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道图环绕,盘旋在老酒鬼头顶,交织着无尽神秘的纹络,林天一遍一遍的凝视,却是根本看不透。而且,这幅场景令他心惊,这是武技吗?这种感觉,就仿佛是当初紫精灵在黑暗森林斩杀莫伊时候那般,一样的震hàn人心。

    虚空上,四大妖影的脸色彻底变了。

    “这幅图……不会有错,太像了。”

    “一副图,他现在,处在大道境。”

    “四象封印!

    四人盯着老酒鬼,再也没有了之前的从容和冷漠,喝道:“人类,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古之天尊才能掌控的封印术!”

    不远处,林天的脸色当即变了。

    “大道境?!古之天尊?!”

    盯着身前的老酒鬼,林天满脸不可置信之色,现在的老酒鬼,处在大道境?

    怎么可能!从皇城到焚阳宗,这才多久时间,老酒鬼就算天资再惊人,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从御空境达到大道境啊,这中间,可是还横着一个通仙啊!

    尽管背对着林天,老酒鬼似乎也知道林天在想什么,道:“当年跨入通仙境后,我以四象封印镇压己身,从炼体期重新修行。你在皇城见到的御空境,是我第三次重修。”说着,老酒鬼并不给林天思索的机huì,接着道:“晋升通仙境时,小心天劫,真元与神力的转变,会令一些大道降下杀伐雷霆。另外,达到通仙境后,你要接触的法不再是武技,将会是神通,就如同这四象封印术。”

    林天整个人都懵了:“等等!你这,重修,天劫,神通……”盯着身前的老酒鬼,林天感觉这个男人,自己有些不认识了。

    “听一点就好,没有必要知道太仔细,等到了那个时候,你自然会明白。”

    老酒鬼道。

    说着,老酒鬼的身体散发出了更加炽烈的光芒。

    “接下来,说大道境,达到这个领域后,将以悟道为主,因为大天地间存在着无尽大道,在这个阶段,修士感悟大道,领悟大道,并将之淬炼。这个阶段的修liàn比较抽象,不好描述,到时候,你自己便能理解。”

    老酒鬼说道。

    “嗡!”

    一团团神辉自老酒鬼体内冲出,其头顶凝聚出第二张道图和第三张道图。

    随着第二张道图和第三张道图显化,老酒鬼身上的气息再次直线式攀升。

    远处,四道身影脸色再变:“还有!?”

    “该死,居然带着三层封印!”

    “悟真境!”

    四人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

    此时此刻,老酒鬼身上的神芒浓郁到顶点,三重道图显化而出,老酒鬼彻底变了一个人,不是长相变了,而是气质变了。这一刻,林天只觉得身前那原本不正经的男人仿佛化作了一个顶天立地的伟岸男子,宛若一面丰碑。

    老酒鬼望向苍穹:“悟真第二重,这就是我现在的极限了。”

    林天狠狠一颤,眼中彻底被震hàn覆盖。

    “悟真第二重?!”

    他张口结舌,难以平静。

    御空境界后,通仙,大道,悟真,涅槃,混沌,老酒鬼居然已经达到了悟真境!渐jiàn的,他不由得苦笑起来,这就是当初横扫四大宗门所有天才的绝世人杰吗,那些年里,所有人都以为颓废了的男人,居然无声无息间达到了这等高度。

    “悟真!”

    林天拽紧了双拳,突然觉得无比自豪,自己的师傅竟然这么强。

    盯着老酒鬼,三重道图盘旋头顶,神秘到近乎梦幻,令他忽而一阵向往。

    “想学吗?”

    老酒鬼背对他道。

    林天点头:“想!”

    老酒鬼一笑,一道神光飞出,径直没入林天眉心。刹那间而已,林天感觉自己的脑海中多出了许多东西,各种神秘符文飞舞,各种大道痕迹交织。

    “神通,四象封印,可封天xià万物!”

    他不由得自语出声。

    只是扫了一眼识海,他便被这四象封印术深深吸引住了,忍不住颤抖起来。

    这便是神通?

    相比武技,根本就是天地之差啊!

    一道冷哼响起,虚空上,四道妖影中有人开口,冷冷的盯着老酒鬼道:“人类,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得到的这则封印术,不过,你以为古之天尊开创的无上秘法是谁都能修liàn成功的吗!给予普通人,不过只是徒劳而已。”

    “我能修成,我的弟子,一样可以。”

    老酒鬼显得云淡风轻。

    喀的一声,老酒鬼头顶,三重道图碎开,化作星星光芒没入老酒鬼体内。

    林天感觉到,老酒鬼的气息彻底稳定了下来,强盛若惊虹。

    “好强!”

    他忍不住拽紧了拳头。

    前方,老酒鬼动了,缓缓腾空,来到与四道妖影同一高度。

    “接下来,该动手了。”

    老酒鬼道。

    盯着对面的四道身影,始中随性的老酒鬼,脸上生出了淡淡的沧桑。

    一道冷哼响起,四道身影的眸子再次变得冷漠起来。

    “人类,你确实很强大,不过,凭这点实力,真以为能够对付的了我们?”

    其中一人道。

    “轰!”

    “轰!”

    “轰!”

    “轰!”

    四道巨大的妖光冲入苍穹,狂暴的气息扩散,震碎了一片片虚空。

    林天顿时一颤,忍不住后退了几歩,这等气息,似乎是一点也不比老酒鬼弱。

    “当年,我们每个人都将悟真境走到了尽头。”

    四道妖影冷冷的道。

    狂风卷起老酒鬼的披肩长发,只是,老酒鬼的脸色却很平静。

    “你们也说了,那是当年。”盯着四人,老酒鬼身边的空间扭曲起来:“当年,你们妖族和其它几个传承为了某宗重宝而在这层天域大战,涂炭万物生灵,不想却惹出了一个隐居在这片天域里的堪比古之天尊的男人,其它几个传承的人因惧退去,你妖族自以为有妖皇存世而不肯离开,结果被封印至今。当年那个男人因为仁慈而没有杀你们,但是封印你们到今日,你们可还有昔年的巅峰战力。”

    四尊妖影顿时变了颜色。

    “你不是那个时代的人,怎么会知道当年的事!”

    其中一人寒声道。

    老酒鬼道:“当年的事,上层天域的古籍中记载的很清楚,天xià人皆知。你以为当年那些退走的人会直接将这等事忘却掉?总还是有些人会把那些事记载下来,让后世子孙知晓。另外,能够讽你妖族几句,对敌对传承而言,自非坏事。”

    闻言,四尊妖影顿时怒极。

    “那个该死的男人!”

    “我族妖皇若是亲临,岂容他张狂!”

    “可恶啊!”

    四人咆哮。

    上古时代的败绩,居然被人记载到了古籍上,这无yí是一件非常羞耻的事。

    远处,林天心惊,自己这是听到了些什么啊。

    “老家伙,你,你去过上层天域?!”

    林天瞪眼。

    “之前就告诉过你,上层天域可没有这重天域这般好,那里的争斗更残酷。”

    老酒鬼道。

    老酒鬼没有正面回答林天的问题,不过意思却很明显,的确去过。而这个时候,林天也是想起了在焚阳宗时,老酒鬼确实和他说过这等话,当时他还为此撇嘴,认为老酒鬼只是随口说说,却不想,老酒鬼真的到过上层天域。他转念想一想,便是更加确信,毕竟,老酒鬼可是已经达到了悟真境界。

    老酒鬼盯着四人,道:“按照上层天域的妖族称谓,御空境为大妖,通仙境为妖王,大道境为妖尊,悟真境为妖神,涅槃境为妖圣,混沌境为妖皇,你们四人皆是妖神,在整个妖族中的地位虽不算很高,不过也不算差了。”

    盯着四人,老酒鬼一步步跨了过去。

    此刻,一道道神光交织在老酒鬼体外,将之承托的宛若仙王。

    “人类,休要张狂!”

    “如你所言,我四人确实不复巅峰状态,不过,如今也足有悟真第三重的战力,而我们,有四人!一般的悟真四重天修士来了也只能是一死。如今,凭着你一人,凭着区区悟真第二重的修为,也想与我们四人抗衡?”

    “这等修为就敢出现在我们面前,找死而已。”

    “愚蠢!”

    四人眸子冰冷。

    远处,林天顿时脸色一变,被封印了这么久,这四人居然还能有这么强大。

    “所以我说,原本还想拖一段时间再来斩你们。”老酒鬼脸上挂着淡淡的沧桑,步伐却没有丝毫改逼àn:“只是,谁让可爱的弟子将你们放了出来,纵不为青宣,我也得来,毕竟,不能让弟子死在师傅前面,这也是师傅的职责。”

    林天一颤,不由得拽紧了拳头。

    “不过……”老酒鬼望向四人,淡漠道:“你们也别太自以为是,被称作是天才妖孽,我们师徒最擅长的事便是……跨境界作战。”话落,老酒鬼的身影突兀消失,瞬间出现在一尊妖神身前,直接一拳挥了出去。

    “你……”

    “噗!”

    四尊妖神中,其中一人横飞,半边脸颊都被打碎了,血骨满天四溅。

    “好快!好强!”

    林天顿时一惊。

    居然,一拳便打碎了一尊妖神的脸颊!

    “人类!”

    低沉的冷音响起。

    远处,被抽飞的那人定住身形,破碎的脸颊光芒交织,溅射出去的血与骨竟然生生自空中飘回,眨眼间而已,这人恢复了原样,看上去仿佛没有受到一点伤!

    “不必惊yà,当修为达到大道领域后,纵然躯体被斩的四分五裂,也可于短时间内重塑体魄,而更高层次的强者,甚至可以滴血重生。刚才那一拳,对于妖神级别的妖族强者而言,自然算不得什么,挠痒罢了。”

    老酒鬼道。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