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离开老林的隐蔽洞穴,林天覆上了一袭黑袍,裹住了全身和面部。他现在的身份可是很敏感,修为不曾达到御空境界时,稍稍做一些遮掩自然是有好处。

    从老林走出,前方便是有着四通八达的大道。

    “快走,那些青年才俊可是都聚集在那里。”

    “应该会挺热闹。”

    “自然,毕竟是白家年轻一代的杰出才俊们主持,几个大教也有天才前往。”

    大道上,修士很多,快速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林天偏头,眸子眯了起来,那里是大罗山林。

    他拉住一个修士,问道:“兄台,请问大家这是去大罗山林?有什么热闹吗?”

    见着林天一身黑袍,连脸都被遮住了,这人微皱眉头,不过却也没有太过在意,毕竟,天底下修士太多,总有些人有怪癖:“不久前,各大势力的青年才俊出世历练,白家发起联合,九大教响应,皆于大罗山林聚集,要合力追寻镇压一个人,那人叫作林天,据说掌控有控兵术,最主要的是,得罪了白家和九大教。”

    “原来如此。”林天点头,又问道:“不过,为何是九大教?不是十大教吗?”

    “那林天曾是无极仙门的弟子,据说无极仙门的主人下了命令,此后不再过问林天的事,严禁任何门下弟子出手对付林天。”

    这修士道。

    林天点头,道了声谢,那修士便是快速走开,朝着大罗山林的放心小跑而去。

    黑袍下,林天目光略有闪烁:“无极门主。”在无极仙门时,他两次不曾有错,可无极门主却皆是不曾护佑于他,任由外来势力的人将之带走,老实说,尽管他心底不怎么舒服,但却并不曾怨过无极门主,毕竟,身处在一定的位置,无极门主也得有所取舍。如今,他携带天演神术逃离无极仙门,无极门主自然知晓,在他成为天下敌的情况下,无极门主却是下了这样的命令,令他有所感怀。

    这,也算得上是一种大胸襟了。

    略微叹息,他再次望向大罗大林的方向,眸子变得冷冽起来。

    顿了顿,他迈开步子,朝着大罗山林走去。

    ……

    大罗山林,老木苍劲,此刻围了许多修士,皆在议论纷纷。

    前方是一片空旷之所,地表上带着森森血迹,有三个紫衣青年站在一起,个个都是极为英俊,衣着面容皆是光鲜,被一众人群围在其中,赫然是白家的人。

    林天来到这里,身负黑袍,盯着三人,静静站在人群之中。

    “诸位,地上的血与骨,可还知晓是谁?”

    白家一人开口。

    这人名为白游,实力极强,处在御空第一重天。

    “自然知晓!”

    “这里有我教长辈们的血,师兄们的血,师弟们的血,皆死在那贼子手中!”

    “这等事,怎会忘!”

    有九大教的人开口。

    “不错!师兄长辈皆为其所杀,那贼子残暴无性,绝不能留之,当全力围剿!”

    白家另一人道。

    这人名为白恒,也是处在御空第一重,很强大。

    “绞杀!”

    “一切全凭三位白家公子差遣,我等绝无异词!”

    “必将之镇杀!”

    九大教一众人喝道。

    甚至于,有强大的散修加入其中,组成了数个追击林天队伍。

    白家三人点头,最后一人开口,名为白启贺,高声道:“如此,我等合力,必当镇压那贼子,为死在那贼子手中的前辈和族人们报仇雪恨!唯有如此,才能让血溅这片山林的前辈族人们得以安息!使他们的灵魂得升天堂!”

    “报仇雪恨!”

    “报仇雪恨!”

    “报仇雪恨!”

    众人响应。

    人群中,林天淡漠一笑。

    不得不说,白家三人将联合地选在这大罗山林,借由地上的血与骨来煽动人群,效果确实不错,借这场地,再如此言辞,倒像他真的是个十恶不赦之徒一般。

    他裹着黑袍,真容不可见,道:“白家三位,报仇雪恨这四个字似乎用的不太妥当,据我所知,是你白家无故追杀那林天在先,几个大教和一众散修则是为了夺其宝术,这之后反被人所杀,这貌似算是咎由自取,何来谈的上报仇雪恨?”

    这话一出,人群顿时一静,随后皆生出怒色。

    “你是什么人!胡说些什么!”

    “竟替那贼子说话?!”

    “修要胡言!”

    有人斥道。

    “胡言?”黑袍之下,林天一笑,道:“不然吧,你们九大教合聚于此,要镇压那人,难道不是想谋夺别人的控兵术?还有你们这些散修,又与那林天有何仇怨?若非是贪图那则宝术,你们又为何聚在这里要对付那林天?”

    九大教一众人生怒,紧盯着林天。

    一些散修更是面色铁青,道:“我等是为了大义聚在这里,岂能容你羞辱!”

    “大义?”林天讽刺:“你们还真伟大。”

    大罗山林内,一些前来看热闹的人都是表情怪异,盯着身负黑袍的林天看。

    “这个家伙是谁啊?”

    “白家发起这场联合,九大教和一众散修响应,要一起对付那林天,这个家伙居然在这里发出不同的声音。”

    “这不是自讨没趣吗。”

    不少人议论。

    白游抬手,压下众人的声音,望向前来,道:“这位朋友,说话要有依据,那林天曾调戏我白家长公主,且,更是在这之前杀过九大教的几位人杰,诸多血债加身,如此才引得我白家和九大教的人追杀于他,岂会是贪图其宝术?”

    “不错!”

    “白游公子说的是!”

    “那等淫贼恶徒,岂容他活下去!”

    不少人喝道。

    黑袍下,林天嗤笑:“白公子和在下所闻为何出入这般大?据我所知,那林天可不曾调戏你族公主,反而是你族公主总是黏着他,而你所谓的杀过九大教的几位人杰,貌似,那几位人杰正是因为出手对付你族公主,想杀你族公主和林天夺宝,才引得林天反击,杀了那几人,说起来,那林天也算是在护着你族公主吧?”

    林天这话一出,白游等人和九大教的人皆是微微变色,表情一滞。

    “有这等事?”

    “九大教的人曾想杀白家公主,林天挺身相护,如今,白家和九大教合力对付林天,这……”

    “这若是为真,委实有些……”

    外围,不少人表情诧异,若真是这样,白家和九大教聚在一起对付林天,岂不是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称得上是一个笑话了。

    “谬论!这位朋友,道听途说终究不可信,你之所言,尽是不可取。”

    一道声音响起,有人站了出来。

    见着这人,白游脸上生出淡淡笑意,点头道:“原来是无极仙门的郑烨兄。”

    “白游公子。”郑烨回礼。

    四周,人群听着郑烨的话,齐齐偏头望向覆在黑袍下的林天。这些人无意于宝术,只是来此看热闹而已,如今听到几种不同的声音,自然是引起了好奇之心。

    黑袍下,林天道:“无极仙门,郑烨,天下人皆知,无极仙门的主人已经下令,不许门下任何人对林天出手,你身为无极门的弟子,却来此地,算不算公然违背门主之令?不提之后的门主惩罚,你这么做,是否有些大逆不道?”

    “是啊!无极门主不是下过令吗,严禁门下任何人对付林天。”

    “这个郑烨,这……”

    有人指指点点。

    郑烨脸色不变,道:“门主宽厚仁慈,念在那贼子曾在门中修行,不与之计较。不过,如此贼子若是活着,便算是我无极仙门之辱,门主仁厚,可门内自有人在意!我奉家师之命而来,斩杀了这贼子后,自会回宗门谢罪,无怨无悔!”

    “原来是奉师命而来。”

    “如此说来,这郑烨倒也算不得是大逆不道了。”

    “恩,是这样。”

    有人点头。

    黑袍下,林天冷笑,奉师之命?又是慕阳峰主那老东西!

    郑烨再次开口,望向众人,道:“白游公子所言为实,在宗门内,那林天便是嚣张跋扈,欺凌同门,更是数次强行牵拉白家公主玉手,公然调戏,而为了争夺宝丹,那贼子竟是无情残杀九大教的几位杰出门徒,这些事都是不争的事实。”

    听着这话,人群又是哗然。

    “你这般睁着眼睛说瞎话,不怕遭天打雷劈吗?”

    黑袍下,林天大笑。

    “我之所言,无半句假话,岂是睁眼说瞎话!”郑烨冷漠的盯着林天,说道:“你不过只是道听途说而已,便信以为真,而我乃是无极仙门弟子,和那林天曾是同门师兄弟,对于他的事,道听途说的你,难道会比我更清楚?”

    “这……”

    “确实,郑烨曾是那林天的同门师兄,所言确实更能让人信服。”

    “这么说来,那个林天还真的是……”

    有人蹙眉。

    白家三人对着郑烨一笑,郑烨与之回礼。

    “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郑烨望着身负黑袍的林天。

    黑袍下,林天道:“你是觉得你和那林天曾是同门,便是最清楚他之事的人?”

    郑烨表情淡漠:“至少在这个地方,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是吗?”林天冷笑,讽刺道:“那么,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再来说说看,这里谁更清楚林天的事,是你,还是我。”

    说着,他掀开黑袍,露出真容。

    ...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