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林天并没有隐瞒什么,对于朱义的询问,只是简单点了点头。

    “为什么呢?”

    朱义问道。

    “那王八蛋自己找死!”辛承运气道:“姐夫来皇城时,一好友废了几天时间降服了头龙鳞宝驹送给姐夫做礼物,那宝驹也是极通人性,当初我想骑一骑,那家伙都不肯,只承认姐夫一人,可是,今日却被那王八蛋残忍虐杀……”

    当下,辛承运简单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下。

    朱义一惊,也是显得有些气愤:“真是下作!”

    李姓老仆盯着林天,微有些诧异。

    “小兄弟能为一坐骑做到如此地步,当真是有情有义,老朽佩服!”

    老仆道。

    林天摇头,不想在这事上多说什么。苏舒是他最好的朋友,一直以来,帮了他很多很多,甚至于,现在他连唯一的妹妹都托付给了苏舒,可是,苏舒送给他的礼物,他却是不曾保护好,这让他觉得很对不起苏舒。

    吱呀!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人推开,有人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

    “林天!”

    走进来的是两个中年人,正是韩贺和柳栏。

    这两人又气又怒,前几日,林天在新生排名战上当众杀了冷家小少爷,那时,两人因为林天有龙纹令,同时念及林天有着惊人的天赋和资质,这才书包网.bookbao2看一面,不想,才过去几日而已,林天居然又在帝院里杀了一人。

    自帝院创始以来,还从未有人如此大胆!

    两人走进这屋子,脸色都是铁青一片,不过下一刻,两人微微动容,目光齐齐落在朱义身上:“九皇子?”

    朱义点头,微微一躬身:“韩长老,柳长老。”

    朱义虽是皇子,可北炎帝院的长老们却个个都是修为惊人,几乎都是识海境界,这等境界的强者,纵然是帝皇见了都得礼敬一番,也正是因为如此,韩贺等人才有足够的资本说出就算林天以后有龙纹令,也可不饶恕他。

    韩贺和柳栏微微一拱手,算是见礼了。

    随即,两人望向林天,脸色极为铁青:“林天,你的胆子未免太大了些!”

    盯着林天,两人身上都有一股冷意扩散。

    林天的资质确实惊人,十六岁,九星天赋,三阶控阵师,绝对是个超级妖孽,可是,这妖孽似乎有些太过分了,完全就是视帝院禁忌如无物。

    “两位长老,今日之事,林天问心无愧。”

    林天正色道。

    迎着韩贺和柳栏冷冽的眼神,林天显得非常平静。

    韩贺和柳栏一怒:“残杀同门,你还敢说问心无愧!”

    “问心无愧!”

    林天点头。

    林天如此表情,这使得韩贺和柳栏更是生怒。

    这时,朱义上前一步,道:“韩长老,柳长老,我方才来帝院时,已经听说了许多传言,也详细询问过这件事的缘由,这件事,我这位朋友并没有什么错。”

    “就是!是那混蛋自己找死!”

    辛承运也道。

    当下,辛承运再次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详细说了一遍。

    韩贺和柳栏眉头一皱,望向林天。

    “纵然如此,你也不应痛下杀手,虽然你那龙鳞马具有非凡的意义,可那终究只是头妖兽而已,为了一头妖兽就杀死同门,做的未免太过了些。”

    柳栏沉声道。

    “只是妖兽而已?”林天平静的望着柳栏:“敢问长老,若是和林天换个位置,而帝院又恰好没有禁止杀害同门的规则,当长老最好的朋友耗费心思和时间送给长老的坐骑被人残忍杀害时,长老您会如何做?”

    “我会杀了那人!”柳栏道:“可惜你的假设不成立,帝院一直就有这等规则。”

    林天一笑,道:“所以,说到底,你们在意的不是杀害同门本身,也不在意事情的缘由,你们在意的,仅仅只是规则而已。”

    “你……”

    柳栏脸色一沉,变得有些不太好看。

    “龙鳞马是我最好的朋友送给我的礼物,她一直帮了我很多,如今,龙鳞马被人残杀,为了所谓的规则,我就应该忍气吞声而无所作为?真若如此,将来有何颜面去面对好友,帝院难道就想培养出这等为了保全己身而不顾情义的人?”

    林天平静的盯着柳栏和韩贺。

    韩贺和柳栏都是脸色一变,不想林天的言辞竟然这么犀利,他们竟难以反驳。

    旁边,辛承运盯着林天,瞪圆了双眼。

    “不愧是姐夫,居然将帝院长老都辩的哑口无言。”

    辛承运小声嘀咕。

    韩贺和柳栏脸色铁青,一时间还真不知该说什么。

    这时,朱义上前一步,道:“韩长老,柳长老,这件事确实不怪我这朋友,而且我这朋友说的也不错,帝院并非是为了培养那等为了规则而不顾情义的人,还请两位长老看在朱义的面子上,再饶恕我这朋友一次,行吗?”

    面对韩贺和柳栏,朱义显得很客气。

    韩贺和柳栏盯着林天,脸色一阵不好看,半响后,两人对视一眼,都是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柳栏道:“既然事出有因,又有九皇子求情,这次的事,便就算了。”

    韩贺望向林天,道:“年轻人,我们承认你说的话很有道理,为了规则而不顾情义,这种人,确实不是帝院想培养的精英。不过,帝院里充满竞争,而这条规则便是为了约束各弟子的极限竞争行为而设,你想一想,若是弟子间为了竞争或是其它一些事便可相互残杀,那帝院岂不是彻底乱了?所以,以后切记不可再触犯这条规则,若是再犯,纵然你天资再出色,我们也会无情出手!”

    韩贺盯着林天,神色很严肃。

    “谢长老。”林天微微躬身行了一礼,道:“弟子可以保证绝对不主动惹事生非,不过,若是有人自己找人门来,弟子无法保证是否会不触犯规则,至少,冷峰,弟子一定会杀!而他,也一定会想法设法来杀我。”

    “你!”

    韩贺指着林天,一阵气恼,而柳栏却是不由得苦笑。

    拍了拍韩贺,柳栏对着林天道:“你和冷家的事,自己处理。”

    韩贺看了眼柳栏,最终也是叹了口气。

    其实,新生排名战后,韩贺和柳栏详细调查过,冷峰确实在新生考核时调动家族之力暗杀过林天,这等事,已经违背了帝院规则,而且,林天此时说的也是实话,林天杀了冷奕桐,冷家绝对不会放过林天,他们两人不可能阻止的了整个冷家,即是如此,那么又有什么资格和理由去阻止林天?

    “谢柳长老理解。”

    林天行礼。

    柳栏点点头,望向朱义,道:“九皇子此次来帝院修行,可需我们做些安排。”

    柳栏和韩贺修为惊人,皇室成员见了都得礼敬,不过,北炎帝院终究是北炎国所设,所以,对于皇室皇子,两人还是给予了起码的尊重。

    “不用麻烦两位长老,其实,我也就是偶尔来修炼下。”

    朱义道。

    “好吧,若是有需要,九皇子直言便是。”

    柳栏道。

    说着,柳栏和韩贺最后看了眼林天,随即便走了出去。

    林天也是不敢托大,亲自将两人送出去。

    此时,外院住所区已经是围满了人,帝院两名长老来外院住所区,甚至带上了帝院的十数执法执事,这些人自然知道两个长老的目的,当是为了林天杀死夏武的事而来,故此,所有人都在这里等着看事情的处置结果。

    “出来了!”

    “咦?那林天怎么没被带走?”

    “两位长老怎么就这么走了?”

    “执法执事们也一起走了,不追究那林天的罪行?”

    “这……”

    见韩贺和柳栏径直离开林天的住所,所有围观者都瞪大了双眼。

    夏武的尸体已经被帝院的执事带走,这一刻,盯着韩贺和柳栏离开这外院住所区,所有围观者全部瞪直了双眼。

    眼见着韩贺和柳栏走远,林天才重新走回屋子,并关上了房门。

    “总算是过去了!”

    辛承运出了口气,刚才面对两名帝院长老,他其实紧张的不行。

    林天望向朱义,道:“方才,多谢九皇子替我求情。”

    朱义摇头,道:“别客气,而且,我本身其实没做什么,最主要其实还是哥们儿你自己有理,若非如此,纵然我为皇子,柳栏和韩贺其实也不必给这面子。”

    辛承运翻白眼:“姐夫,还有我呢!我也帮你说话了。”

    “你不是说我们是一家人,不用谢吗?”

    林天打趣道。

    “这倒是,我都给忘了。”辛承运双眼一亮,随即又嘿嘿笑道:“我就知道姐夫你和我姐有一腿,平时还不好意思承认,现在暴露出来了吧!”

    林天:“……”

    这家伙真是辛瑶的亲弟弟?居然毫不顾忌的说自己的姐姐和别人有一腿。

    有些无语,林天望向朱义,问道:“对了,九皇子这次来帝院修行,是一直居住在帝院里,还是仅仅只在帝院里修炼?”

    “恩,只是偶尔来修炼下而已,不住在这里。”

    朱义笑道。

    林天点点头,这倒是和他猜得差不多,毕竟,辛承运也不住帝院。

    搜索引擎搜云来阁,第一时间看最快更新的收费小说,记住是云来阁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