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我记得过年图个热闹,一口气给了老爷子三包大前门。当时庞老爷子笑着说道:“这辈子就你对我老头子最好。”

    这是庞老爷子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我当时很自责但我不敢和大海说。

    那一个星期每天大海都在哭,跟大海坐在一辆卡车里我也很难受。

    我觉得大海心里清楚,清楚我常给老爷子送烟只是不肯说。

    老爷子的头七,大海请了半天假。

    我早上也跟着去了,路过邮局的时候邮差小哥居然把我认出来了。

    跑了过来拉住了我的手说道:“之前你来我这寄过信也来取过信对吧,你那个信封是这几年来我看过最厚的所以有印象。上个月这也来了一封给你的信,只可惜村子不在配送范围。现在你来了就好了,这信我交给你。”

    邮差跑去找了半天,一封信递了过来。

    我拿起了信,结尾确实是我的名字。但抬头却不是,是学校的抬头。

    将信收好老跑去送爷子最后一程,那时候也没有那么多规矩。

    镇子外村字旁到处都是一个个山头,山头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坟头。

    给了村子里肯卖力气的几个钱,就一起抬这棺材上山了。

    磕头、点香、烧纸一气呵成,搞完这些都已经大中午了。

    和大海一起送了一趟货来之后在家我拆开了信。

    读了前几行字,虽然有的字不明白但大概意思还是懂的。

    信的抬头是上海财经大学,内容都是客道话。

    但第二段开始的话,把我看傻了。

    不是我看不懂字,而是上面说弟弟死了。

    学校说我弟弟被车撞死了,死与三个月之前。

    最近处理弟弟旧物的时候发现了我寄过去的信,就试着写了一封信说明这个事情。如果收到这封信,只是告诉一下弟弟的死讯。

    我当时就哭了,眼泪收都收不住。

    爸妈看见了一问,我也只能一五一十的说。

    结果爸妈都哭了,妈还哭晕了过去。

    还好没什么大事,不然真的是不敢想。

    半夜妈醒了之后,我们几乎在一起哭了一夜。

    爸妈第二天让我给学校写信询问遗体的事情,而且爸妈对学校说弟弟被车撞死这条完全不相信,好端端的在学校读书怎么可能遇得到汽车?并且要我质问凶手是谁,怎么处置的。

    那天之后我就没有去大海那边,天天都在寄信和等信。

    事情总会拦不住的,村子里一下子也知道了这个事情。

    那些闲言碎语又来了,而且乐此不疲的传递下去。

    一种说法是我学车所以弟弟被车撞死了,是我害死弟弟的谣言几乎在全村蔓延。

    一个月的时间,对方了三份书信。而我发了十几封,学校的说法是尸体早已经按照国家政策火化了,肇事的没有抓到。杂物是新入住学生发现上交的,如果需要的话这边替我们保管等我们去领取。

    我信里也说过小物件能不能塞信里寄过来,但都遭到了拒绝。

    村子里的闲话传到我耳朵里,让我自己有时候都信了。

    因为我的角度我知道,我真的是为了学车害死了庞老爷子。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