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林天大惊,盯着美妇人道:“你是琴幽谷的谷主?!”

    皇庭内时,黄衣中年见到美妇人时所说的话,并没有任何人听到,林天等人也只是猜到美妇人是宗门强者,却是没有想到,竟是四大宗门之一的琴幽谷的主人,这来头还真有些大!想一想,林天也是突然明白了老酒鬼之前为什么会对他说纪雨的来头有些大了,居然在很多年前就被琴幽谷的主人看重了。

    纪雨眨眨眼,也是有些诧异的盯着美妇人。

    “玉姐姐,原来你是宗门的谷主。”

    纪雨有些惊讶。

    美妇人一笑,道:“很高兴吧,我这琴幽谷主,当年陪着你玩了几个月呢。”

    纪雨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不过,托你的福,那之后,我的修为倒是提升了些。”

    美妇人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

    纪雨也是挺不好意思,小时候,居然将一个宗门的主人强行拽到了府内,因为纪远山经常在战场,无聊的她竟是死拖着让人陪着自己玩耍了三个月之久。

    听到这里,林天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想一想,这还真是件有趣的事,他甚至能想到当初美妇人脸上的囧色。

    “对了前辈,你说的谷主候选人,意思是?”

    顿了顿,林天问道。

    “我将带小雨去琴幽谷修行,作为下一任谷主候选人培养。”美妇人道,说着,看着纪雨笑了笑:“论资质,我见过的所有年轻人中,没有人能和小雨相比,我可以相信,下一任的谷主,百分百会落在小雨身上。”

    林天动容,不过很快就释然,老实说,纪雨的资质确实很惊人,他又想起了当初纪雨带他去那小集市时的场景,纪雨居然能下意识将自己当作普通人,真的很难得,就算是现在,他也无法如同纪雨那般做到。

    “去宗门啊……”

    纪雨望向美妇人,有些犹豫。

    美妇人拍了拍纪雨的脑袋,柔声道:“不用担心,更不用顾虑什么,有师傅在。而且,琴幽谷历来只收女弟子,小雨这么漂亮,大家一定都会很喜欢。”

    “可是……”

    纪雨望向林天。

    美妇人有些无奈,道:“这个就更不用担心了,他也会去宗门,焚阳宗。”

    纪雨一喜,望向林天,道:“真的?”

    “恩,刚找了个师父。”

    林天笑道。

    “太好了。”纪雨高兴起来,不过,很快就又露出忧色,摇头道:“可是,还是不行,府上的人都不在了,就剩下爷爷一个人,我要是走了,爷爷会很孤单。”

    林天微愣,美妇人也是一样微愣。

    “孩子长大了,总要走自己的路,你能比同辈走在前面,你爷爷会很高兴。”

    美妇人道。

    林天点头,道:“老将军一定会坚决让你离开。”

    这一夜很漫长,在纪雨的房间里,美妇人说了许多有关宗门的事,使得林天和纪雨都增长了不少见识。一夜过去,美妇人并没有离开,而是就在将军府住了下来,她来这里,是要带纪雨回琴幽谷,自然得和纪雨一起离开。

    ……

    皇城,蒋家。

    “畜生!”

    一道怒吼在蒋家响起。

    蒋家之主近乎疯狂,皇庭内发生的事,他已经得知,蒋人闻,竟然被杀了!原以为蒋家可以靠着蒋人闻声名鹊起更进一步,可如今,一切都如星火般消散了。

    “家主,怎么办?那个林天,有控阵师公会支持,还,还有御空境强者撑腰。”

    有人喃喃道。

    蒋家之主懵了,怎么办?杀死林天报仇?根本就不可能!到了现在

    ,这等想法就是个笑话,一个连皇庭都闯过的人,一个能杀识海强者的人,一个身后站着控阵师公会和御空境存在的人,他蒋家如今能够做什么?

    这一刻,蒋家只剩下了怒和恨。

    几乎是同一时间,冷家和段家陷入了愤怒,震惊和惶恐之中,最开始,他们派出的数十神脉强者全部被林天杀了个遍,而现在,林天竟然连皇庭都闯了一遍,有控阵公会支持,有御空强强者撑腰,他们居然招惹了这样一个人!

    ……

    时间照常走过,分分秒秒流逝。

    林天和纪雨一直待在将军府,随同纪远山一起,将被破坏了的将军府重新整理一番,至于那美妇人,则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基本上也就晚间时能够见得到。

    很快,三天过去。

    这一天,朱陨成,朱坚石,朱青至,朱平洛,四人亲自登临将军府,向纪远山表达歉意,在将军府上下所有被杀之人的墓前致歉。随后,第二天,一道声音在皇城内响起,出自北炎皇室,由皇室成员乘快马喊遍全城。

    “前太子昏庸,叛逆滋事,陷害忠良,现废去其帝位。北炎皇室在此向纪远山老将军致以歉意,且,册封纪远山大将军为北炎国第一护国大将,与北炎国历代帝皇平起平坐,有权惩处后世新王,当永受北炎国上下敬重!”

    这道声音一出,顿时引得皇城震动。

    “果然,老将军是被冤枉的!”

    “我就说嘛,那位纪老将军,怎么可能会做出叛逆谋反的事。”

    “呸,这话你早先时候怎么不说?”

    “你不也没说!”

    “这……”

    皇城里,许多人议论纷纷,有人高兴,有人羞愧。

    也是这时,不少人脑海中生出了一个少年的背影,那一日,于皇城街道上,一个少年,孤身一人直面北炎国新王,将纪远山劫走。

    “北炎皇室的态度转变,难道,也是因为那少年。”

    有人喃喃自语。

    无论如何,皇城沸腾了,惊讶,振奋,激动。

    纪远山被镇压时,没有人开口喊冤,但是,大部分人心中都清楚纪远山是被冤枉的,只是不敢站出来说话而已,毕竟,镇压纪远山的是北炎新王。如今,纪远山被洗去冤屈,这些人自然高兴,纪远山,可是百姓付出了很多。

    一晃眼,又是两天过去。

    这一天,北炎皇宫再次传出声音,立九皇子朱义为新帝,隔日继位。

    “九皇子?”

    “似乎听说过,是个挺随性的人。”

    “貌似是最小的皇子吧?怎么会让最小的皇子继位,奇怪。”

    皇城里,许多人很好奇。

    当然,也仅仅只是好奇而已,说到底,北炎皇室到底让谁继位,对于一些普通人而言,根本没什么影响。

    朱义的继位仪式很简单,也很隆重,简单是指继位时的阵势远没有历代帝皇奢华,毕竟皇庭才刚发生了一场大乱,而隆重则是因为,这一次是北炎皇室的老祖宗朱陨成亲自为朱义戴上帝冠,这可是其它帝皇没有享受过的殊荣。

    “加油!”

    林天对着朱义说道。

    朱义的继位仪式,林天自然来参加了。

    “我尽力。”

    朱义挠头,颇有些不好意思。

    “尽力就够了,做人做事,只需对得起自己的心。”

    林天笑道。

    “恩!”

    朱义重重的点头。

    林天拍了拍朱义的肩膀,和纪雨一起走出皇庭。

    朱陨成四人望着林天离开的背影,一阵叹息。

    “历来,皇权无情,为了皇室利益,一切都能牺牲,虽

    然对这少年带有恨意和怒意,但是不得不说,义儿,你交了个好朋友。”

    朱陨成叹道。

    朱义一愣,定定的望着朱陨成。

    “好好珍惜。”

    朱陨成道。

    说着,朱陨成离开北炎大殿,一晃身便消失了。

    “好好珍惜。”

    朱坚石道。

    说着,朱坚石和朱青至两人一起,也是离开了北炎大殿。

    朱义定定的看着四人离开,眼中满是郑重和认真:“一定!”

    ……

    林天和纪雨回到将军府,刚跨入府内便是感觉到一股狂暴的真元波动,仿佛有一道道雷霆在嘶吼,那等威势强的有些可怕,恐怖到了极点。两人循着真元波动冲到后院,只见一男一女正在对峙,正中间竟是有着一道道细小的电弧。

    “师傅!?”

    “老酒鬼?”

    纪雨和林天都是一惊。

    一男一女正是老酒鬼和美妇人,两人面对面而立,唯有一道道罡风在中间浩荡,剑意如同闪电般交织,在地面上划出一道道剑痕,那等威势连林天都惊悚。

    十个呼吸后,两人的气息终于是渐渐平稳下来。

    直到这时,林天和纪雨才是松了口气。

    “老酒鬼,你们在干嘛?”

    林天问道。

    老酒鬼耸了耸肩:“没干嘛,斗斗剑气。”

    “斗剑气,不能去别的地方?”

    林天无语,这院子又被破坏的乱七八糟了,他和纪雨可是花了很长时间整理。

    美妇人盯着老酒鬼,皱眉道:“所有人都以为你堕落了,所有人都低估了你,以你现在的实力,怕是比你焚阳宗的太上长老也差不了多少了,说起来,我很好奇,当年的焚阳宗剑仙,为什么会放弃继承宗主之位。”

    “剑仙?”林天一惊,望向老酒鬼道:“老家伙,原来你这么厉害?”

    啪的一声,老酒鬼直接甩了林天一巴掌:“对你亲爱的师父客气点行不?”

    说着,老酒鬼还是不忘朝着口中灌酒。

    林天:“……”

    “到底是为什么,好歹当年也是朋友,总可以说一说吧。”

    美妇人道。

    老酒鬼耸了耸肩:“宗主什么的太麻烦了,这答案,你满意吗?”

    “你耍我!”

    美妇人脸色一沉。

    “看你说的,你可是琴幽谷的主人,我哪敢。”

    老酒鬼道。

    美妇人顿时一怒,抬手就是一道白莲剑芒。

    “乖徒儿,为师寻酒去,一个月后,为师来接你去宗门,记住了!”

    老酒鬼对着林天道。

    林天只感觉眼前一花,下一刻,老酒鬼的身影便是消失了,他竟是完全没有看清楚老酒鬼是如何在移动。

    美妇人抬手一挥,斩出的剑芒嗤的一声自行粉碎。

    纪雨挪到美妇人身旁:“师傅,那个……”

    “没事。”

    美妇人笑道。

    林天上前,想了想,问道:“前辈和那老酒鬼很熟悉?”

    “你不叫师父?”

    美妇人皱眉。

    “他让我叫老酒鬼。”

    林天道。

    美妇人点点头:“这倒是挺符合他现在的脾性。”

    “现在的脾性?”

    林天微疑。

    “以前,不是这样。”美妇人道:“具体情况,你有空自己问他。”

    本章完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