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我知道半神的能力都是五花八门的,我们也曾经不止一次的研究过我们自己。

    我们没有那么科学,半神的特点被我们归类为几点。半神的特点之一是漫长的寿命,特点之二就是各种奇怪的能力。也因为这些能力我们被赋予了各种各样的称呼,而我被古埃及奉为生命与治愈之神。

    我和大海与其他半神平时也不在一起,我们会在二十年一次的聚会相遇。大海则是带上这些被死刑后销毁数据的身份证,再让我一起给大家更换面貌。

    如今时间也差不多了,也该到了换身份和医院的日子。

    辞职的表格我已经填好了,敲了主任的门。

    “进来吧。”主任说道。

    我缓步走了进去递给了辞职不说话。

    “乔克?你这走几个意思?你在我们这里勤勤恳恳十几年了吧,我再几年就退休了你知道我的意思吧?”

    “来了快二十年了,家里有事我要去。”我找了个借口淡淡的说道。

    “都快二十年了?真没看出来呀还是那么年轻。我就一个说法,你要是肯再干五年主任一定是你的。”

    “感谢主任费心了,真的有急事。”我说道

    “那我就仁至义尽了,该挽留的话都已经说完了。辞职还要多干一个月,你有数的吧?”

    “我这二十年都没休息过一年,留下了的年假可以累积应该够了。请您签字吧,谢谢。”我说道。

    眼前穿着白大褂戴着眼镜的老人签了字递给了我。

    我拿了单子在继续找下一位领导,全部签完字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小乔呀,听说你要走?”

    我点了脑袋。

    “乔老师你怎么就要走了?”

    我苦笑着说道:“老家里有事。”

    “什么时候走?那么急吗?我们请你吃饭吧?”

    “不用了。”我说完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

    这样的事情几乎每二十年就要发生一次,所以我尽量保证更各位的关系不要太好。不然真的会感伤,百年来我也就感伤过一次。那是我导师的儿子陈浩,学成医术之后的二十年时间我和他都是同事。

    但就算离开的那天我都没有说出我的身份,后来陈浩死的那天我哭了一晚上。

    之后我就养成了习惯,绝对不和同事有太多的感情。

    我有一本藏在出租屋床底下的日记,记载了我几乎每个二十年去过的地方和接触人的名字。

    其实日记写不了那么多,因为我认识的人真的不多。

    问题是我是个医生,需要面对的病人实在太多。

    为此日记却只能坚持差不多百年,而且能去的地方其实真的不多。

    按中国来说,最东城市抚远、最南城市海南三亚、最北的城市黑龙江省、最西的城市是新疆乌恰市。

    以中心二十年一次,往一个方向不断延伸才能解决被认出来问题。

    并且我怕我记不住他们的名字和所在的地方,本子设定好了一百多年一换随之更换的还有东南西北的方向。

    我知道没有人类能活过一百年,等时间一到再去也不会被人发现。

    带着东西到出租屋内,将床下的本子拿了出来。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