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璀璨剑芒横扫而过,似要将空间都给斩断,笔直的滑向朱无道。

    “孽障!”

    朱陨成怒喝,冲向林天。

    朱无道是北炎皇室这么多年来,资质最为出色的后人,绝不能有损。

    “急什么,同为神脉九重,你就这么看不起你朱家后人?”

    控阵师公会会长道。

    这人拍出一掌,真元力夹带着灵魂力,将朱陨成牢牢的牵制在身边。

    “保护陛下!”

    有皇庭大将喝道。

    四周,密集的兵士冲了过来,组成一座座人墙,拦在林天前方。

    这些兵士大吼,枪矛扬起,刺向林天。

    “都给我滚!”

    林天喝道。

    手中衷灵剑一震,雷炎剑气席卷十方。

    “噗!”

    “噗!”

    “噗!”

    血芒溅开,北炎大殿前,地表瞬间倒下十数具尸体,血水不住的流淌。

    “该死!”

    朱坚石等人见着这一幕,脸色分外难看。

    北炎皇庭创始到现在,历经一代又一代,何曾发生过这等事,居然被一个神脉境修士杀到了北炎大殿前,令的血水染红了北炎大殿前的地面,这是何等大耻!

    “铿!”

    雷霆剑啸回荡,惨叫声也是不断响起,一个个兵士先后被斩。

    林天杀开一条血路,一步跨向朱无道,衷灵剑狂斩而下。

    朱无道举起至宝长刀抗衡,只听铛的一声,朱无道整个人当即横飞,被林天的狂暴大力震退,砰的一声撞在不远处的一方柱子上。

    “真弱。”

    秦风讽刺。

    朱坚石等人个个脸色难看,奈何,四人都被同级强者给牵制着,无法去相助。

    林天一步步逼向朱无道,脸色无比阴寒:“她在哪?”

    衷灵剑寒芒刺骨,交织着一道道杀伐之光,强的骇人。

    “铿!”

    另一边,一道冰寒剑气卷过,蒋人闻催动起蒋家的寒魂剑法,整个人如陀螺般压向林天,一瞬间爆发出的气息竟是非常可怕,令得秦风等人皆是目录精芒。

    “能被宗门看中,果然有几分底蕴。”

    金不畏道。

    林天后退一步,身上却是冲起更强的剑势,他双手持着衷灵剑柄,一击斩下。

    哧的一声,蒋人闻的寒魂剑光被一击斩碎。

    “滚!”

    林天瞬息闪过,一脚踹在蒋人闻腹部。

    砰的一声,蒋人闻摩擦着地面横飞七丈多远,嘴角血水直冒。

    “还是我控阵师公会的天才更胜一筹。”

    聂匀番大笑。

    如此言语,顿时令得倒飞出去的蒋人闻一颤,眼神变得无比毒辣。

    怒吼一声,蒋人闻站起身来,身上的气息再次爆涨,竟是丝毫也不比之前那识海境界的白发老者差。持着宝剑,蒋人闻如猎豹般冲来,一剑斩开,荡起满天的剑之光。

    “我才是同代最强!”

    蒋人闻脸颊狰狞,整个人变得更加狂暴。数次败在林天手中,他心中对于林天的恨意可谓是强烈的惊人,如果没有林天,他会始终被人认作是皇城同代第一人,而不会如同今日这般,竟被人称同代里有人比他更强,他不甘!

    “轰!”

    剑光席卷而下,令得空气都变得冰冷起来。

    林天正朝着朱无道逼去,见着蒋人闻再次阻拦,眼中顿时浮现出一股狠辣之光。这一刻,他反转衷灵剑,更是施展开两仪歩,在斩出雷炎剑光破掉寒魂剑芒的同时,己身一晃便出现在蒋人闻身边,一巴掌抽出。

    啪的一声,蒋人闻的脸颊挨了一掌,旋转着倒飞出去,在空中溅起一点点血芒。林天眸子如刀,脚步一晃,便是再次靠到蒋人闻身前,反手又是一巴掌抽出。

    “啪!”

    响亮的耳光传起,蒋人闻再次横飞。

    林天跨步而上,抬腿一脚,狠狠踢在蒋人闻头颅上。

    这一击可谓是有些狠辣,直令的蒋人闻七窍都溢出了血来。

    盯着这一幕,大部分人都震住了,蒋家未来的继承人,同代第一强者,风云榜第一,被宗门看中的天才,身兼无数光环的蒋人闻,居然在这一刻这般凄惨!

    “畜生!还不住手!”

    朱青至喝道。

    金不畏冷冷一笑,一巴掌拍出:“你们北炎皇室,一个个的面目真是难堪。”

    “你……”

    朱青至脸色一怒,举掌相迎。

    林天持着衷灵剑,扫了一眼远处的朱义,一步步逼向蒋人闻。

    “我说过,必定一截截斩碎你的右手!”

    他寒声道,长剑嗡嗡而鸣。

    朱义向朱无道替他求情,他虽然并不需要,但却还是很感激,能在那个时候做出那等事,朱义显然是真心将他当作朋友。蒋人闻在那时以右手抽飞了朱义,他自然不会保持沉默,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是他的一贯作风。

    不,他会更狠!

    “铿!”

    衷灵剑寒芒刺骨,林天扬起长剑,一击斩出。

    蒋人闻脸色大变,慌乱间以宝器剑挡在身前。

    “铛!”

    林天的剑芒太过强大,蒋人闻虽然挡了下来,却是被震的一步步后退。

    铿的一声,又是一道剑光袭去。

    蒋人闻匆忙间抗衡,顿时间再次横飞。

    这时,林天终于靠到近前,衷灵剑闪烁森森寒光,斩向蒋人闻的右手手腕。

    蒋人闻脸色大变,慌乱朝后退去,但却怎么也退不出林天的这股剑势范围。

    “哼!”

    突然,一道冷声自苍穹上落下。

    林天只感觉一股极端的冷意覆盖在了自己身上,脸色蓦的大变,望向苍穹。

    同时,其它人也是抬头,只见数十丈高的半空中,竟是迄立一个黄衣中年。

    竟然,当空而立!

    “这是?”

    所有人皆变色,纵是朱陨成和控阵师公会会长也不例外。

    “不依靠外物,当空而立,这是,是……御空境强者?”

    一个个兵士大惊。

    另一边,蒋人闻则是大喜:“前辈!”

    听着众人的话,众人都是一惊。

    “这就是当初看中蒋人闻的那个神秘人,来自宗门的强者?!”

    有人喃喃道。

    林天抬头,盯着这黄衣中年,顿时感觉脊背生出一阵阵寒意。这一刻,没有丝毫犹豫,他直接朝后退去。

    “还想退走?”

    黄衣中年冷冰冰的道,右手一挥,一道刀光径直冲向林天。

    林天脸色猛变,这道刀光看似寻常,却是封锁了他所有的退路,他避无可避。

    “铿!”

    剑鸣响起,皇庭外,一片剑光如闪电般冲过,嗤的一声斩碎中年男子的刀罡。

    “易正伤,你挺能耐啊,仗着御空修为欺负老子徒弟,有种和老子比划比划!”

    皇庭外,一个中年酒鬼踩着虚空,一步步走来。

    众人寻声望去,又是一惊。

    又一个御空而行的人,又一个御空境强者!

    “是他!”

    朱无道的脸色尤为难看,这个中年酒鬼,他自然认识,正是昨日在皇城街道上带走林天的那人。尽管朱无道猜到了中年酒鬼很强,却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处在御空境界,是传说中的存在,最主要的是,这人居然称林天是其弟子!

    虚空上,黄衣中年望向老酒鬼,道:“你这老东西,竟也会收徒!”

    “老子收不收徒,关你屁事!”

    老酒鬼直接爆粗口。

    说着,老酒鬼提起酒葫芦,对着口中就是一阵猛灌。

    众人盯着这一幕,都是一愣一愣的,传说中的御空强者,怎么这幅德行?

    林天扫了眼空中的老酒鬼,顿时再次动了起来,一步便朝着蒋人闻跨去。

    “铿!”

    衷灵剑上雷炎之光交织,斩的空气都嘶鸣起来。

    “胆子不小!”

    黄衣中年眼神一冷,抬手抓向林天。

    就在这时,另一边却是有着一道剑芒扫过,当场将之逼退四丈多远。

    老酒鬼踩着虚空走来,大笑连连:“不愧是我老酒鬼的徒弟,有性格!”

    林天逼向蒋人闻,长剑一震,璀璨剑芒赫然荡开。

    “你……”

    “砰!”

    蒋人闻刚刚吐出一个字,顿时便被这道剑芒扫退,一口血水喷出。

    “放肆!”

    半空中,黄衣中年冷斥,抬手抓向林天。

    “姓易的,别不要脸,想打,老子陪你!”

    老酒鬼迎上。

    铿的一声,老酒鬼手中无剑,却是以真元凝聚出一道足有五丈多宽的剑芒,一挥手便是朝着黄衣中年压了过去。

    黄衣中年脸色一沉,闪身错开。

    剑芒落在远处的一片楼亭区,顿时间斩出一个直径七丈的大坑,至于原本位于地表上的阁楼亭台,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被剑芒绞的四分五裂。

    如此一幕,顿时令的一众强者齐齐倒吸冷气。

    如此威力,何其恐怖?

    这个时候,朱陨成和朱坚石三人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招出两个传说中的御空境强者,而这两人中,其中一人竟然是林天的老师!

    林天对四周没有任何反应,一步逼向蒋人闻,一剑剑斩出。

    “噗!”

    血光扬起,蒋人倒飞,难以抵挡。

    “砰!”

    林天抬腿一脚,揣在蒋人闻胸口,直将其踢飞五丈多远。

    老酒鬼大笑:“姓易的,看到没,老子的徒弟碾压你看中的所谓天才!”

    黄衣中年脸色一沉,顿时变得很不好看。

    皇庭内,此刻,几乎所有人都停了下来,都是直勾勾的盯着林天和蒋人闻的方向,许多人脸上的表情都是很精彩。那个方向,蒋人闻此刻可谓是分外凄惨,被林天抽到东,踹到西,身上不多时便是多出一道道血痕。

    “砰!”

    一道脆响传出,又一次,蒋人闻再次横飞。

    林天目光森寒,一步跨过去,衷灵剑直指蒋人闻的右手臂。

    “住手!”

    这时,一道声音响起。

    林天下意识偏头望去,北炎大殿转角处,有皇庭大将拽着一个白衣少女靠了过来,走到了朱无道身边。这少女正是纪雨,原本美颜的脸庞在这时显得有些苍白,身上更是被一条婴儿手臂般粗的铁索捆缚着,时不时发出铛铛的声响。

    林天的眼睛顿时红了,一股撼天的杀意瞬间透体而出。

    雷炎剑势席卷开去,若黄河沸腾,砰的一声将蒋人闻震飞出三丈多远。

    “你们都在找死!”

    盯着前方,林天额上青经凸起,如同凶狂的野兽,模样骇人。

    纪雨被铁索捆缚着,盯着前方的林天,原本有些苍白的脸庞顿时露出欢喜之色:“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死的。”

    “我来带你回去。”

    林天道。

    紧拽着衷灵剑,他一步步朝前跨去,身上的杀意如惊涛骇浪般席卷长空。

    “站住!”朱无道冷喝,将长刀架在纪雨的脖子上:“放下你手中的剑,否则,我手中的刀保不准会不小心割破她的喉咙,我想,你一定不会愿意看到那个画面。”朱无道很清楚,只要止住了林天,这一切便就结束了,所以在不久前,他暗中命人去将纪雨押出来,这个时候,正好派上大用。

    林天止住脚步,眼中杀意更浓。

    “朱无道,我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他寒声道。

    衷灵剑一震,被他直接甩了出去,刺入不远处的一方柱子上。

    “林天,你不用听他的!”

    纪雨大急。

    虚空上,老酒鬼朝下望去,不由得叹道:“这个小家伙,什么都不错,就是太重情了。重情虽好,可在修士的世界里,这东西往往会是致命的缺点。”说着,老酒鬼望向纪雨,看了看,突然露出些许异色,自语道:“奇怪,这女娃身上怎么会有白莲剑典的气息,这不是琴幽谷的不传之秘吗。”

    ps:第五更到,再次感谢所有订阅支持的兄弟姐妹们,希望大家看的愉快!

    本章完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