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林天朝后扫了一眼,虽然见着有人冲回了宗门去,但却并不在意,反而是提高了一些速度,转眼间便是又接近了柳子辉几分。

    “今日,我看还有谁能救你。”

    他冷淡道。

    踩着衷灵剑,他抬起右手,又是一剑斩了出去。

    雷霆剑芒呼啸,令的空气嘶鸣,横击向前。

    “该死!”

    柳子辉怒极,朝后斩出一记刀罡。

    轰的一声,剑芒刀罡相互碰撞在一起,顿时掀起一方惊人的风暴。

    林天表情淡漠,驾驭着衷灵剑再次逼上前去。

    右手一震,他的剑势徒然一般,一剑斩出,百剑顿生。

    惊风之剑!

    “咻!”

    “咻!”

    “咻!”

    一道道剑气呼啸而上,仿佛要将空间给洞穿般,如雨点般射向柳子辉。

    这般密集的剑芒,柳子辉虽是全力抗衡,却还是挨了一剑,顿时血水长流。

    “外门第一人,几日前扬言要杀我,结果,却只是会逃吗?”

    林天讽刺。

    听着这话,柳子辉羞怒交加,却是并不反击。几日前与林天战过一场,他便是了解了林天的战力有多可怕,正面抗衡,他根本不是对手,真若战到最后,唯有一死而已,所以现在,他只是想着以对封妖峡的熟悉来甩掉林天。顿时间,他驾驭着长刀下沉,很快没入到封妖峡的老林中,四下闪烁起来。

    “想甩掉我?”

    林天冷笑。

    他手中长剑一震,雷霆剑芒交织,狠狠斩了下去。

    铿的一声,密集的剑芒从天而将,不知道斩碎了多少老木,令的老林中的许多低级妖兽惶恐不已,四下奔逃起来。

    柳子辉朝后扫了一眼,见着林天并未被甩出多远,脸色顿时变得更加难看。

    “再来!”

    林天冷道。

    话落,他又是一剑斩出,在空中掀起一股剑风,差点将柳子辉从刀上扫落。

    柳子辉时不时朝后斩出几道刀罡,阻拦林天的靠近,然后仗着对这片老林的熟悉,四下闪烁奔逃,以此干扰林天的判断,但是,让他失望的是,林天并没有被甩掉,无论他怎么闪烁,林天总是能够稳稳的追在他身后。

    “铿!”

    就在这时,又是一道剑罡扫来。

    几株老数被斩断,树叶一片片落下,震的地面都有些晃动。

    林天面无表情,踩着衷灵剑,速度忽而再增,转眼间又追上了柳子辉几分。

    “我看你能逃到什么时候!”

    他冷漠道。

    说着,手中长剑再次震颤,一剑斩出密集的剑芒。

    柳子辉只是顾着全力奔逃,在这等情况下,密集的剑芒横扫而来,又是有几道剑气没入他的身体中,顿时令得他闷哼一声。只是,他却依旧是没有停下,反而是将速度提升了一些,直直的朝着封妖峡更深处冲去。

    林天表情淡漠,不急不缓的追了上去。

    不得不说,器御术当真有些惊人,能让修士的速度提升数倍,两人一追一赶,半刻钟不到,便是已经深入了封妖峡八千多丈。来到这里后,空气中的妖气明显变得浓郁了许多,隐约间有一种危险的气息交织在四周。

    林天眉头微皱,总觉得不能再深入了。

    老实说,对于这片老林,他确实不怎么熟悉,若是再让柳子辉逃下去,将他带到一些极为危险的未知领域,那显然有些不妙。

    想到这里,他不再保留实力,长剑上,雷炎之光同时闪烁,一剑荡开。

    “轰!”

    狂暴的一剑,掀起一股惊人的罡风,直逼柳子辉而去。

    柳子辉也是被这一剑惊的脸色猛变,豁的停了下来,抬起手中长刀,以七绝刀法第六重迎了上去。然而,苍雷剑法本就是识海境武技,林天又是将炎火之力融入到了剑势之中,使之变得无比强大,哪里是普通刀罡可挡。

    柳子辉的刀罡被震碎,器御术被打断,狠狠撞在不远处的一株老树上。

    林天面无表情,从衷灵剑上跃下,收起衷灵剑后,一步步逼向柳子辉。

    “嘿!”

    柳子辉面前阴毒,擦掉嘴角的血迹,残忍的盯着林天。

    林天眸子一凝,下一刻便是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就在这时,四周突兀冲出密集的藤蔓,甚至连地面上都有,眨眼之间便是将他的四肢和身体紧紧缠绕了起来,竟是令得他难以挣脱而出。

    “六级巅峰妖兽,紫毒藤,一旦被它缠绕上,普通识海境界的修士也会短暂陷入麻痹中,休想挣脱开,真元和血肉都会被慢慢吞没,你就好好享受吧!”

    柳子辉冷笑。

    说着,柳子辉站起身来,毒辣的盯着林天,显然,他对这里很熟悉,是故意将林天引到这里来,从而使得紫毒藤蒋林天缠绕上。

    林天扫了一眼四周,一条条青色和紫色相间的藤蔓在蠕动,如同是毒蛇一般,将他缠绕的越来越紧,他费力的动了动双手和双脚,想要挣脱出去,却是发现真的很难挣脱开,甚至于,他渐渐感觉连呼吸都显得有些艰难起来。

    “早说了,你挣脱不开,没有用,老实等死就行!”

    柳子辉阴笑。

    林天淡漠的扫了柳子辉一眼,脸色始终不曾改变。

    “你费尽心思将我引到这里来,事实上,不会有任何效果。”

    他淡漠道。

    柳子辉先是一愣,随即便是大笑起来:“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结果却是这样的话?明明自己现在动都动不了,竟还说什么不会有任何效果,实在难以理解。”说着这话时,柳子辉一脸嘲讽的盯着林天。

    “马上你就能理解了。”

    林天淡淡道。

    话语落下,他意念一动,顿时有三副卷轴出现。

    盯着突兀出现的三副卷轴,柳子辉不由得皱眉。

    下一刻,刺耳的剑啸响起,三副卷轴碎开,十数道雷炎剑芒横斩四方,噗噗噗的将缠绕在林天身上的藤蔓完全斩断,溅落下一地的紫色粘液,同时,有一道惨叫和怒音从东方传来,那个方向,更多的藤蔓冲了过来。

    林天偏头扫了一眼,手中出现一柄匕首,反手投掷而出。

    “咻!”

    匕首交织着雷炎之力,如同一道闪电箭矢,咻的冲过去,笔直没入藤蔓群中。

    又一道凄厉惨叫传出,随即,那些舞动着的藤蔓全部软了下来,没有了动静。

    紫毒藤的本体位于那个方向,此时被林天投出的匕首斩杀。

    “你,你怎么可能挣脱出来,刚才那三幅卷轴是什么!”

    柳子辉心颤。

    “你没必要知道。”

    林天淡漠道。

    紫毒藤突兀将他缠绕,确实带给了他不小的麻烦,令他难以挣脱,但是,他还是控阵师,灵魂力运转起来,石戒中的几副融武纹卷轴顿时飞出,随即开启,蕴在其中的雷炎剑芒在他灵魂力的控制下,要斩断缠绕着他的藤蔓自是很简单。

    说着,他一步步朝着柳子辉逼去。

    “该死!”

    柳子辉恼怒,长刀一晃,再次施展器御术遁走。

    “够了!”

    林天冷哼一声,衷灵剑一震,一道璀璨的雷炎剑芒笔直冲向前方,卷起一股狂暴的飓风,顿时令得柳子辉横飞,从长刀上摔落而下,再次撞击在一株老树上。

    “咳!”

    柳子辉张口,一口精血喷了出来。

    也是这时,林天一晃身,已经是来到柳子辉身前,一脚踹了下去。这一脚,林天可是没有半点留情,有清晰的骨头碎裂声传出,顿时令得柳子辉惨叫起来。

    “我和你拼了!”

    柳子辉大吼。

    狂暴的真元席卷而出,柳子辉抓起宝器刀,疯狂的施展七绝刀法,斩向林天。

    对此,林天只是冷笑。

    “若是最开始就这般,我或许会费些力,可现在,伤重的你还有多少战力?”

    铿的一声,林天一剑斩出,直接将柳子辉的宝器刀震飞。

    随即,他挥出左拳,狠狠一拳击在柳子辉的下巴。

    喀的一声,骨头破碎的声音再次响起,柳子辉的下巴顿时脱臼,血水不停的从口中涌出,痛的浑身都痉挛起来。

    “砰!”

    林天一脚踩下,落在柳子辉胸口,震断了柳子辉数根肋骨。

    “住……住手……”柳子辉颤声道,下巴脱臼,血水不停往外冒,他说话都显得很艰难,到了现在,已经没有了丝毫反抗的气力:“我……我是被……被那位佐前辈引入宗门,杀……杀了我,你也不得好死。”

    “是吗?”

    林天一脸淡漠之色。

    衷灵剑扬起,剑刃闪烁森森寒光。

    柳子辉顿时变色,眼中浮现出浓浓的惊恐:“住手!我说的是真的,那位佐前辈有意收我为徒,你要是杀了我,那位前辈一定不会放过你。”极度的恐惧令的柳子辉忘却了下巴脱臼的疼痛,话语都变得顺畅起来。

    “佐殇,区区一个识海境执事而已,你以为被他收作徒弟很了不起?在我面前提师父,你一点资格都没有。”林天不屑,他可是被老酒鬼引入的宗门,之前在皇城的时候,他曾听美妇人提起过老酒鬼的强大,比焚阳宗的太上长老都不差了,这柳子辉居然还以区区一个识海境的宗门执事来威胁他,实在是可笑。盯着柳子辉,他淡漠道:“杀了你后,便就轮到佐殇那老东西了。”

    “你……”

    “你想杀我,我便杀你,很公平很正常。”

    林天很平静。

    说着,衷灵剑笔直斩了下去。

    “不!快住……”

    “噗!”

    血光溅起,柳子辉的头颅顿时斜飞了出去。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