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一天,消息很快传了出去,新入宗门的弟子林天,邀请外门第一人柳子辉上生死台一战,引得整个焚阳宗都为之震动。

    “新入宗门的弟子,竟然邀请那个柳子辉一战?”

    “这……搞什么?去送死?”

    “不带这么傻的啊!”

    许多人闻言,第一反应便是摇头。

    柳子辉怎么说也是识海强者,外门第一人,一个新入宗门的弟子居然邀请柳子辉上生死台,没有任何人理解这种行为,在众人看来,这根本就是找死的行为。

    执事堂内,知晓林天来历的三个执事自然也知道了这等事。

    “那个年轻人,未免太狂了些。”

    “正常,毕竟是那人送回,只是……”

    “去看看吧。”

    三人都是摇头。

    ……

    焚阳宗的生死台设置在演武场,为一方直径有十丈左右的圆形擂台。

    此时,生死台四周围满了人影,全部为观战而来。

    许多人盯着擂台上,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真是白痴!”

    人群中,周阳冷笑。

    执事堂的三人也来了,远远的站在一边。

    胥丰从守山处赶回,在一边找到林天,一脸焦急:“林师弟,你这太乱来了!”

    “无妨,我有分寸。”

    林天笑道。

    话落,绕过胥丰的阻拦,一跃便是登上了生死台。他很讨厌被人欺负,柳子辉在幻梦林外将他拦下,出手狠辣,想要杀死他,这口气,他自然不会凭白咽下,既然在那里动手被执事阻拦,那就让柳子辉上生死台。

    “上去了!”

    “那就是新入宗门的弟子?叫什么来着?”

    “似乎是叫林天。”

    “林天,倒是很有骨气。”

    “骨气有个屁用,等会儿还不是要死在生死台上。”

    “倒也是,毕竟柳子辉是识海强者。”

    “太莽撞了!”

    许多人摇头。

    林天站在生死台上,表情很平静:“柳子辉,滚上来!”

    听着这等声音,生死台四周,许多人皆是动容。

    “这家伙,真是狂妄。”

    有人嘀咕。

    生死台下,柳子辉的表情显得有些狠辣,眼中杀光交织。

    “柳师兄,干掉他!”

    周阳道。

    “无需你说。”

    柳子哼道。

    话落,柳子辉在原地一跃,一步便跨上了生死台。

    顿时间,四周所有人都直勾勾的盯住了生死台上。

    “如同你这么白痴的人,我还真的是第一次见。”

    柳子辉淡淡道。

    在柳子辉看来,眼前这人实在有趣,有趣的发傻。

    “你的话,太多了。”

    林天表情淡漠。

    铿的一声,衷灵剑出现在他手中,顿时间有雷霆剑芒交织而出。

    “至宝?!”

    “这……”

    “他居然有至宝!”

    “看他的右手上,还有石戒!”

    “这新来的,是什么人啊!”

    见到衷灵剑和石戒,许多外门弟子都是一惊。

    一宗至宝,其价值可是无量,而石戒,对于宗门弟子而言,这虽然不算太贵重,但是一般的宗门弟子也极难拥有,整个外门内,有石戒的人不超过五指之数。

    “这个混蛋,居然这么富有!”

    周阳也是一惊。

    远处的三个执事堂的执事倒是很平静,他们知道林天是被老酒鬼送来,所以对于林天有这些东西,三人一点也不奇怪,当是老酒鬼所送。不过,他们都猜错了,这些东西完全是靠林天自己的力量取得,和老酒鬼没有半点关系。

    生死台上,柳子辉盯着林天,嘲讽道:“有至宝在手,怪不得你敢邀我上生死台,不过我还是要说,太幼稚了。”说着,一股强横的气息从柳子辉体内冲出:“我会让你知道,你纵有至宝,也只能败亡,随后,你的至宝,归我所有!”

    话落,嗖的一声,柳子辉如闪电般冲向林天。

    “好快!”

    生死台边,有人发出惊呼。

    “铿!”

    就在这时,一道剑啸响起,雷霆剑芒斩落,将柳子辉生生逼退。

    再次盯着林天,柳子辉微微动容。

    “反应倒是挺快。”

    柳子辉道。

    林天面无表情的盯着柳子辉,身形一晃,瞬间来到柳子辉身前。

    “你……”

    柳子辉脸色微变。

    林天抬腿,一脚踹出。

    这一击很快,不过,柳子辉毕竟是识海强者,双手横在胸前,堪堪挡了下来。

    “反应倒是挺快。”

    林天说道。

    这话一出,顿时让柳子辉脸色一寒,这句话分明是他刚才对林天说的话,然而这个时候,林天却是一字不差的还给了他,好比是狠狠抽了他一记耳光。

    生死台外,盯着这一幕,人群皆是诧异。

    “这……”

    “好奇怪,我看错了吗?那新来的,居然,能在柳子辉手中做出反击。”

    “似乎,还处在上方。”

    许多人诧异。

    胥丰盯着这一幕,双目不由得圆睁:“这……”

    这一刻,胥丰被林天的战力生生震住了。

    极远处,饶是三个执事也不由得微惊。

    “这个小家伙,确实不一般啊。”

    其中一人道。

    柳子辉自然是听到了生死台四周的众人的声音,脸色便是变得有些阴沉起来。只见他右手一晃,中指上的石戒微光一闪,一柄长刀豁的出现在右手中。

    作为外门第一人,柳子辉自然有石戒。

    “轰!”

    长刀一出,柳子辉身上的气息顿时暴涨,一股凌厉的刀罡顿时扩散而出。

    感受着这股霸道的刀罡,诸多围观者都是瞳孔一缩。

    “七绝刀法!识海境武技!”

    “这套刀法分为七重,极难修炼,据说柳子辉已经掌控了前六重。”

    “这下糟了。”

    有人道。

    生死台上,柳子辉盯着林天,表情淡漠:“我承认你确实有些不一般,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作为一个神脉小修士,能够让识海境的我展出武器,你足以自傲了,纵然死在这里,也不必感觉委屈,当感荣幸。”

    说着,柳子辉身上的气息变得更强。

    林天盯着柳子辉,脸上的表情丝毫不变。

    他抬起右手,平缓的一剑斩出。

    苍雷剑罡卷起一股疯狂,夹带着雷霆之力,顷刻间来到柳子辉身前。

    很快!

    很强!

    柳子辉脸色又是一惊,快速挥手,斩出一道绝强的刀罡。

    刀罡剑芒碰撞,轰的一声炸开。

    就在这时,林天再次动了,一步步朝着柳子辉逼去:“井底之蛙,你不过区区识海境第一重而已,这等层次的人,你以为很了不起?你以为,我没有杀过?”

    林天的话语很平静,却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顿时令得四周所有人变色。

    “他……他说什么?”

    “杀过识海境第一重的强者?”

    “怎么可能!”

    “一定是在说笑!”

    “绝对是!神脉境修士怎么可能杀得了识海强者,层次根本不一样!”

    许多人摇头。

    远处,三个执事堂的长老却是动容。

    “难道是真的?”

    “这小家伙,有那么妖孽?”

    “看起来似乎不像有假,怎么说也是那个人送回的弟子。只是,他到底是怎么杀死的识海强者,趁着对方奄奄一息的时候下的手吗?正常情况下,他不可能杀的了识海境修士,毕竟,识海境强者有神识力,不是神脉修士可敌。”

    三人表情古怪。

    生死台上,剑芒再次响起,林天不再有所保留,两仪歩一踩,瞬间欺身到柳子辉身前,一剑横扫开去。

    “这,好快!”

    “似乎,比柳子辉更快啊!”

    “他才神脉境而已,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

    所有围观者心惊。

    柳子辉动容,手中宝器刀一震,顿时荡出满天刀罡。

    只是,很可惜,这些刀罡虽然强大,但是林天却毫不在意,这个时候,他手中的衷灵剑上豁的有炎火燃烧起来,隐约间,一道如龙吟的剑啸响起,无比刺耳。

    “斩!”

    嗤的一声,满天刀罡被震碎,衷灵剑横扫而过。

    铛的一声,柳子辉一长刀阻拦,虽然挡下了衷灵剑,但是衷灵剑上那恐怖的力道却是透过剑身震荡了过去,砰的将其震飞了开去。

    林天表情冷淡,一击斩出后,并不做停留,再次欺身而上。

    “铿!”

    雷炎剑芒横扫,每一剑斩出都有堪比普通识海境武技的力量。

    柳子辉慌忙挥起长刀,七绝刀法实战而出。

    “我会让你知道,识海修士和神脉修士的本质区别!”

    柳子辉寒声道。

    说着,柳子辉的眉心微微发亮,似有一片神海亮了起来。这之后,顿时间,他的攻击变得凌厉了数倍,速度也是快了许多,步伐变得无比空灵起来,仿佛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似是进入到了另外一个层次。

    “那是识海!”

    “蕴有神识力,可让识海强者的战力倍增,感知力等也都会有大提升。”

    “柳子辉给人的感觉都不一样了!”

    有围观者道。

    这个时候,诸多围观者明显感觉柳子辉的刀法变得刁钻了起来,刀刀可怖。

    “咦,那个林天,好像……没有退啊。”

    “我看看,这……似乎真的没有退,好像将所有攻击都拦了下来!”

    “怎么可能?”

    诸多围观者瞳孔紧缩。

    远处,执事堂的三个长老也是瞳孔一凝。

    “确确实实完全挡下了柳子辉的攻击,这貌似不可能才对。”

    “奇怪,一般来说,神脉修士绝没有挡住处在巅峰状态的识海修士的可能啊。他说自己杀过识海修士,难道也是在光明正大的一战下斩杀了对方,这……”

    “他在压制修为?可是,看上去并不是这样。”

    三人皆是皱眉。

    要知道,识海强者拥有神识力,这是和神脉修士本质上的区别,再加之识海强者本身的境界高于识海强者,所以,神脉修士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是识海强者的对手才对,可是现在,林天彻底颠覆了三人的认知。

    生死台上,柳子辉也是有所察觉,表情顿时一变。

    怒喝一声,柳子辉身形一变,一股恐怖气息透体而出。

    “这是,七绝刀第六重,霸刀!”

    “柳子辉,居然直接使用第六重的刀法了?”

    诸多围观者心惊。

    “够了。”

    也是这时,一道淡漠的声音响起。

    林天抬起衷灵剑,铿的一声,雷炎之光闪烁,如同闪电般划过生死台。

    顿时间,恐怖的刀芒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噗!”

    一道血芒飘在空气中,柳子辉的腹部被贯穿,狼狈的横飞开去。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