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强横的气息一波一波的朝外扩散,林天站起身来,只感觉自己的力量一瞬间提升了十数倍,体内的真元滚滚而流,如同黄河在翻滚。而这并非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他感觉自己对天地万物的感觉都变得不一样了,以前看花是花,看草是草,但是现在却是能够看到花草内部有一丝丝奇异的液体在流动。

    他扫向一边,明明四周一片漆黑,视野内一片黑暗,但是,他的脑海中却是出现了前方十丈多远处的场景,有蚂蚁在地面上爬行。最后,他意念一动,竟是能够看穿自己的身体,五脏六腑,血液流动,真元流动,一切皆可见。

    “这就是识海境?这就是神识?”

    林天微惊。

    眉心处依旧散发着点点光芒,林天只觉得自己的感知力仿佛在一瞬间强大了数百倍,这种神识感知力,比灵魂力带给他的感知力要强大和敏锐了数十倍,这个时候,他甚至能够听到十丈外的飞虫震动翅膀的声音。

    林天握紧双拳,分明感觉肉身也强大了许多倍,体内仿佛有着使不完的气力,这个时候,若是再次和柳子辉一战,他甚至觉得,自己只需一剑就能斩杀了对方。

    深吸一口气,过去十数呼吸后,林天终于平静了下来。

    “用固元丹,巩固识海境修为。”

    他自语道。

    说着,他重新盘膝而下,吞下十枚固元丹,开始梳理真元和境界。

    ……

    转眼,又是三日过去。

    “已经过去十多天了,还没回来。”

    胥丰来到林天的住所外,看着里面,摇了摇头。这十多天,胥丰时不时会来林天的住所处看一看,可是,十多天过去,却始终不曾见到林天归来,他甚至想着,林天有可能是在杀死柳子辉后逃走了,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再次扫了林天的住所一眼,胥丰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执事堂……

    浦安眯着眼睛,望向执事堂外:“那位大人送回来的弟子,怎么看都不会是懦弱的人才对,说起来,那个小家伙现在到底在做什么,应该不可能死掉才对吧。”

    经过十数天的时间,焚阳宗关于林天杀死柳子辉的事并没有被人忘却,依旧维持着一定的热度,毕竟,林天一直未曾回到宗门,而佐殇也一直怀着怒意杀意,所以这十数天来,许多宗门弟子始终在时不时议论着这件事。

    “说起来,那个林天当真了不得。”

    “可不就是。”

    “宗门数代数十代数百代的新弟子中,谁有那家伙这般变态。”

    不少人嘀咕。

    林天才来宗门,便就痛揍了经常抢夺同门丹药的周阳五人一顿,随后,外门第一的柳子辉来找麻烦,却是被反邀上生死台,尽管柳子辉在佐殇的帮助下,在生死台上保住一命,却还是在封妖峡被林天截杀,哪能不让这些人惊讶?

    “这都十多天过去了,那个林天,似乎一直不曾返回。”

    “柳子辉毕竟是识海强者,外门第一,算是宗门的精英,杀死柳子辉,这可是件大事,宗门那里的责罚尚且不提,单单佐殇执事就不可能放过他,一个执事要杀一个普通的外门弟子,宗门根本就不会管。”

    有人嘀咕道。

    这里是封妖峡,平日间聚集了不少宗门弟子,因为经常有人前往封妖峡修炼。

    “这么说起来,那个林天,难道是逃了?”

    “这,倒是很有可能!毕竟,杀死柳子辉,算是摊上一件大事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和柳子辉一战时两败俱伤,杀死柳子辉后,自己也死在了妖兽口中。”

    “唔,这倒也确实有可能发生。”

    “总之,以后应该是见不到那个林天了。”

    不少人摇头。

    就在这时,远处的老林内,一个少年走了出来。

    在烈日的照射下,少年的脸庞显得有些模糊。

    “这个人,看上去很熟悉啊。”

    有人注意到了那边,右手放在额头上,遮住一些阳光,认真凝视。

    随即,这人顿时变色。

    旁边有人注意到了这人的表情,疑惑的望过去,脸色也是猛的一变。

    这之后,越来越多的人望过去,个个脸色动容。

    “是那个林天?”

    “居然回来了!”

    “这……”

    不少人心悸。

    少年自然正是林天,达到识海境界后,他在封妖峡内耗费了数日时间,以固元丹梳理真元,稳固识海境的修为,直到在将所有固元丹消耗掉后,他才离开了那里。如今,他的修为处在识海第一重,真元充沛浑厚,比之前强了太多太多。

    平缓的迈着步子,林天一步步走向封妖峡底部。

    见着林天靠近,四周,所有人齐刷刷的闪人,自主让开一条路来。

    对于这种场景,林天早已经是见怪不怪,所以丝毫也不在意,来到封妖峡底部,抓着一条锁链,很快就攀爬到了顶部,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中。

    “竟然还敢回来!?”

    “真是,这不是自寻死路吗,要是我,一定不会再回来!”

    “不过,他身上的气息好宁静,像是个普通人一样。”

    “额,我也有这种感觉。”

    “这个家伙,难道发生了什么事?之前我看过他的战斗,气息很凌厉的啊!”

    不少人嘀咕。

    此时,林天已经走出很远,跨步宗门内,朝着住所处走去。

    沿途,一些看到他的宗门弟子,无一不是面露惊色,齐齐震撼。虽然他才来到宗门不多久,但是名气却是已经远远的传播了出去,不知道他的人还真没几个。

    “这个狠人,居然还敢回来!”

    “牛!”

    “霸气!”

    “宗门怕是不会轻易放过他吧?”

    “先不说宗门,那个佐殇若是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会第一个就找上门去!”

    不少人嘀咕。

    这些人的声音都很小,但是林天如今达到了识海境界,自然很清楚的听到了这些人的对话。对此,他并不在意,循着熟悉的路,很快便是来到了住所内。

    走入房内,他的眼神顿时一凝,屋子被人弄的乱七八糟,桌椅等全部被毁掉了,显然是有人在他的屋子里撒气。且,十多天不曾回来,屋子里多了不少灰尘。

    林天扫了一眼,便是开始打理起来。

    “林天!”

    一道声音在门外响起,略显惊喜。

    一个青年走了进来,正是胥丰,得知林天回到了的消息,胥丰直接赶了过来。

    见着胥丰,林天微微一笑:“师兄,许久不见。”

    胥丰为人不错,他挺有好感。

    胥丰盯着林天手中的扫帚,扫了一眼屋子,道:“那个,佐执事得知你杀死柳子辉后,曾去封妖杀追捕过,无果后,又来屋子里找你,然后,便就……”

    说到这里,胥丰倒是说下去了。

    “我明白。”

    林天点点头。

    屋子里的东西是被谁破坏掉,他多少还是能够猜到一些。

    胥丰盯着林天,略微有些担忧,道:“师弟,你能联系到那位大人吗?这次的事恐怕有些麻烦,若是没有那位大人出面,你可能会……”胥丰知道林天的来历,因为看到过老酒鬼写的书信,如今,林天杀死了宗门精英柳子辉,无论是宗门和佐殇都会降下大罚,可胥丰相信,只要老酒鬼出现,定可保林天安稳。

    “找不到。”

    林天摇头,自然明白胥丰的意思。

    “这……那你回来干嘛,何不多躲些时日,或则干脆不回来,现在……”

    胥丰略急。

    虽然相处时间很短,可胥丰却是觉得林天很不错,不仅实力强大,且为人刚正不阿,如今林天将要面临宗门责罚和佐殇的为难,他自然是替林天焦急起来。

    林天明白胥丰的心意,心中也是有些感激。

    “师兄不用太担心,我不会有什么问题。”林天说道,随后,就在下一刻,他眼中忽而闪过一抹幽光,偏头扫向屋子外:“有客人过来了。”说着,他对着胥丰淡淡笑了笑,将扫帚放在一边,抬腿走了出去。

    胥丰有些疑惑,跟在林天身后走出屋子,看了眼前方后,顿时脸色微变。

    那里,佐殇和几个青年快步走了过来。

    “糟了!”

    胥丰焦急,尽管知道佐殇会来找林天麻烦,却不想会这么快。

    一转眼,佐殇便是来到了近前。

    “小畜生,还敢回来!”

    佐殇眸子森寒。

    盯着林天,佐殇丝毫也不掩饰自己的杀意。

    林天表情平淡,看着佐殇,道:“你爹妈没教过你什么叫作教养吗。”

    听着这话,佐殇身后的三个青年都是一惊,暗道林天的胆子实在太大了!

    “找死!”

    佐殇眼冒寒光,一巴掌朝着林天抽了过来。

    这一掌,力大势沉,令的空气都呼啸起来。

    林天脸色淡漠,右手抬起,一拳迎了上去。

    “砰!”

    拳掌相交,一道闷响炸开,仿佛有人在击鼓一般。

    林天站在原地未动,佐殇也是没动,但是,这一幕却令所有人心惊。

    “挡住了识海五重天强者的一掌?”

    胥丰动容。

    随着佐殇一起来的三个青年也是变色,脸上瞬间布满了惊容。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