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沈宏远跌落石台下,惨叫连连,浑身都被丹火覆盖了,令的一众人心惊胆寒。

    “沈老!”

    沈家有高手大叫,快速冲了上去。

    无极仙门一众人则是盯着林天,个个瞪圆了双眼。

    “刚才,那神秘符文,是……丹术?”

    “似乎,的确是。”

    “这……他,居然真的会丹道攻伐秘术?”

    不少人都惊住了。

    白秋漂亮的大眼睛睁的圆鼓鼓的,盯着林天,仿佛是看一头奇珍。

    林天面色平淡,朝着石台下走去。

    “站住!”

    “伤了我族的炼药师,就想这么走!?”

    “留下来!”

    沈家几个高手脸色不善。

    林天步伐不变,脸色不变,右手一扫,荡开一片剑风,直接将几人震飞。

    砰砰砰的声音向后响起,几人皆是滚落出去五丈多远。

    “这个家伙,真敢下手啊!”

    有人倒吸冷气。

    就在这时,一股狂暴的真元波动冲起,不远处,沈宏远震开了体外的丹火。

    咻的一声,一道寒光劈向林天。

    林天侧头,轻易避开:“还想讨教?”

    沈宏远盯着林天,眼中有寒芒,然而更多的却是震惊:“你刚才用的可是化炎印!?是谁教给你的这种失传的丹术!”

    沈宏远很惊yà,原本他以为林天只是会简单的锻丹炼药,在锻丹炼药上,他的侄子输给林天,受了林天三耳光,他便是想着以丹道秘术反压回来,他相信,林天不可能会丹道秘术,这等术,只有他们三个炼药师世家有传承。然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林天不仅只是会锻丹炼药,丹道秘术同样有所涉猎,而且所施展的丹术,竟然还是失传许久的化炎印,这则术号称可以吞噬一切火焰,并能将吞噬的火焰反推出去,他们三大炼药世家都没有这则术,只是秘传的典籍中提到过,却不想,今日竟然在无极仙门一个普通弟子身上看到了。

    “老人家,友情提醒你,还是先整理一下仪容比较好。”

    林天道。

    沈宏远微愣,随即便是脸色一变,因为被丹火覆体,此刻他的头发已经是焦黑一片,几乎成了秃顶,且,衣衫更是被烧的寸缕不剩,皮肤也是大面积烧伤,甚至有些焦灼,可谓是很难看,令的无极仙门不少女弟子侧过了脸去。

    顿时间,沈宏远的脸色铁青而阴寒,快速自石戒中取出一套灰袍笼罩而上。

    “是谁教你的丹术!”

    沈宏远问林天。

    此时盯着林天,沈宏远眼中满是精芒,林天会失传的化炎印,便就极有可能还会其它的道丹秘术,这对于一个炼药师世家而言,无yí是一件非常震hàn的事。

    林天并不回话,直接朝着远处走去。

    “站住!”唰的一声,沈宏远闪身而至,拦在林天身前:“是谁教的你丹术!”

    林天的脸色沉了下来:“讨教完了,就从我眼前闪开!”

    “我在问你话!”

    沈宏远沉声道。

    林天冷冷的盯着沈宏远:“我有必要回答你?再说一次,从我眼前闪开!”

    “年轻人,火气不要太大!老夫如今是……”

    “砰!”

    林天抬腿,直接一脚踹在沈宏远腹部,顿时令的沈宏远横飞出去三丈多远。

    见着这一幕,无极门一众弟子个个倒吸冷气,只感觉自己的肚子也痛了起来。

    “这可是我们宗门的名誉炼药师长老啊!这个家伙,居然如此的肆无忌惮!”

    有人心悸。

    踹飞沈宏远,林天一语不发,直接朝着落仙峰走去。

    白秋眨眨眼,连忙追了上去。

    一晃眼,两人便是走出去很远,只留下一群人傻愣愣的站在原地。

    沈宏远从远处站起来,盯着林天的背影,又惊又怒,老脸很阴沉。

    “该死!”

    低骂一句,沈宏远一拂袖,抓起沈辰宇便离开了这里。

    顿时,无极门其它弟子又愣了几分。

    “这……公开炼丹的事?”

    “还炼个屁的丹,换作是你,现在还有心情给别人炼丹?”

    “这个……”

    “说起来,那个狂人到底怎么回事,战力上强横惊人,打败了慕阳峰最强的御空境弟子郑烨,不想居然还修有丹术,不仅锻丹厉害,还掌控着丹道攻伐秘术,以丹道秘术击败了炼药师世家的三品炼药师,这简直是……”

    “难以想xiàng!”

    “不过这家伙实在太大胆了,竟敢这么对炼药世家的人,不怕宗门责罚吗?”

    一种人议论纷纷。

    ……

    林天离开炼丹石台处,此时已经要走到落仙峰山脚。

    “等等我!”

    白秋追在身后,很快追上了林天。

    林天斜眼扫了她一眼:“现在你满意了?”

    “嗯,满意。”

    白秋笑的很甜。

    “我不满意。”

    林天道。

    原本他是想来看一看三品炼药师炼丹,却不想结果搞成了这样,一无所得。

    “别生qì嘛,那沈辰宇那样激你,你也应该不爽他才对呀,你想一想,如果我们真是恋人,他就是想抢你未来妻子,这等事,你能容忍吗?都能直接宰了他!”

    白秋眨巴着大眼睛。

    “可惜,我们并不是那种关xì。”

    林天道。

    斜了白秋一眼,林天懒得再多说什么。

    白秋跟在他旁边,拿大眼睛瞟他,一副很认真的表情。

    林天不说话,自顾自往落仙峰走去。

    见林天不说话,白秋有些忍不住了,开口道:“喂喂,你这家伙,不仅真的会锻丹炼药,居然还会丹道攻伐秘术,太古怪了!锻丹炼药也就罢了,可丹道秘术据说只有那三个炼药师世家的传人才会,你是从那里学来的?”

    “拿神无经来换,我就告诉你。”

    林天道。

    白秋气愤:“我回无极峰闭关,冲击识海九重,然厚用御空丹达到御空境。”

    话落,白秋直接跑掉了。

    林天摇摇头,已经靠近了落仙峰,他直接登了上去。

    此时天色尚早,一轮艳阳高挂在半空中,照的大地一片光亮。

    林天登上落仙峰时,一只只小家伙们正在残殿前沐浴阳光,见着林天回来,顿时一窝蜂的涌了上来。

    “呵。”

    林天轻笑,取出一些普通宝丹喂给这些小家伙。

    待在落仙峰已经有一段时间,独自修行后,有一群小家伙陪着,确实挺有趣。

    停顿了少许,他进入落仙峰上的识海大阵,开始修liàn起来。

    “嗡!”

    四极经运转,很快,他体外散发出了浓浓的银芒。

    ……

    此时,无极仙门另一片所在,一方阁楼内。

    “族叔,你是说真的?!他居然会失传已久的化炎印?!”

    沈辰宇心惊。

    “你觉得我会看错?”

    沈宏远沉声道。

    沈辰宇躯体一震,道:“既然如此,族叔,我们绝对不能放过他!”

    “这一点,无需你说。”

    盯着窗外,沈宏远的眸子极为冷冽,其中隐隐有精芒跳动。林天竟然掌控有连他沈家都不会的丹道秘术化炎印,这对他的冲击可谓极大,他猜想,林天可能还会其它的丹道秘术,而且,可能也是传说中的丹术,若是能够将这些丹术取到手中,沈家的实力无yí能够在短时间内更进一步,甚至有可能翻上数倍!

    “找个机huì,将之逐出无极仙门,到时候,镇压他到沈家,取得所有丹术。”

    沈辰宇道。

    “取得丹术后,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沈辰宇寒声道,这一天,当着无极仙门一众人的面被林天打败,最后更是生生受了林天三耳光,他这个天才炼药师的颜面可谓是丢尽了,这让他恨透了林天。

    “先考lǜ如何让他被逐出无极仙门。”

    沈宏远冷道,今日,林天抽了沈辰宇,冒犯了他,原本可以是一个机huì,可惜追其事件始末,却是沈辰宇先行挑衅林天,和林天订下的公平赌注,赌输后受了林天三耳光,林天并没有什么错。而他自己,也是要求与林天对比丹道秘术,结果败的一塌涂地,自然也没有道理以这一点去向无极仙门控告林天。

    “总还会有机huì,若是没有,便就我们自己创造机huì。”

    沈宏远寒声自语。

    ……

    落仙峰上,林天盘坐识海大阵中,眉心光芒闪烁,一点一点的淬炼神识力。

    不久前,他以炼药师尸骸体内的血丹达到识海七重,识海已经变得无比辽阔,识海内的白莲也生长的更加茁壮,白莲上的光晕显得更朦胧了几分,很是神奇。

    “我也得早些达到识海九重,随后以御空丹破入御空境。”

    林天自语。

    达到御空境后便可自主御空而行,对于修士而言,这一点无yí具备很大诱惑。

    “嗡!”

    淡淡光晕缭绕在体外,林天用心淬炼神识,很快便是到了夜间。

    一夜休息,清晨迎着朝阳吐纳后,林天再次来到识海大阵之中。

    四极经运转起来,他体外再次生出淡淡光芒。

    很快,两个时辰过去。

    阳光灼灼,空中一如既往的挂着炎阳。

    这一天,无极仙门来了九个气势汹汹的中年人,分别是其它九个大教的长老,个个都处在御空境巅峰。这九个中年人中,其中一人身边跟着一个青年男子,正是不久前从那炼药师古墓里逃出的真武大教的杰出弟子。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