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朱义来帝院后不多久便回去了,用他自己的话说,之所以今日来帝院,一是来报个道,二是因为听说林天来了,想过来和林天聚一聚。原本朱义想和林天一起吃个饭什么的,不过知道林天心情不太好,于是便没有多提。

    “姐夫,你什么时候认识的九皇子?貌似你才刚来皇城不多久啊。”

    辛承运有些疑惑。

    “以前在丰监城时候的事,我帮过他,他也帮过我,便算认识了。”

    林天道。

    这件事,本身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何况还是对辛瑶的亲弟弟。

    辛承运点点头,道:“原来是这样,我记得九皇子之前去边界走了趟,想来就是那时经过丰监城,便顺道去黑暗森林里历练了下吧,九皇子平时挺好动的。”

    “或许吧。”

    林天点头。

    快到晚间的时候,辛承运眨眨眼,问道:“姐夫,去吃饭不?”

    “不了,不想动。”

    林天摇头。

    现在,他可没什么心情。

    “这样啊,那我去买回来。”

    辛承运道。

    话落,也不待林天拒绝,辛承运便跑了出去。

    看着辛承运跑出去,林天笑着摇了摇头,这家伙挺有意思。

    不多时,辛承运重新回来,带了很多非常奢侈的食物,单单只看色泽就让人食欲大动。林天虽然并不饿,也不想吃什么,不过辛承运都将东西带回来了,他又怎能浪费对方一番心意,只得陪着辛承运一起。

    “对了,天已经暗了,你不回去?”

    林天问道。

    “不回去,爱马死去,想必姐夫定很难受,今日我陪姐夫度过悲伤的一夜。”

    辛承运正色道。

    对于辛承运的这话,林天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却也有些感动。

    “那就住这吧。”林天说道,顿了顿,又问辛承运:“对了,问你个事,九皇子今年十七岁,修为怎么才炼体八重天,他是皇子,天材地宝应该不会少吧?”

    冷奕桐都能用丹药堆砌到神脉境,朱义应该也没问题才是。

    “这个姐夫你就不知道了,皇室可是很严厉的,皇子绝对不允许使用丹药等东西来提升修为,如果被知道了,会受到严酷的处罚。”

    辛承运道。

    林天恍然,这个,他倒是没想过。

    望着辛承运,他突然又道:“那你呢?能够砸开帝院的大门,这笔财富如果用来购置丹药,应该足够你达到神脉境界了吧?你又是为什么,也是家室严厉?”

    辛承运有些尴尬:“这个,还真是。”

    “嗯?”

    林天一愣,猜对了?

    辛承运抹掉嘴边的油,擦了擦手,才道:“我们辛家传承已经很久,历来都是女子掌权,这一代,辛家同代有三名族主候选人,我姐就是其中一个,被派遣到丰监城历练,我是我姐的亲弟弟,为了公平,家族自然不允许我直接用丹药堆砌到神脉境,毕竟,神脉境强者已经很不弱了,关键时候可以改变许多事。用灵币砸开帝院大门,这钱还是我姐自己出的,也是家族能接受的最低底线,毕竟,就算入了帝院,基本上也得靠我自己的力量来提升修为境界。”

    “原来如此。”

    林天点头。

    想一想,他倒是觉得有些诧异,辛家居然是女子掌权。

    随即,他望着辛承运,道:“那你可得努力了,可别让你姐失望。”

    “努力是必然的,不过……”辛承运凑到林天近前,嘿嘿笑道:“不过,这不是还有姐夫你吗,姐夫你肯定不会不管我姐,有姐夫撑腰,一切都妥妥的!”

    林天:“……”

    这家伙,让他又是无奈又是好笑。

    不过,若是辛瑶真有什么事需要他帮忙,他自是不会拒绝。

    晚间时候,星辰闪烁,辛承运趴着就睡了过去。

    林天站在窗子边,抬头望了眼天上的星辰,这一夜,月亮很圆,星光很浓郁,比往些时候都浓,不过,他却是没有什么心情修炼,更何况,辛承运还在这里。

    半刻种后,他伸展了下双臂,也趴到床上开始休息。

    这房间里的床很宽敞,躺下两个人,完全不成问题。

    次日,天色放亮,林天早早的起来,走出房间,迎着朝阳吐纳。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于早晨时分吐纳一刻钟左右,对身心和精神方面都有着极大益处。

    大概又过去一个时辰,日上三竿,辛承运终于爬了起来。

    “姐夫,早。”

    辛承运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林天无语,这还早?

    “我去修炼,你去不去?”

    他问道。

    听林天这么一说,辛承运顿时双眼一亮,连忙道:“去去去!马上去!”林天既然这么说了,显然就是要带他一起去狂沙世界,这一点,他还是能够听的明白。

    “快一些。”

    林天道。

    “好嘞!”

    辛承运快速爬起来,数十呼吸内完成了洗漱。

    林天点点头,走出房门,朝着修炼区走去。

    经过一夜,他的心情已经调整了过来。

    走出外院住所去,两人行走在帝院内,沿途遇到了不少帝院弟子,这些弟子看到林天后,几乎个个都是一脸惊色,又是忌惮,又是敬畏。十日内,连杀两名帝院同门,可却是什么事也没有,依旧好好的,如何能不让人心惊?

    很快,林天来到修炼区里。

    见着林天走来,修炼区里,大部分弟子都动容。

    “这一届的新生,那个林天!”

    “那个杀了冷家小少爷,又杀了夏武的狠人?”

    “对!”

    “这……真是霸气!”

    “连杀两人都无事,帝院历史上可从未有过。”

    许多人盯着林天,都是一脸敬畏。

    这时,另外一道声音响起:“刚来北炎帝院便如此不守规矩,连杀两名同门,两次触犯帝院禁忌,你们竟还一脸敬畏,当真是不知所谓!像这种不守规矩的恶人,日后若修为有成,就不怕给天下黎民带来灾难吗!”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不远处站着个青衣男子,做书生打扮,一脸肃穆之状。

    “内院的慕子项。”

    “这家伙又来了,觉得自己读过几年书,修为又强,总是喜欢教训别人。”

    “就一自以为是的穷酸书生。”

    有人小声道。

    林天望向青衣男子,这人的修为确实不弱,看上去,似乎在神脉五重天。当然,他只是淡淡扫了眼,并没有在意对方的话。

    “你看我又如何,难道我有说错什么?”慕子项冷哼道:“帝院明确禁止同门残杀,你却一犯再犯,仗着自己有那么一点关系,便丝毫不守规矩,滥杀无辜,如此行径,难道他日还指望你能为这国家万民做什么贡献不成?”

    林天皱眉,这人吃错药了?

    旁边,辛承运一脸不爽,望向慕子项,道:“你可知道,是冷奕桐和他大哥冷峰先在新生考核中暗杀我姐夫林天,姐夫不过是还手而已!你又知不知道,那夏武残忍杀死了姐夫好友送他的坐骑,这两件事,到底错在谁?”

    慕子项冷哼一声,道:“冷奕桐和冷峰追杀他,可他现在还好好的活着,而冷奕桐,却是实实在在被他杀死,而那新生夏武,只不过是杀了他一头坐骑而已,坐骑如何能与人命相比?可他,却直接杀了夏武,何其残暴!”

    “你这理论真是歪的够可以!冷家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如此诋毁我姐夫。”

    辛承运黑着脸,林天杀死冷奕桐,杀死夏武,连帝院的韩贺长老和柳栏长老都承认林天有理,可这慕子项却是如此言语,仿佛一切错都在林天这边,仿佛林天才是穷凶极恶之人,这实在是让他觉得很是不爽。

    慕子项脸色一沉,道:“别把我想得那么不堪,我只是看不惯那等不守规矩的恶人而已,何曾拿过冷家的什么好处?休得侮辱于我!”

    “谁知道呢!拿了好处,你难道还会自己承认?我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辛承运哼道。

    “放肆!”慕子项一怒,一步跨到辛承运眼前:“我自幼饱读诗书,虽因家境不支而退出书院,可却靠自己走上武道之路,随后有了今日的成就,成为帝院内院的一员。而饶是如此,我却始终严明律己,不曾做过一件亏心事,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你如此诬赖嘲讽于我,立刻向我道歉!”

    “就你这种人,是非不分,还好意思说什么自幼饱读诗书?我呸!”辛承运讥讽:“说什么靠自己成为内院一员,觉得很了不起?我姐夫只花了几个月便从炼体初期达到神脉四重,也没见炫耀什么,你就这点成就,炫耀个屁,自以为是!”

    慕子项修为很强,比辛承运强了很多,可辛承运也是北炎国第一豪商大家族的一个少爷,自是不会惧怕了慕子项。

    “你!”慕子项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在这帝院里,他以言语训斥过不少人,却还从未有人如此反驳和嘲讽他:“小小年纪,看起来才刚到十六岁,却竟是如此顶撞师兄,不懂礼物,看来,我今日不免要替你父母老师教训教训你。”

    说着,慕子项抬手,抓向辛承运。

    林天脸色一冷,闪身挡在辛承运身前,一把抓住慕子项的手腕。

    “你做什么!”

    慕子项喝道。

    “滚!”

    林天眸子冰冷,一脚踹向慕子项。

    这慕子项若只是自以为是的觉得他不对,他其实并不怎么在意,甚至他原本也没有想过要搭理对方,可这慕子项却是对辛承运动手,称什么要替辛承运的父母老师教训教训辛承运,这直接让他动了怒。

    搜索引擎搜云来阁,第一时间看最快更新的收费小说,记住是云来阁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