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答几乎是机械式的。

    “姐姐很好看的,可以的话我觉得红色的更配你。这个西瓜发卡就很好,天那么热带上这个整个人都消暑了呢。”我说道。

    这套说辞我大概每三分钟要说上一次,而那天我转身去答问我哪个跟贴她肤色的时候。

    我听见了熟悉的声音,转过脑袋确实是乌苏。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乌苏,一个人来的这里。

    带这个小挎包,当时我和乌苏都愣了愣。

    乌苏也只是尴尬的笑着将两个都掐在了手里向另一边走去,这个动作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没有去看乌苏,而是看着她来的方向。

    这里的发卡全部定价都在一百以下,也因为太小没有装磁条。

    但唯独两样东西有装,一个是发箍另一个就是几乎卖不出去用来盘头发的盘发器和头花。

    其实它们的进货价也是零一四到二四之间最贵的也不会超过零三零,但总有人会觉得太便宜并且要求贵一点的产品。

    所有最外侧有一排六十到八十的所谓日本进口,我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从来卖不出去的头花不见了。

    那些头花年轻女性嫌土气,年纪大的有觉得骚气。反正我到现在没卖出过一个,少了许多肯定有原因。

    那是我第一次追上去,离开的我的岗位快步在人群里跑到乌苏身旁死命的抓住了她的手。

    乌苏叫了一声之后似乎想喊非礼和流氓,字到嘴边了被我按住了。

    随后拉倒了我的区域,在众人的注视下一切都显得怪异。

    我小声的说道:“你偷得东西没消磁,出去会叫的。”

    乌苏停止了挣扎,我抢过了她的包。

    另一个区间卖电子表的大娘也走了过来张口询问:“怎么了?我刚刚听见有人叫了。”

    我摇着脑袋说道:“熟人,小学同学。”

    大娘走后,其他人群也散了不少。

    我找到了一个死角打开了她的黑挎包。

    里面几乎是密密麻麻的东西,我花了一分钟将几个带磁条的拿了出来。

    而还有很多其他的零碎小物件,我没有管塞了包里递了去。

    我真不知道我算不算同流合污,当时看着乌苏离开的背影我整个人都傻了。

    之后的几个小时到下班我都是恍惚的,期间去仓库拿货还因为太用力将钥匙断在了仓库的卷拉门里。

    老板的意思换门要一千五,修锁的话要两百。

    具体看师傅能不能修,别太放在心上。

    我没放在心上,我的心都在乌苏上。

    之后没几天我就用要去大学的借口辞职了,老板思前想后都在以为门坏了的时候说我的语气重了。

    而我也感觉愧对了老板心里不安,所以几乎都是低着脑袋。

    那两个半月我赚了快八千,前一个半月卖皮带钱包才三千多。

    后一个月不到差不多四千多的提成提成销量,当然也要归功于那句提成双倍。

    老板只扣了我两百,虽然我知道门似乎是整个换掉的。

    我走后老板还有些不舍,老板的最后一句话是:“大学读完了找不到事情做,或者觉得无聊可以先来我这里玩完。我这边还给你双倍提成,到时候大学生出来了可是知识分子了。”

    在家养了几天,钱当做我生活费的情况下我去了杭州。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