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韩东倒掉了几个装调料的塑料瓶,冲洗干净递给了我。

    我切开了自己的大腿后侧肌肉,将瓶瓶罐罐后方塞入连接管子。

    站起身子试着走了脚步,看不出来有什么区别。伤口也全部愈合完毕,我对着韩东说道:“最烈的酒。”

    韩东点了点脑袋,带我去了他的房间。

    柜子里摆着几瓶伏特加和人头马,全部取了下来跟我去往了大厅。

    此刻的大海靠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酒杯和其他人正在侃侃而谈。

    我走了过去将酒放下,斜着坐在了他的身旁。特地倾斜着坐下为了不压倒管子和装酒的调料瓶。

    我举起了杯子倒了一满杯敬向大海,大海也倒了一满杯对着我说道:“你不是不能喝酒吗?”

    我苦笑了一声说道:“没有你我现在就在实验室里了,这杯酒一定要喝下去。”

    拼酒似乎是中国的传统,在中国的这几百年真的没少学。

    大海一杯杯的和我对饮起来,周围看热闹的半神们也都不嫌事情大。

    居然开始在一旁呐喊加油,有的甚至提出掺和一脚同饮。

    期间因为瓶子满上了管子,我去了一次厕所倒杯子。

    不知道和大海喝了多少,在场的几乎半数都已经醉倒了。

    当然也有体质特殊的半神,此刻还在拼酒。

    我估计大海也在使用自己的能力,用紧张把自己的时间相对大家的时间变慢。对于不变的他就有了充足的时间醒酒了,我已经看见了大海冒出的胡须。显然我们的几分钟对于他来说估计过了几天。所以我们感觉不到的情况下,他变得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能喝。

    桌上过半的酒几乎都见底了,大海摇着手说自己不行了。

    起身要到自己的房间,韩东在一旁以没和大海喝过为理由再灌了一杯才让其离开。

    看着大海踉踉跄跄的样子,显然是上头了。无法控制情绪让自己感到紧张的话我们和大海的时间就相对相同,抓住他就不是问题了。

    大海了自己的房间,我在厕所抽出了身上的管子并愈合了伤口。

    出门跟着韩东来到了大海的房间外,游艇真的不小。

    三十多个备用房间几乎都没有钥匙,一人一间自有休息没有约束。

    我和韩东在货仓找到了拴紧货物用的麻绳来到了大海的房间门口。

    门可以从内部反锁,但韩东知道打开的办法。

    将门牌向上翻开,扣动了里面的拨片。

    门就轻松的被韩东打卡了,我和韩东进了大海的房间将门再度反锁。

    大海此时趟在床上休息,看样子是睡着了。

    我和韩东合力将大海捆了起来,真不知道韩东是学什么的。

    或者平时对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有特殊研究,居然用龟甲束把大海绑了起来。

    韩东手里抓着绑脚和绑手的两端麻绳不知所措,还好我是学医的。

    手术台上对伤口缝合有一种叫外科结的打结办法,外科结用于两条绳索的连接。相当结实和平滑所以不用担心是否会散开,我将两捆绳子按照外科结彻底打在了一起。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