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我知道乌苏在哪,湖州里杭州不远。

    湖州就在杭州的上面,我曾经不止一次的用手机地图观察两者的距离。

    一百公里不到,一趟高铁只需要四十元不到。

    但我永远失去了乌苏,或者说我从未得到过。

    这事情没发生之前,我以为那一晚如果有钱开了宾馆她就会是我的女人。

    但现在现在知道了真相,那次摔倒之后我就已经失去她了。

    浙江大学,体育生入学还有一个考试。

    很奇怪的试卷,一大面语数英都有。

    第一面是数学和英语,都是选择和填空还有单选。

    没有大题,背面是语文的阅读理解和一篇作文。

    记得当时作文的题目叫:眼泪。

    内容大致为悲伤、幸福、痛苦、开心,用眼泪为题写出你认为能表达你的眼泪。

    除诗歌外文体不限,我当时脑子一抽写了个鲸鱼的眼泪。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写完的,有点寓意的童话故事吧。

    看完读了一遍,把自己都恶心到了。

    全卷一百五十分,最后的作文占三十分其他每科占四十。

    很遗憾我不知道自己考了多少分,分数不公开似乎只有班主任自己知道。

    我们有个班主任,还有一个学姐辅导员。

    辅导员是打排球的,市场因为时间赶穿着运动短裤就来了。

    大腿又细又长,可惜因为常常在室外把晒得有点黑。

    我们见她的次数比老师多,我们都叫她小叶学姐。

    体育生和其他学科的学生一起上军训,一看其他班的病秧子倒是多。

    女孩子不算,男的每个班都能有七八个每天各种借口请假。

    我其实到了大学都不知道我学的是什么,当时选项有什么体育与国际贸易之类的。

    我几乎都是乱填的,毕竟踢球才是大事。

    其他班级的班主任没事都会在一旁看着,但是我们的班主任根本见不到人。

    姓陈吧好像,只知道是个眼镜男。

    开学的时候见过一面,其他的事情基本都是辅导员和班长全包了。

    那时还听说进来的测试前三会分配职务,第一是一位打篮球的成了班长。

    第二是个学游泳的女孩子,当了文娱委员。

    听说我是第三,所以成了劳动委员。

    劳动委员说的好听,其实就是课后扫教室的。

    还有就是老师要求下扫体育馆的,当然后者的机会很少。

    看是我很不乐意,但是辅导员小叶学姐时常来帮忙也是我干下去的动力。

    但扫了半个月我就翘了,因为小叶学姐早就名花有主了。

    记得那天是军训的最后一天,教官们让各班级围成了一个大圈。

    一千多名新生将二十多位教官围在了圈里,听教官们说这些天的感受。

    说道动情的地方还真有同学舍不得老师的,我无聊观察着左右。

    身旁就是其他班的学生,之前一直没见过这个班级。

    思考着他们在军训的时候和我们不是一块地方的吧,当时操场被分成了二十多个区域容纳教官军训。

    见不到是很正常的,我在意的并不是这个班级而是班级的班主任。

    这个人我并不陌生,正是戴老师。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