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    ,!

    几道强大的身影瞬息即至,来到焚阳宗上空,林天一眼便是看到了其中两个人,七玄阁的易正伤,琴幽谷的徐玥,再看看两人身旁的另外四人,四人皆散发着和白云飞相似的气息,显然是修有相同的功法,这让林天心头一沉。,

    “百炼坊的人!”

    他心中自语。

    百炼坊的御空强者来焚阳宗,他隐约猜到了些什么,顿时升起一股不祥之感。

    这个时候,焚阳宗其它弟子自然也见到了这一幕,一个个都是露出惊讶之色。

    “六个御空强者!”

    “那不是琴幽谷的徐玥长老吗?”

    “还有七玄阁的易正伤长老!”

    “另外四人,那里……百炼坊的主人!”

    “这……到底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被惊住了。

    “诸位这是何意!”

    焚阳宗后山,五道身影走了出来,为首的一人赫然是焚阳宗主。焚阳宗主身后跟着四个老者,分别名为罗禹,涂孛,扬修,赵霍,正是焚阳宗的四大长老。

    盯着对面六道身影,焚阳宗几个巨头的脸色皆有些冷淡。

    这般闯入焚阳宗,可以说是对焚阳宗的藐视。

    “李宗主勿怪。”对面的六道身影中,百炼坊主站了出来,开门见山道:“不久前,听闻你宗门一弟子害死我百炼坊穆宏长老的亲孙,随后,穆宏长老的弟子白云飞前来焚阳宗讨个公道,也是那时,白云飞发现了另一件事,你宗门的那个弟子竟还偷学有我百炼坊的百炼秘法!我想,李宗主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这次前来,便是希望李宗主将那个弟子交予我百炼坊。”

    远处,林天听着这话,脸色顿时一寒,果然是冲着他来的!玉无双说过百炼坊不会轻易放过他,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直接杀到焚阳宗内部来要人了!

    “这……”

    “百炼坊主,这个宗门的长老们,亲自来要人了?!”

    “还有七玄阁的长老和琴幽谷的长老也各来了一人,是支持百炼坊吗?”

    焚阳宗不少弟子动容。

    “葛宗主,你百炼坊的最强秘术什么时候那么好偷学了?一个识海修士都能到你百炼坊偷学到百炼秘法,你百炼坊貌似没有那么脆弱吧?”焚阳宗主的脸色沉了一些:“我焚阳宗没有任何人修行过百炼秘法,诸位可以回去了。”

    百炼坊主眯起双眼:“百炼坊虽然戒备森严,不过,小人难防。”

    “李宗主,事关一大宗门的最强秘术,还请不要太过维护门下弟子,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易正伤开口,道:“不久前,易某人的徒儿从琴幽谷返回,便是阐述了在琴幽谷发现的异事,焚阳宗有人会百炼秘法。”

    “这件事,老婆子亲眼所见,那孽障同时掌控十五件宝器剑伤了老婆子的弟子,确确实实是百炼坊的百炼秘法。”徐玥冷漠道:“李宗主,你还是交出那孽障比较好,莫要为了一个下三滥而毁了四大宗门的和睦。”

    远处,林天脸色一寒:“王八蛋!”

    同一时间,另一道声音响起,涂孛不爽的道:“骂谁下三滥呢?你个老妖婆才是下三滥。看你满脸褶皱,目露阴光,我老人家还以为见着鬼了。”说着,涂孛撇了撇嘴,一脸不屑的表情,嘲讽之意再明显不过了。

    “你说什么!”

    徐玥顿时生怒。

    涂孛冷笑:“骂你呢,阴毒的女人,不对,阴毒的老妖婆。”

    徐玥怒极,剑气冲霄,森毒的盯着涂孛。

    “李宗主,还请将那人交予我百炼坊,百炼坊在此谢过。”

    百炼坊主道。

    焚阳宗主神色冷淡:“你百炼坊的最强秘法,不要说其它宗门的人触及不到,就算你百炼坊的绝大部分人也修行不了,试问我焚阳宗的弟子,如何可能得到百炼秘法?奉劝诸位一句,活了一把年纪,不要太不要脸!请回!”

    百炼坊主依旧眯着眼,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李宗主,你想吞并我百炼坊的最强秘法吗!”

    百炼坊一人寒声道。

    这人名为骆高,修为处在御空三重,为百炼坊的一个长老。

    “笑话!”焚阳宗主的表情更冷了一些,道:“不过是见着有人施展出了与百炼秘法相似的术,便一口咬定是你百炼坊的武技,想要夺过去,当真以为我焚阳宗的人都是傻子?再说一次,别太不要脸面,请回!”

    骆高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微有冰寒。

    “既然李宗主执意要维护偷学我百炼坊秘术的贼子,那我等便只能硬抢了!”

    百炼坊主道。

    “你可以试一试!”

    焚阳宗主冷道。

    同一时间,焚阳宗主身后,四个长老身上皆散发出了寒意。

    见着这一幕,焚阳宗的一些弟子皆是脸色大变。

    “这……”

    “他们,要战不成?”

    “都是御空强者啊!”

    许多人惊骇。

    御空强者的战斗,破坏力可是恐怖的很,许多人都不由得朝远处退去。

    百炼坊一边,一个长老道:“散开神念,先寻到那小畜生!”

    “找到了!”

    几乎只是一瞬间,易正伤开口。

    御空强者的神识力可是非常惊人的,只是一扫,易正伤便发现了林天的所在位置,一晃身便闪到林天近前,抬手抓了过去。

    林天脸色微变,快速后退。

    易正伤冷笑,出手的速度更快了几分。

    “滚!”

    一道冷声响起,罗禹闪身出现在林天身前,一掌拍出。

    两大御空境强者碰撞在一起,顿时间狂风荡起,生生崩碎了附近的几株老木。

    易正伤被震开,罗禹也是后退了几歩。

    “多谢罗长老。”

    林天上前道谢。

    刚才实在有些险,他没有想到易正伤瞬间便就朝他冲来,速度太快了。

    罗禹摆摆手,笑道:“无妨,应该的。”说着,罗禹望向对面的易正伤:“你来淌这浑水,七玄阁主可知晓?”

    “相助百炼坊收回被偷走的秘法,阁主会支持我的做法。”

    易正伤淡漠道。

    “这么说来,就是私自行动了,百炼坊给你的好处,不少吧?”

    罗禹道。

    易正伤眸子一凝:“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罗禹摇头:“虚伪。”

    “虚伪,没眼光,不要脸,他就是这么一个人。”林天在这个时候接过罗禹的话,道:“当初他在北炎皇城看中了一个宝贝弟子,想要引入七玄阁,结果那人仗着被宗门看中而为所欲为,为了抢我宝药挑衅我,结果被我隔着数个小台阶打败,最后更是死在我手中,那个时候他就想杀我来着,可惜没能成功。”

    “在琴幽谷时,他的另一个宝贝弟子,七玄阁的狄文虹,也是被我隔着两个小台阶碾压了,他心里肯定就更不舒服,因为实在太过丢脸吧?对我的杀心自然也就又增加了些。”说着,他看向易正伤:“我分析的对吧,易前辈?”

    他将“前辈”二字咬的格外响亮,讽刺的意味非常浓郁。

    “什么?”

    “这个家伙,隔着两个小台阶碾压了七玄阁的狄文虹?!”

    “这,那狄文虹可是七玄阁的核心弟子啊!”

    听着林天的话,焚阳宗不少弟子皆变色,瞪直了双眼。

    罗禹望向易正伤:“还有这样的事?”

    也不知道罗禹是不是故意问这句话,总之,易正伤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那小子的弟子,果然够强!”

    涂孛大笑起来。

    这笑声落在易正伤耳中,无疑非常刺耳。

    “倒还是个牙尖嘴利的小辈,诸位,拿下。”

    百炼坊主道。

    “嗖!”

    “嗖!”

    “嗖!”

    顿时间,包括百炼坊主在内,几个御空强者竟是全都朝着林天冲去。

    “小畜生!”

    徐玥眼神阴毒,脸颊冰寒。

    也是这时,一道冷哼响起。

    “你们当我焚阳宗是什么地方,是想闯就能闯的吗!”

    焚阳宗主喝道。

    随着话落,轰的一声,整个焚阳宗都震动起来。刹那间,焚阳宗的各个角落皆是生出了一道道阵纹,随即,璀璨的光束冲起,每一道都带着磅礴的杀意。

    “护山大阵!”

    有焚阳宗弟子惊喜的叫道。

    林天有些惊讶,扫视四周,心中不由的一凝。他本身就是控阵师,而且还是四阶水准,自然能够察觉到这等大阵的可怕,虽然只是六阶级别的杀阵,但却刻印下了不止一座,似乎是有五六座聚合在一起,非常恐怖。

    “一群老不要脸的东西,今天得狠抽你们一顿才行。”

    涂孛冷道。

    此时,焚阳宗的几个巨头皆是脸色不善。

    然而,身处这等可怕的杀阵中,百炼坊的几人却是显得很镇定。

    “抽我们?恐怕并不可能。”

    百炼坊主淡淡道,随着他的话语落下,焚阳宗再次颤动,自地底冲起的杀光顿时间全部粉碎,一些原本亮起的阵纹瞬间便是暗淡了下去。

    焚阳宗主等人皆变色:“怎么回事!”

    焚阳宗的护山大阵,居然失效了!

    “宗主!”远处,一个焚阳宗的执事浑身染血,踉跄着跑来:“大阵的阵心纹络被毁掉了,佐执事,楚轩和凌……”

    “噗!”

    一道剑芒从身后飞过,将这执事的头颅斩了下来。

    焚阳宗众人脸色一变,同时朝着那边望了过去,林天自然也不例外。只见着那道剑芒冲来的地方,三道身影站在一起,赫然正是焚阳宗的佐殇,楚轩和凌业。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