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真元涌现,林天的手贴在黑鼎的“锻口”处,顿时间,真元顺着锻口处的一条条内置支道涌入。

    “嗤!”

    一声闷响,黑鼎内生出白色烟雾,随后,一团实质火焰生了出来。

    这火焰呈现淡黄色,如小水浪一般翻滚。

    “这便就是丹火了,不过,这等丹火毫无意义,还需要以意念控制火焰。”

    林天低语。

    初生的丹火不过是真元通过黑鼎内置构造生出,并没有炼丹能力,这还需要炼药师对此加以控制和凝炼,使丹火真正稳定成形。这一步是锻丹过程中的第一个难点,没有特别的技巧,完全靠个人天赋和后期的无数次练习来领悟达到纯熟。

    林天全神贯注,紧盯着黑鼎内。

    他精气神高度集中,望着鼎内初生的丹火,自右手中涌出的真元开始变得有频率起来,一点一点的调整涌入的度,使得黑鼎内的丹火一次次跳跃,变得越来越凝实。这个过程足足耗费了大约半刻种时间,半刻种后,黑鼎内的丹火突然变得无比安静,林天近距离看着内部的火焰,竟是感觉不到它在燃烧。

    “好!”

    林天眼中闪过一抹精芒。

    按照药典上的记载,凝炼丹火这一步,便算是完成。

    深吸一口气,在脑中回忆了下辟谷丹丹谱所需的各种材料的数量比例,回忆了下丹火在各个阶段所要保持的温度后,便是打开鼎盖,将一株血草,三十滴晨露和一大撮的五谷丢入鼎内,随后小心翼翼的将鼎盖给扣上。

    “开……”

    “哧!”

    林天正自语准备开始,便是有一声嗤响传出,丢入鼎内的血草直接被丹火烧的一片焦黑,三十滴晨露更是有不少直接被灼热的丹温气化。对此,林天并没有什么懊恼,显得很平静,他很清楚,丹道类似阵道,想要一步功成根本就不可能。

    摇摇头,林天再次开始锻丹。

    接下来,他一连失败了十三次,或是将血草烧成了灰烬,或是将晨露彻底蒸发,或是将五谷炼制的焦黑难闻,不过,十三次的失败自然不是毫无意义,这十三次的失败,每一次都让他累积下一些锻丹经验,终于是触摸到了成功的边缘。

    “继续。”

    林天自语。

    晨曦已经渐渐洒落,林天屏气凝神,再次将血草,晨露和五谷置放入黑鼎内。

    “嗡!”

    火焰翻腾,转眼间将所有药材一起笼罩。

    林天紧紧盯着鼎内,右手帖在黑鼎的“锻口”处,五指轻弹,顿时间有炎火之力涌现,使得黑鼎内的丹火也是微微的闪烁起来。当初在第一重天时,他炼化过一枚火晶,真元中便就自然孕育有炎火之力,在十三次的失败中,林天发现他真元中的炎火之力可以使得丹火变得更加凝炼和更好控制,炼丹的效果也更好。

    他神色郑重,五指有节奏的跳动,随着他每一次的跳动,丹火都会闪烁一下。这个时候,黑鼎内,丹火分成了几个部分,每一个部分的温度都不一样,在林天的控制下,分别将血草,晨露和五谷包裹,开始灼烧和提炼各药材中的精华。

    控制鼎内每一处丹火的温度,这是锻丹过程中的第二个难点,林天在十数次失败后,终于依靠控阵术中的“五龙神闪”刻阵手法,达到了可随意调整鼎内每一处的丹火温度的层次。渐渐的,血草焚化,五谷融化,晨露于鼎内半空中跳动。

    “凝!”

    林天轻轻吐出一个字,神色变得更加郑重。

    他五指跳动的频率越来越频繁,催动不同温度的丹火将焚化的血草和融化的五谷覆盖,随后,一团丹火将晨露包裹,成为一片灼热的露浪,将焚化的血草和融化的五谷包裹在其中。也是这个时候,林天贴在锻口处的五指不再跳动,而是催动炎火真元,使得黑鼎内的丹火变得平息,温度控制在同一个点上。

    可以看见,鼎内,丹火在腾腾燃烧。

    林天额头上渐渐生出些许汗滴,脸色也是略微有些苍白,显然,锻丹的过程非常耗费精气神,这一整夜,十数次的尝试,他只是中途休息了一次,此刻真元几乎已经快要见底,精气神也耗费的非常严重,有了一种将要虚脱的感觉。

    时间,飞速流逝。

    鼎内,数种药材融合在一起,在丹火的焚烧下,一阵阵的翻腾,咕噜噜的响。

    “嗡!”

    丹火腾腾,时而灼热无比,时而温和如水。

    很快,一刻钟过去,鼎内的数种药材被彻底融炼在一起,化作一婴儿拳头大小的淡灰色粘稠物。

    “最后一步。”

    眼中划过一抹精芒,林天深吸一口气,左手真元跳动,用力压在右手上,顿时间,鼎内的丹火震颤,仿佛化作了一柄柄丹火剑刃,将中央的婴儿拳头大小的淡灰色粘稠物一次次削开,化作一团团拇指盖大小的小团。

    最后一步,凝丹成形。

    这一步算是锻丹过程中最后一个难点,林天所剩不多的精气神高度集中,真元的控制也是变得更加凝炼稳定,直到大约又过去半刻种,黑鼎内的一个个小团变得浑圆起来,有一点点淡灰色光泽闪现,于丹火中震颤。

    林天眸光闪烁,停了下来。

    这便是成现的辟谷丹!

    左手一震,将鼎盖打开,一挥手将其中的十数枚辟谷丹取出。

    辟谷丹刚刚从鼎内取出,尚且带着淡淡的温热,林天拿起一枚放入口内,咀嚼一番吞入腹中,片刻后,便是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第一次炼制的辟谷丹,成效出乎他的想象,比他石戒中已有的那些辟谷丹的质量好了不少。

    “不错。”

    林天自语。

    老实说,一夜间达到这个层次,他还是很高兴的。

    天色渐渐变亮,林天将炼制好的辟谷丹收起,将黑鼎收起,从残殿后走出,回到了前面。一夜的锻丹,他的精气可是消耗的很严重,盘膝在殿前,迎着朝阳修炼四极经,直到过去一刻钟之后,他停了下来,回到残殿内休息回复精气神。

    一晃眼,夜晚再次降临。

    这个时候,林天醒来,整理了一番后,再次来到残殿后,继续丹道的修行。

    锻丹炼药是一个极为严谨的过程,切忌受人干扰,否则极有可能会导致炼丹中途失败,所以,在修行丹道的时候,林天每每都是选择深夜进行,在深夜时分,他不用担心有任何人打扰,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丹之一道的修行中去。

    取出黑鼎炉,取出药材,林天深吸一口气,径直投入到炼丹之中。

    接下来的十日时间,林天白日抽出三个时辰休息,三个时辰修炼四极经,凝炼神识,晚间则是到残殿之后,按照药典内记载的丹谱修炼丹的锻造。十日间,他数次前往真宝殿,换取各种材料,先后炼制出了真元丹,止血散和凝神丸。

    当然,这些都是一品宝丹。

    直到又过去一日,林天尝试炼制二品宝丹,耗费三日时间,终于勉强成功。

    十数日的锻丹修行,林天发现自己体内的真元变得凝炼浑厚了许多,而且,精气神也是变得强大了不少,甚至连修为境界亦是有所提升。这使得林天微有所悟,看起来,无论是走哪一种道,对于修行一途而言,都会有着促进作用。

    天穹上,圆月高挂,洒下满天银辉。

    “现在,我勉强算是达到了二品炼药师层次。”

    林天自语。

    不得不说,之所以他能这么快达到二品炼药师层次,那是因为他本身修为强大,而且又修有控阵之术,控阵术的修炼在一定程度上与丹道有些契合点,所以,他修行丹术的起点便就比一般人高了不止一个台阶,若是一般人,想要从普通程度达到二品炼药师,没有个三年五载的时间,基本上是不太可能的事。

    林天收起黑鼎药材,闭上双眼,开始朝着药典的秘术篇看去。

    他之所以选择兼修丹道,其中一点便是奔着药典内的那些神异秘术而去。

    “化炎印,焚心印,炼火印。”

    林天一路扫下去,眼中时不时闪过几许光亮。

    之前,在神剑的相助下,他已经修成炼火印,此时,他开始参悟其它秘术。

    如此,一晃眼,又是两日过去。

    这一天清晨时分,林天迎着朝阳吐纳了一番,正准备休息,白秋便是从山下跑了上来:“喂,无极仙门今日会有名誉炼药师长老公开炼丹,要不要去看看?”

    “名誉炼药师?公开炼丹?”

    林天一愣。

    白秋道:“十大教的各门派都有名誉炼药师,是从一些炼药师世家请来,无极门自然也有,每年都会请这些炼药师公开炼丹一次,以增长门内弟子的见识。”

    “第二重天域还有炼药师世家?”

    林天一愣。

    这一点,他之前倒是没有怎么注意,此时听到,略有些好奇。

    “自然是有的,这片天域里最强大的炼药师世家,其地位足以比的上十大教派,甚至更强。”白秋道:“这些炼药师世家不仅懂得如何锻丹炼药,还传承有不少丹道上的攻伐秘术,实力与财富都是非常惊人。”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