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云来阁小说APP软件已经开发完毕,请大家访问http:m.yunlaige书包网.bookbao2站底部就可下载安装安卓以及苹果的APP

    距离晚间还有些早,林天再次来到修炼区,这一次,他选择去急湍洪流看看。

    “我也去!”

    辛承运道。

    林天也没说什么,辛承运便跟着他一起进入急湍洪流的空间里。

    轰隆隆!

    刚一进入其中,顿时间,阵阵轰鸣便传了过来,大地仿佛都在震动。前方,一条宽阔的长河横贯南北,水流呈现赤青色,湍急的有些吓人,溅起阵阵水浪。

    “这个地方,貌似我帮不了你,你下去吗?”

    林天问道。

    辛承运咽了口唾液,赤青色水流不仅湍急的惊人,而且靠近时更能令人感觉到一股可怕寒意,这使得辛承运不由自主的颤了下,说道:“这个,我突然想起还有些事要处理,我想,我得马上回家一趟才行。”

    林天:“……”

    “姐夫,你加油哈!”

    辛承运道了句,朝着林天用力挥了挥手,随后便跑了出去。

    林天笑着摇摇头,老实说,这个地方,炼体境的辛承运确实难以承受。

    重新望着前方,水流如万马奔腾般壮阔,偶尔有一道道巨大的水浪冲起,高足有近十丈,轰隆隆的声响如同是雷霆在震动。林天随意一扫,只见湍流内此刻有着不少学院弟子正在修行,与冲刷而过的湍流作斗争。

    “真是够壮观!”

    林天自语。

    顿了顿,林天也没有犹豫,当即便跨入其中。

    这洪流看上去很猛,但是却并不深,跨入其中后,水面大约也就达到他腹部左右。不过虽是如此,可这洪流却极是冰寒,纵然是现在的林天也不由得感觉肌体一冷,有一股刺骨的寒意将他笼罩了,似要侵入其骨髓。

    “这急湍洪流用以磨练武者的体魄力和持久力,倒确实不错。”

    林天暗道。

    湍急的洪流拍打在肉身上,连林天都觉得有些疼痛,而那刺骨的冰寒更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了,让他不由得打了几个寒颤。且,根据他的了解,这条急湍洪流总长三百丈,越是往上行去,水流就越急,寒意也越浓。

    “以这等情形来看,想要在这条洪流里站稳身体,就算是在末端,估计最差也得要有神脉初期的修为,而若是想在源头处站稳身体,恐怕,得识海境才行。”

    半响后,林天摇摇头,不再多想。

    他深吸一口气,开始运转起四极经,以强横的真元支撑住身体,抵挡冲来的急湍洪流,同时也以之抵御蕴含在洪流内的刺骨寒意。随后,他开始调整自己体内的真元流动速度,修炼起刚刚在藏经阁内取得的寂灭拳。

    “寂灭拳,压缩真元,挥出实质般的光束形拳罡,摧毁直线上的一切。”

    林天低语。

    按照寂灭拳术内的记载,林天不断调整体内真元,使真元汇聚到右拳部位,然后如同压棉花一般,不停的压缩。很快,一股剧烈的疼痛感传来,他感觉右拳仿佛变成了一个气球,而里面则是肆意的空气,要将他的拳头撑爆。

    这使得林天脸色一变,赶紧停了下来。

    “我现在的肉身强度足可以堪比神脉境七重强者,可修炼这寂灭拳术却还是有些困难,难以承受住压缩在拳端的真元,达不到轰出拳罡的地步。”林天自语,摇了摇头:“看来,得让肉身强度快速提升上去才行。”

    想了想,林天暂时放弃了修炼寂灭拳术,开始一心磨炼体魄。四极经快速运转起来,淡淡的真元凝聚于体表,迎着这滔天的骇浪,他开始一点一点的朝着上游前进,不多时,他从湍流末端走到了湍流中部。

    轰隆隆!

    来到这里时,湍流更加惊人,偶尔翻起的水浪高达十五丈,且,水流更冰冷。

    林天深吸一口气,四极经运转的更快,再次往前走去。

    激流内有不少人,几乎全是老弟子,见着这一幕后,都不由得诧异。

    “那家伙谁啊?居然跨过了这条湍流的一半,竟还在往上走!”

    “有些面生啊,以前不曾见过。”

    “难道是这一届的新生?!”

    “新生?新生中居然有这么强的人?”

    “这肉身,变态啊!”

    不少人瞪眼。

    要知道,想跨过急湍洪流中部,最少需要神脉五重的修为啊!

    林天没有在意这些人的议论,咬牙继续往前走,直到靠近剧烈湍流源头大概一百二十丈的位置时,他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阻碍力,终于是难以继续前进了。

    “就在这里好了。”

    林天自语。

    四极经快速运转,随后,他做了个让身后所有老弟子们都心颤的动作,竟是将头一埋,整个人全部没入到了湍流之下!

    “我去!这哥们儿干啥?”

    “这个,不会是晕了吧?”

    “屁!怎么看都是他自己缩到水下去的!”

    许多老弟子都被惊住了,甚至忘却了自己是在修炼,直勾勾的盯着前方。

    如此,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很快,一刻钟过去。

    “不会真是晕过去了吧?”

    “才过去一刻钟而已,急什么,神脉强者,最少可以屏息半个时辰。”

    “可这里是湍流啊,能和外界比么!而且,那家伙还是站在距离湍流源头那么近的地方!”

    不少人议论纷纷。

    又是一刻钟过去,就在大部分人都以为林天是晕过去了的时候,终于,前方蓦的溅起一方水浪,林天呼的站了起来,这又把众多老弟子给惊了一下。

    “两刻钟!在那种地方,全身没入湍流内,居然坚持了两刻钟!”

    “这真是新生?整个就一变态啊!”

    “这体魄,怕是最少也能比得上神脉境七重强者了啊!”

    许多人瞠目结舌。

    林天此时没有在意这些人的声音,只感觉身体传来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没入在湍流内的双腿隐隐有一种发颤的感觉。

    “看来,到极限了。”

    他自语道。

    屏住呼吸,整个没入到湍流内,那湍急的洪流肆意冲刷着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刺骨寒意更是不断涌入他体内,像是一柄柄冰刃在切割着他的身体,在这等境况下,他坚持了两刻钟时间,足可以堪比正常立在湍流里三个时辰。

    深吸一口气,他微微一蹲身子,随后猛的跃起。

    嗖的一声,他从湍流里冲起,稳稳的落在岸边。

    “我去,竟然还有力气跳跃!真是……”

    “妖孽啊!”

    这一幕又使得不少人心悸。

    从湍流里走出来,林天顿时感觉好受了不少,身体不再寒冷,呼吸也变得顺畅起来。顿了顿,他从急湍洪流的小空间里走了出去,只觉得身体坚韧了不少。

    不久后,林天回到住处。此时已经到了晚间时分,他冲洗了下身体,换了身干净衣服,随后盘膝到床上,拉开两幅聚灵纹修炼起来。

    “嗡!”

    淡淡银芒缭绕在他体表,将他衬托的极为飘逸,如仙人临尘般。

    很快,一夜便过去了。

    时间流逝,接下来的几日里,林天几乎每天都去急湍洪流修炼,不断磨练肉身。渐渐的,林天发现了这急湍洪流的好处,不仅能使武者增强体魄,且蕴含在湍流中的寒气更是能一次次穿透道穴,使得日后构建起神脉来也更容易些。

    一晃眼,五天过去。

    这一日,林天走出住所,一如既往的准备前往急湍洪流修炼。这些天来,他感觉自己的肉身强了许多,想来再过不久便可以开始真正修炼寂灭拳术。压缩真元到极致,挥出实质化全罡,可远程杀敌,他可是很期待呢!

    “姐夫!不好了姐夫!”

    就在这时,几日不见的辛承运从远处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大口喘息着。

    “怎么了?”

    林天有些奇怪。

    辛承运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小心道:“姐夫,龙鳞马,它,它……”

    林天皱眉,一股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也不问辛承运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径直朝着帝院马棚走去,很快,他来到马棚处,只见前方正围着一群人,小声的议论着什么,正好处在龙鳞宝驹的位置。他走上去推开人群,顿时脸色一变。

    前方,只见龙鳞宝驹躺在地上,原本柔顺的鬓毛彻底被血水染红,身上带着密集的剑痕,四肢完全被斩断,已然奄奄一息。林天快步走到龙鳞宝驹身旁,龙鳞宝驹似乎也感觉到主人来了,稍稍挣扎了下,却是无法再站起来。

    蹲下身子,右手搭在龙鳞宝驹身上,林天感觉到龙鳞宝驹的生命力在飞快流逝,已经不可能活下去。目光扫过,他才发现,龙鳞宝驹不仅被斩断了四肢,连腹部也被刨开了,血水不要命的往外流,将地面都给完全染红了一片。

    龙鳞宝驹张口,似想叫两声,血水却是不停涌了出来。

    林天死死握着拳头,眼中顿时浮现出一股可怕的煞气。

    “安息!”

    他道了句,随即从石戒中取出匕首,颤了几下后,终于还是忍痛出手,一刀割开龙鳞宝驹的喉咙,亲手结束了龙鳞宝驹最后一口气。四肢被斩断,腹部被刨开,龙鳞宝驹已经活不成,他不想宝驹再继续遭罪。

    站起身来,林天扫向四周,恐怖杀意透体而出。

    “谁做的!”

    盯着众人,他的声音有些低沉,眼神更是可怕。

    迎着这等眼神,众人吓了一跳,不少人都开始朝后退去。

    林天跨步,几乎瞬间便来到其中一人身前,一把拽住对方的衣领:“谁做的!”

    近距离望着林天的可怖眼神,这人脸色苍白,差点没吓晕过去。

    “夏……夏武……”

    这人也是这一届的帝院新生,认得夏武。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十方神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贪睡的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贪睡的龙并收藏十方神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