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宗门之主的话自然是至上的,没有人敢违背,顿时便有人前去通唤林天。

    “这次,看那孽障还如何活!”

    佐殇冷笑。

    浦安淡淡扫了眼佐殇,眼中满是讽刺。

    不多时,传唤的弟子赶回,称林天并不在住所处。

    “应该是在修炼,胥丰,你去各处看看。”

    浦安道。

    胥丰点头,快速离开。

    很快,一个时辰过去。

    这个时候,封妖峡深处,林天走了出来。七天七夜的修行,他将控兵术修炼到了小成境界,已经可以同时掌控十五柄下品宝器,这之后,他去深处寻了妖兽磨砺,以他如今的境界,施展控兵术后,普通的八级妖兽,他已经能轻易斩杀。

    林天走出老林,朝着封妖峡上走去。

    四周,不少人盯着林天,皆是动容,脸色惊讶。这一个时辰里,百炼坊的长老高徒到焚阳宗来要人的事可是已经传了个遍,连宗门之主都走了出来,几乎是所有焚阳宗弟子都知道了,此刻见着林天,个个表情古怪。

    林天扫了眼四周,自然感觉到了这些人的异样,不由得皱了皱眉。

    不过,林天也并没在意,抓着铁索往上,很快便是登入了宗门内。

    “林天?原来你在这里!”

    一道声音响起。

    远处冲来一个青年,有些气踹嘘嘘的样子,正是胥丰。

    “胥师兄,怎么了?”

    林天好奇。

    胥丰盯着林天:“发生了什么事,你都不知道?”

    “不知道。”

    “百炼坊有人来了,说你害死了百炼坊一个长老的亲孙,现在要求宗门将你交出来,让他们带回百炼坊。如今,连宗主和罗长老都被惊动了,都走了出来。”

    胥丰急道。

    林天微愣,随即冷笑,他知道胥丰说的是什么事了。

    因为他没有救中蛊毒的穆浩光,如今,百炼坊来找他麻烦了。

    “宗主让我来唤你,快走吧。”

    胥丰道。

    盯着林天,胥丰不由得叹息。

    “师兄,没事。”

    林天道。

    他看得出来,胥丰在替他担心。

    ……

    随着胥丰一起,很快,林天来到宗门前方的宽阔平台处。

    “宗主,长老,林天来了。”

    胥丰行礼,对着焚阳宗主和罗长老道了声。

    林天随着胥丰的目光望去,见着前方站着一个中年人和一个老者,中年人很俊朗,气息极强,而那老者则是淡淡的站在中年人身侧。林天一眼便就猜出了中年人是宗门之主,而那老者,应该就是罗长老了。

    同一时间,在另外一个方向,林天看到了一个白衣青年,正冷漠的望着他,而在这白衣青年身边,他看到了一个同样脸色冰寒的黑衫青年,这黑衫青年,林天自然认识,便就是那一日在古墓里陪在穆浩光身边的人。

    “林天,你胆子不小,竟敢残害百炼坊同道,知不知罪!”

    佐殇冷道。

    “佐执事,宗主和长老尚未开口,你这算是怎么回事?”

    浦安淡淡道。

    佐殇脸色一沉,却也是不再说什么。

    浦安望向焚阳宗主的方向,对着林天道:“林天,那边是宗主和罗长老。”

    林天自然明白浦安的意思,他望向中年人和老者,微微躬身行了一礼:“弟子林天,见过宗主,见过罗长老。”

    焚阳宗主定定的看着林天,一时间,一个字也没有,眼神更是显得有些深邃。

    一晃,便是过去了数个呼吸。

    “宗主。”

    罗长老提了一句。

    焚阳宗主点点头:“林天,有什么话说?”

    林天自然知道焚阳宗主说的是什么,不卑不吭的道:“回宗主,那日,弟子不曾对穆浩光动过一次手,穆浩光是死在蛊尸尸毒之下,与弟子没有丝毫关系。”

    “若非当时你打伤我,让我没能及时保护到少爷,少爷如何会中蛊毒!这件事,你焚阳宗的楚轩兄弟亲眼所见,你还狡辩!楚轩兄弟,请你为在下作证!”

    黑衫青年喝道。

    佐殇旁边,楚轩点头,道:“确实如此。”

    四周,一众围观者皆是哗然。

    林天淡淡扫了眼楚轩,随后望向黑衫青年:“我是打伤了你,不过,我想问一下,我为什么打伤你?你像疯狗一样跑来咬我,难道我要站着让你咬不成?”

    “你说什么!”

    黑衫青年脸色一怒。

    “听不懂人话?说你是疯狗,乱咬人,被打伤是活该。”

    林天道。

    “林天你什么态度!怎么和百炼坊的道友说话的!”

    佐殇喝道。

    林天眸子冷淡,指着黑衫青年,对佐殇道:“怎么和他说话?难道我要对他毕恭毕敬?请问,他是你爹,还是你妈,还是说,他是我焚阳宗的宗主或则长老?”

    “放肆!”

    佐殇大怒。

    浦安淡淡哼了声,道:“佐执事,林天话语虽然粗陋了些,不过,貌似并没有什么错,他们作为不同宗门的弟子,本就是平等,怎么说话,是他林天的自由。请你记清楚自己的立场,你是焚阳宗的执事,不是百炼坊的执事!”

    “你!”

    佐殇脸色一青,却是不知如何应对了。

    焚阳宗主和罗长老立在一边,表情平淡,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看着。

    黑衫青年盯着林天,咬牙切齿:“就算如此,最后少爷中了蛊毒,你明明有能力救助,却是不肯伸出援手,见死不救,若是你肯出手,少爷哪里会死掉!”

    闻言,林天不由得大笑。

    “我有义务救他?”

    林天不屑。

    黑衫青年脸色阴寒,死死握着拳头。

    佐殇这时开口,道:“我们四大门派同气连枝,百炼坊的朋友中了毒,你既然有能力救,却是不出手,最后导致其死亡,可以说,是你间接杀死了对方。”

    “佐执事,你实力不怎么样,强词夺理的本事倒是挺不错。”林天大笑,因为有能力救而没救,最后人死了,就是自己间接杀死了对方,对于这等言语,林天也是醉了:“看你一把年纪,难道都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焚阳宗一众弟子齐齐倒吸冷气,这林天,真是够胆大啊!当着宗主和长老的面,言语间居然也是丝毫不客气,竟是如此辱及佐殇。不过,这个时候,也是有着许多人理解林天,因为佐殇的话实在是让人很难恭维。

    “孽障!”佐殇怒极,望向焚阳宗主道:“宗主,你看看这是什么人,我好歹是宗门执事,他作为宗门弟子,却是对我没有丝毫敬意,如此品行,绝对不能留!”

    焚阳宗主表情平淡,偏头望向林天。

    “想要别人尊敬你,就得使自己具备让人尊敬的资格。”

    林天道。

    “这话说的不错。”

    浦安微笑。

    林天和浦安一唱一和,令得佐殇脸色极为阴沉,说了这么多话,可是,他每一次开口都没有讨到半点好处。

    白云飞这个时候上前一步,对着焚阳宗主行了一礼,道:“宗主,无论如何,家师之孙的死都和他林天有关系,为顾全焚阳宗和百炼坊的友谊,还请宗主将此子交予白云飞,毕竟,家师只有一个孙儿,必须有个交待才行。”

    白云飞很聪明,并不去与林天争执穆浩光究竟是如何死亡,他只需将林天带回百炼坊即可。他能肯定,焚阳宗主不可能会为了一个区区外门弟子而与百炼坊的长老生出争执,毕竟,论实力,他的师傅穆宏不比焚阳宗主差。

    林天脸色微凝,他不傻,自然知道白云飞在想什么。

    不远处,佐殇冷哼一声,显然是和白云飞想的一样。

    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落在了焚阳宗主身上。

    焚阳宗主定定的看着林天,数个呼吸后,望向白云飞:“修士世界,以强者为尊,你和他战上一场,胜了,随你带走他,败了,自己退回百炼坊,此事终结。”

    “宗主,不可!”

    浦安脸色一变,白云飞是御空境的穆宏一手培养长大,修为处在识海第四重天,比林天强大了太多,真若是一战,林天不可能有胜算,战败是百分之百的事。

    “浦安,宗主既已开口,你还多言什么!”

    佐殇冷哼。

    这个时候,佐殇心中是得意的,与百云飞一战,林天绝对只有败这个结局。

    白云飞眼中闪过一抹精芒,对着焚阳宗主行了一礼,道:“就依宗主之言。”

    说着,白云飞扫向林天,焚阳宗主让他和林天战斗,胜了才能带走林天,在白云飞看来,这不过是焚阳宗主不愿直接将林天交给他罢了,毕竟,直接将自己宗门的弟子交给其他宗门处置,这仿佛彰显着宗门对自己门下的弟子丝毫也不在乎,会让其它宗门弟子对宗门的归属感降低。而这个时候,若是立下一场战斗,胜了后带走林天,那就又不一样了,他的修为比林天强大很多,真若一战,必定是他胜,如此看来,焚阳宗主显然是在偏帮百炼坊。

    如此,白云飞的心也就彻底定了下来,带走林天,是必然的结局。

    “半个时辰后,演武场一战。”

    罗长老开口。

    说着,罗长老和焚阳宗主腾空而起,当先朝着宗门的演武场而去。

    楚轩走向白云飞:“白兄,我带你们前往演武场。”

    “多谢楚兄弟。”

    白云飞笑道。

    淡淡扫了眼林天,白云飞等人随着楚轩一起,去往焚阳宗演武场。

    林天面无表情,抬头望向焚阳宗主和罗长老,眼中闪烁淡淡幽光。

    “林天,这,唉。”

    胥丰叹息。

    “师兄不必担心。”

    “怎么可能不担心!那可是百炼坊穆宏长老的亲徒,修有百炼坊的百炼秘法,据说已经可以同时掌控九件兵刃,战力远比同阶修士强大,号称同阶无敌啊!”

    林天倒是一愣:“同时掌控七件兵刃?”

    听起来,怎么和控兵术有些相似?

    胥丰以为林天是被惊住了,解释道:“百炼坊,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这一派以炼器术为主,主修兵器,他们的门派秘术就是同时掌控数件兵器,完全以攻杀为主。这秘术,百炼坊也只有极少数人有资格修炼,非常可怕。”

    ps:第二更下午六点左右。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