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上古世家,即是指从上古时代传承下来的大家族,无论本身实力亦或是传承底蕴,都是惊人的强大,非常吓人,为第二重天域最顶级的大势力。林天盯着手中古籍,看着“上古白家”这四个字,脸色忽而就变得有些怪怪的。

    “那个自恋的丫头,不会是上古白家的人吧?”

    他心中暗道。

    想一想,白秋虽然很自恋,不过气质确实非寻常人可比,带着一种贵气。

    “可是,如果是白家的人,跑无极仙门来做什么,只是为了那宗天演神术?”

    林天自语。

    顿了顿,他摇了摇头,懒得多想了。

    盯着这古籍,倒是还有另一个地方让他诧异,这第二重天域居然还有妖族的圣地,足以和人族圣地和上古世家分庭抗礼。这也就是说,第二重天域内的妖族圣地有着许多化形的御空境大妖,也有不少通仙境妖王,甚至可能有大道境妖尊。

    “这就是第二重天域,果然远非第一重天域可以相比。”

    林天自语。

    第一重天域里,类似焚阳宗这样的宗门,就算是已经居于世界最顶点的势力了,然而在这第二重天域里,像焚阳宗这样的门派却少说也有数百个。而且,他发现在第二重天域里,就算是一些普通凡人也能寻到简单的武技功法来修liàn,所以,这片天域的散修非常多,称的上是一片真正的修者世界。

    顿了顿,林天翻开无极仙门自身的典籍,看了下无极仙门的发展史以及各种门规,其中有一条引起了他的注yì:“各主峰的弟子不得擅闯其它主峰,想要进入,需在主峰下请示,否则当重处,任何人不得求情阻拦。”

    “落仙峰虽然废了,不过也曾是无极仙门的主峰之一。”

    他自语道。

    林天在藏经殿翻阅了不少典籍,直到两个时辰后才走出大殿,朝落仙峰走去。

    无极仙门内,不少弟子来往,见着林天后,许多人都是对着林天指指点点。

    “看那边,那个自主到落仙峰修liàn的人。”

    “就是他?”

    “可不就是,自作聪明,依靠那种方式而留在无极仙门,可惜却只能受辱。”

    “真是幼稚。”

    “落仙峰若非曾经是一座主峰,关xì到无极仙门的地底灵脉走向和交织,早就被门主和长老们移走了,哪还会继续存在,给一些资zhì平庸的人以可趁之机。”

    “也算不上可趁之机吧?毕竟,去了那落仙峰,便就只能修liàn无极仙门的普通武技,得不到门派的任何资源丹药,一切都得靠自己。算起来,去那废弃的主峰修liàn,只不过就是有了一个无极仙门弟子这层身份而已。”

    “对于一些废材来说,有这身份还不够吗?走出去,单凭这层身份,就足以让一些不知情的散修和小门小派的弟子们忌惮了,说不定还能获得不少好处。”

    “也是。”

    “不过在门派里可就惨了,有那么几座主峰的弟子可是非常厌恶进入落仙峰的人,据说过去的数十年里,但凡进入落仙峰修liàn的人,都是一直遭受着那几座主峰的弟子的羞辱,不仅在修道一途上一无所得,反而是经常挨揍遭难。”

    不少人小声议论。

    林天如今的神识很强大,尽管这些人的声音不算大,但是他依旧听的很清楚。只是,他并不怎么在意,说起找麻烦,之前,清晨时分便就已经有人找过麻烦了。

    很快,循着熟悉的路,他回到落仙峰底部。

    通往落仙峰的台阶原本已经很破败了,不过这个时候,他却是在破败的石台阶上看到了不少剑痕,令原本就有些破败的石阶变得更加破烂,许多地方的泥土都被斩了出来,而且,这等剑痕,竟是一路延伸到了落仙峰之上。

    林天脸色微沉,沿着破败的石阶,朝着峰顶走去。

    落仙峰并不算太高,很快,他便跨过了大半石阶。

    “砸!”

    “那边的木桌石凳,也别留下,毁了!”

    “喀!”

    远远的,林天听到有人的声音,以及物体破碎的声音。

    他的步子更快了些,很快便就登上了峰顶,来到峰顶的残殿前,放眼望去,残殿前站着不少身影,清晨时分来找麻烦的蓝衣青年七人赫然正在其中。他偏头望去,原本被他整理好了的残殿变得更破烂了些,其中被丢弃进了不少碎石枯草,他亲自制作的简单木桌被砸坏,寻来磨好的石凳也被砸烂,丢到了一边。

    顿时间,他的脸色彻底冰冷了下来。

    见着林天出现,残殿前,一众人皆是停了下来,齐齐望向林天。

    “柳师兄,就是他打伤的我们!”

    蓝衣青年寒声道。

    蓝衣青年旁边,其它六个青年自然也来了,都是狠狠的盯着林天。清晨时分,他们七人被林天踹下落仙峰,寻了丹药疗伤,随后找到了自己主峰的五个识海六重天的师兄前来落仙峰寻仇,发现林天不在峰里,便就砸了木桌和石凳出气,更是寻到了不少碎石枯草来,将之堆砌在林天整理好的残殿内。

    此时见着林天回来,七人都是冷笑起来,眸子很是阴毒。

    “新入宗门便就打伤我慕阳峰弟子,这位师弟,你未免有些过于张狂了。”

    一个白衣男子冷道。

    白衣男子名为柳承,正是蓝衣青年寻来的五个识海六重天强者中的一人。

    林天脸色冰冷,一步步朝前走去。

    柳承脸色微沉:“新人,我在和你……”

    “砰!”

    林天来到柳承身前,直接抬腿,一脚将柳承踹飞,狠狠撞在不远处的残殿上。

    如此一幕,顿时令其余人皆变色。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我们慕……”

    “啪!”

    林天脸色冷漠,一巴掌抽出,将另一个识海六重天强者拍飞,血溅空气中。

    他不过是去藏经殿看了会典籍,回来之后,整理好的大殿却被塞入满满的碎石枯草,他亲手制作的木桌石凳被人毁掉,尽管这不算是什么大事,但是如此恶劣的行径却让他难以忍受,根本就不想和这一行人多说什么,直接出手镇压。

    “你敢如此!”

    “砰!”

    又是一脚,另一个识海六重的强者被踹飞,滚落出去七丈远。

    “诸位师兄小心,这个人肉身很强!”

    蓝衣青年叫道。

    铿的一声,一道剑气飞来,直接将蓝衣青年贯穿,血水溅射虚空,鲜红刺目。

    “啊!”

    蓝衣青年惨叫,捂着受伤的腹部,蹬蹬蹬的后退。

    这一刻,盯着林天,蓝衣青年眼中流露出了恐惧之色,他被一剑贯穿了腹部!

    “铿!”

    “噗!”

    又是一道剑芒扫过,蓝衣青年惨叫,左手臂膀被贯穿。

    林天斩出剑气,不过却避开了蓝衣青年的要害,他初来无极仙门,和门内弟子争斗并不算什么,可如果杀了人,便就是另一种情况了,他现在可敢随意杀人。

    “啊!”

    蓝衣青年惨叫,脸色变得无比苍白。

    随着蓝衣青年一起的另外六个青年心悸,就在这时,第四个识海六重的慕阳峰师兄跨前一步,抽出一柄森森长剑,盯着林天寒声道:“很好,胆子真的很大!”

    林天没有什么可说的,一晃而过,瞬间来到这人眼前,速度之快堪称骇人。

    “你……”

    “砰!”

    林天抓着这人的脑袋,右腿膝盖狠狠顶在这人腹部,顿时令的这人惨叫,捂着肚子半蹲在地,痛的额上冷汗都流了下来。

    四周,所有人都震住了,包括未曾动手的第五个识海六重的慕阳峰师兄,更包括蓝衣青年七人,个个心惊胆寒,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新入主落仙峰的人竟然这般恐怖,识海六重天的修为在其手中居然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你这样的人,怎么会到落仙峰来?”

    第五个识海六重的慕阳峰师兄沉声道,神色变得无比凝重。

    林天抬手,直接一道剑气斩过。

    “你这……”

    “噗!”

    剑光扫过,将这第五人扫飞,口中吐血,狼狈的倒在地上。

    转眼间,蓝衣青年带来的五个识海六重强者,全倒在了地上,无一人是对shǒu。

    林天面无表情,逼向随着蓝衣青年的另外六人。

    “你……你想做什么?!”

    六人恐惧。

    林天脸色冷淡,逼向前去,直接动手,抽向其中一人的脸颊。

    “啊!”

    “新来的,你敢……啊!”

    “我们,啊……”

    “砰!”

    “别,别打……砰……”

    “住手,我们大师兄若是知晓,一定……啊……”

    “停,啊……快停下!”

    林天眸子淡漠,对着六人先后动手,令的个个惨嚎,眼中都露出了恐惧之色。

    当然,林天xià手很有分寸和讲究,每一次都是避开了要害,既能让这些人感觉到锥心的痛楚,又不至于伤到这些人的经骨。

    一时间,落仙峰上惨叫不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天停了下来,手中多出一柄宝剑,森森剑锋直指一行人:“把殿宇内的碎石枯草清理干净,毁掉的木桌给我修好,石凳给我搬回来,你们以利剑破坏掉的石台阶也给我修补好,我要完整的石台阶!”

    “什么!”

    “殿宇内的碎石枯草,我们可以清理干净,毁掉的木桌石凳也可以还给你,但是石台阶本就残破不堪,你居然要我们弄出完整的石台阶,这太过分了!”

    “这绝对不行!”

    一行人脸色铁青。

    林天脸色冷漠,铿的一声震动出刺耳剑啸:“你们现在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

    “你……”柳承脸色阴沉:“你胆子太大了,真敢如此,我们峰主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林天偏头,直接一脚将柳承踹飞。

    “落仙峰好歹曾经是无极仙门五十主峰之一,尽管后来没落了,依旧改逼àn不了它曾是宗门主峰的事实,你们如此闯入落仙峰行破坏之事,让那些曾经在辉煌时期于落仙峰修行过的前辈们情何以堪?你们这等行为,不仅违背了门规,更是在辱及当年的历代落仙峰峰主,我纵是废了你们,你们峰主也难以多说什么!”

    林天冷冰冰的道。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