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村子外镇子里最大的医院,住院部唯一的三个房间里都是我们厂子的人。

    轻伤重伤都有,这些人到了医院倒是没有再动手了。但两边嘴巴利索的还会时不时互相谩骂,骂到亢奋时还会再约定伤好了之后去什么地方打一架。

    开始病房里天天有拌嘴的,因为大家都认为事情不严重。

    但毕竟死了两个人,事情慢慢从村子里传到了镇子里。再由镇子传到了市长的耳朵里,市长介入后要求彻底调查整改并且杜绝以后此类事件的发生。

    所以警察来了,我在病房里趟在最靠墙的床。旁边只有一位包着头的工友,一声不吭的窝着。看燕子程度开始还以为是个意外卷进来被打到头的工友,后来警察来问话才知道这人居然是陈浩。

    按陈浩说的似乎是被谁用扫把敲了脑袋,还庆幸自己不是扳手之类的东西敲的。但我细细一想那种时候谁有空去卫生角拿扫把,真的顺手就是一扳手的事情了。我的脚就是活生生的例子,细想估计是警察来了之后装的。

    当然那个年代厂子里哪有什么监控,那个年代主流的记录方式是胶卷照片。

    警察查案全靠口供,厂长交代了事情的缘由。

    虽然大家都认了是那群新升三级的工人先动的手,但问起那群新升到三级工里是谁带的头。却没有一位说话的,个个都不敢抬头吭声。

    事情总要有人承担的吧,警察就把矛头对准在了陈浩身上。

    毕竟明面上是他带头先挑起的事情,这点厂长和厂里大大小小的员工的口供都能作证。

    警察刚来医院的时候我就有些紧张了,害怕被误会成杀人凶手。当知道隔壁床包着脑袋的人就是陈浩,警察是冲着他来的时候也没有放松多少。

    警察要求陈浩说出当时第一批找厂长理论的人里都有谁,我立刻就明白可能要出大事了。

    开始的时候陈浩还在装傻,用脑袋疼想不起来当借口闭口不谈有谁。

    僵持了几分钟,在我觉得陈浩还有点担当的时候。

    警察说讲不出名字就抓他一个人去判刑,反正事情要个交代的时候。陈浩就装不下了,而装不下去的陈浩这个记忆力。

    真是觉得不去读书可惜了,当年先升三级的工人一共也就三十多位。陈浩把三十位几乎一个不少的点了出来,一个都没有放过。

    我当时气得想站起来给陈浩一脚,可惜我脚还没好。更气的是我当时怎么就脑子一热也跟着陈浩去了?陈浩嘴里这三十位工人的名字里有我路桥一份。

    警察走的时候把陈浩一起带走了,我们这些人都开始担心起来。

    天天拌嘴的几位也变乖了,对方因为被警察追问之后也老实了。

    房间里每个人都在提心吊胆,怕事情落到自己头上。

    后来我们才知道当时警察来厂子里,那些不停手还在打的都拘留判了三年。

    陈浩则是后来被带走拘留了十五天就放了,陈浩和陈浩说出的三十位有名有姓的工人连同厂长一起被开除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