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柳承等人皆是变色,因为林天说的不错,落仙峰尽管如今没落了,但是当年这座主峰上也是出过几个通仙境强者,是无极仙门的前贤长辈,他们来落仙峰破坏,若是没有引起太大风波,自是不要紧,只当作是门内的弟子间相互争斗,这等事经常发生,没什么大不了。可若真的闹大了,真的惊动了慕阳峰峰主,那么倒霉的绝对是他们一行人,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慕阳峰主知道落仙峰如今是什么样,可为了顾及当年的历代落仙峰峰主的尊严,也绝对会严惩他们。

    想到这里,一行人的脸色皆是变得很难看。

    林天冷淡的望着一行人:“你们是自己动,还是我请你们动。”

    “你……”

    “砰!”

    有人开口,直接被林天一脚踹飞。

    “还有没有人让我来请。”

    林天冷道。

    手中长剑一震,剑啸扩散,显得非常刺耳。

    一众人脸色铁青,这摆明了是在威胁他们!只是,林天的强大已经是有目共睹,连五个识海六重天的强者都不是一合之将,他们如今还能如何?到了这个时候,他们还真怕林天一狠心废了他们,那个时候,他们哭都没地方哭去。

    最终,有人咬牙,朝着殿宇那边挪去,开始清理其中的碎石和枯草。

    “这就对了,一半人去修石阶。”

    林天说道。

    一行人咬牙切齿,却是没有任何办法,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朝着石阶处走去。

    总共十二个人,四人在清理残殿,两人在修木桌石凳,六人在修整石台阶。

    石台阶处,六个人一边修整石台阶,一边相互对视,以眼神暗中交流着什么。

    铿锵!

    就在这时,一道剑光飞过,落在六人脚边。

    林天站在落仙峰上,淡漠道:“劝你们不要打什么鬼主意,最好老老实实的将这条石台阶修理好,否则,我手中的剑不会留情。”

    六人顿时脸色一白,都是不由自主的拽紧了拳头,全部变得老实了下来。毕竟,没有人愿意凭白挨上一剑,而且他们相信林天并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绝对不会留情,因为就在之前,已经有人挨了林天几剑,身上还染着刺目的血红。

    “该死!”

    有人愤怒。

    然而,尽管愤怒,却只能怒在心间。

    天空上的太阳非常暴烈,纵然这里是仙道门派,可那逼人的灼热依旧让人难以承受。六人处在落仙峰下半山腰,寻来完整的石块修葺石台阶,很快就是大半个时辰过去,也是这时,有人从这里经过,发现了他们,个个露出诧异的表情。

    “这不是慕阳峰的柳承师兄吗,怎么会在这里?”

    “那是慕阳峰的刘莽师兄,那边……都是慕阳峰的人。”

    “他们,好像是在修整落仙峰的石台阶?是这样吗?”

    “好像……似乎……的确是啊。”

    “这,这是怎么回事?”

    见着这一幕,许多人都是满脸古怪。

    柳承六人的脸颊火辣辣一片,他们堂堂慕阳峰弟子,在门内修炼已经有两年多,如今却被别人这般围观,而且还是在落仙峰上修整残破的石阶,这脸面可是丢大了。他们一个个都是低着头,心中对林天的恨意可谓是达到了顶点。

    “别偷懒!”

    冷音响起。

    随即,一道剑芒自落仙峰峰顶飞来。

    六人齐齐一颤,赶紧又动了起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此时,他们难以反抗。

    落仙峰脚下,许多人抬头望向峰顶,因为落仙峰如今并不高,因为这些人都是修士,依稀间便是有人看到了在峰顶忙碌另外几道身影,个个都是脸色大变。

    “这……”

    “有人在峰顶整理那座殿宇,还有人在修木桌,搬石凳,都是慕阳峰的人。”

    “那个新入主落仙峰的人,居然提着剑在恐吓?!”

    “我的天,他居然逼着慕阳峰的人在这里干苦力?”

    “逆……逆天了!”

    一众人目瞪口呆。

    很快,消息如同长了翅膀般,转眼间传遍了整个无极仙门,新入主落仙峰的新人废材,将慕阳峰十二个师兄扣在了落仙峰做苦力,整理残殿,修理石台阶,新建木桌石凳,顿时间令的整个无极仙门轰然大惊,宛若是晴天霹雳一般。

    随后,密密麻麻的无极仙门弟子朝着落仙峰冲去,当见着柳承等人真的在落仙峰山腰上修整着石台阶时,当看见峰顶上整理着残殿的蓝衣青年等人时,当看见持剑而立的林天时,一众人皆是瞠目结舌,仿佛见鬼了一般,差点当场石化。

    “居……居然真的扣下了慕阳峰一群师兄!”

    “柳承等人可是识海六重天强者啊,居然被那人扣了下来,这……”

    “那个人,貌似是叫林天,他,有那么强吗?柳承等人居然不是对手?”

    “我的天,这……这怎么回事啊!”

    “眼花了,一定是眼花了!”

    不少人惊的不行。

    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来到落仙峰脚下,随即个个都是变得目瞪口呆。

    一个入主废弃了的落仙峰的人,居然将正值辉煌的慕阳峰的弟子扣了下来做苦力,这个画面简直太劲爆了,堪称是无极仙门历史上最令人瞠目结舌的一件事。

    人群中,一个紫衣少女出现,盯着眼前这画面,不由得张了张嘴巴。少女自然正是白秋,扫了眼脸色铁青的柳承等人后,便是登上落仙峰顶,一把拉过林天:“你这家伙真是太坏了!”话虽如此,白秋却是忍着笑意,显然是觉得很有趣。

    “哪有。”

    林天摇头,将事情的经过简单说了下。

    白秋瞪眼,气道:“太过分了,别放走,让他们把峰上的花草树木也修剪下!”

    林天:“……”

    这丫头真是个小恶魔,落仙峰虽然废弃了,可却也是很大,真要将峰上的花草树木也给修剪一下,没有个三五月,哪里能够做的到。

    顿了顿,他将白秋拽到一边。

    “喂!干嘛!”

    白秋道。

    林天扫了眼四周,问道:“你是白家的人?”

    白秋撇嘴:“废话,我姓白,不是白家的人,难道还是黑家的人。”

    林天额上冒黑线,忍不住敲了下白秋的额头,他问的是上古白家!

    “敢敲我!”

    白秋磨牙,一把抓住林天的耳朵。

    “撒手!”

    “不干!”

    林天:“……”

    费了老大劲,林天才将白秋拉开,道:“认真点,你是不是上古白家的人?”

    “你知道了?”

    白秋撇嘴。

    林天哑然:“还真的是。”对于白秋的直接,他有些诧异,也有些感动,上古白家可是第二重天域的顶级大势力,对方有着“上古白家人”这等身份,却是一点也不隐瞒他。顿了顿,他又问道:“对了,我看典籍上的记载,白家居于十大教之上,对比起来,你们白家能比无极仙门强大多少?”

    白秋盯着林天:“你想知道?”

    “当然。”

    林天点头。

    白秋双睛眯成了月牙状,笑道:“简单点说,我家大人若是愿意,无极仙门这样的大教,弹指间就能灭掉。”说着,白秋划出掌刀,照着林天的脖子抹了下。

    “弹指间就能灭掉?”

    林天心惊,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

    无极仙门传承的岁月也算非常悠久,可在上古世家面前,却只是小绵羊?这么说来,上古世家该得是有多恐怖?该不会是有大道境甚至悟真境强者坐镇吧?同时,他盯着白秋,也有些诧异,从白秋话语中的“我家大人”来看,白秋在白家的地位貌似很不一般,否则不可能随口就说出“我家大人”这四个字来。

    “上古世家和传承圣地,底蕴很可怕的,你以后可千万别招惹这几个大势力的人。”白秋难得的有些郑重,随即,她又显得有些懊恼起来,道:“无极峰的那个老狐狸峰主也知道了,都不肯教我无极峰的那几道出名的神通!”

    “肯教你才怪了。”林天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道:“话又说回来,你现在貌似才识海境界,就算得到了神通又如何,没有通仙境的修为,还不是不能修炼使用。”

    白秋诧异的盯着林天:“你白痴吗?”

    林天:“……”

    “能不能好好说话!”

    他黑着脸道。

    白秋撇嘴,道:“谁告诉你只有到了通仙境才能修行神通?”

    “难道不是,神通不是需要神力才能运转,而神力,得到通仙境才能有吧。”

    林天皱眉。

    “真傻。”

    林天:“……”

    白秋伸出纤细的手指在林天眼前晃了晃,道:“以斧头砍树来说,给你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把真元看作是钝斧头,把神力看作是锋利斧头,同样是一个人,使用两把不同的斧头,你敢说,钝斧头就砍不倒树?”

    林天微惊:“这……”

    “能砍倒的吧,无非就是砍倒树木所花费的时间要比锋利斧头长一些而已。”

    林天静了下来,沉声道:“你的意思是,真元也能使用神通,不过是比依靠神力施展出的神通威力要弱一些?”

    “孺子可教也,就是这样。”

    白秋点头。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