透明,使被镇压在其中的人可以看到外面的粪和污水,甚至可以让气味传到里面去,使里面的人想避都避不了,是不是很解气?还有还有,可以……”

    林天汗颜,打断白秋的话:“我知道了,关于镇压人这一点,你以后教我。”

    他是真有些尴尬了,这姑娘在白家糟了什么不公平待遇,整天都想着镇压人。

    “哦,好吧,有空和你分享心得,我研究过很久的。”白秋似乎有些遗憾,接着道:“仙器之上的兵器,等级越高,自然而然越强,这个不用我多说。达到圣兵这个程度,基本上可以毁灭一切,而到了混元天宝这个层次,更是能于兵器内生出兵魂,威力大的难以想象,甚至可以自主杀敌,堪比一般的混沌境强者!”

    “兵魂?”

    林天微疑,那是什么东西。

    白秋道:“兵魂呢,就是兵器中生出的具有智慧的灵体,是兵器的核心灵魂,所以简单称之为兵魂。生出兵魂的兵器能有自己的意识,能够自主驾驭己身,能够自动护主,很厉害。当然,之前我也说了,只有混元天宝级别的兵器,才能够诞生出兵魂,而那等天宝,通常只有混沌境强者能够炼制得出来。”

    林天闻言,顿时一惊。

    “兵魂,自主驾驭兵器,自动护主……”

    林天低语。

    忽而间,他脸色微变,想到了神识海底部的那柄神剑。

    那柄神剑似乎就是自己在控制自己,他根本召唤不动对方,而且,当初在丰监城的一片林子里遇到危险时,神剑曾经自动显化威能,帮助他杀死了一头堪比神脉强者的百足兽,那时候他才炼体境,若非神剑相助,他必死无疑。

    “那是……混元天宝?”

    他有些心惊。

    “你在嘀咕什么?”

    白秋问道。

    “没有。”

    林天一笑,连忙摇头。

    识海底部的神剑,关系甚大,他连老酒鬼都没有告知,自知绝不能泄露出去。

    “又有事瞒着我,真过分,都不想理你了!”白秋哼了声,不过却也没有多问,一脸期盼的道:“要是我能得到一宗混元天宝就好了,看以后谁还敢命令我,敢多说一句话,直接镇压了,填到茅坑里去,唔,填一万年!”

    本章完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