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冒险者面具上的宝石代表自己的等级,从金属到宝石,按等级划分为铜块、银块、金块、红宝石、蓝宝石、黄宝石、绿玛瑙到钻石为上限。

    帝国最厉害的将军一般就是绿玛瑙到钻石这个级别的,而民间能上到宝石级别就已经是非常厉害的冒险者了。

    一般由一颗的大的在面具额头的位置显示等级,之后旁边还会有同材质小一规格的点缀说明所在等级的阶级。

    一共五个阶,一最小五最大。

    比如冒险者面具的额头上有一块大铜片和三块小铜片就代表冒险者为铜级三阶,再升两阶到铜级五阶就有机会升级到银级了。

    我也不是傻子,当我知道红宝石级别的冒险者都在用爸爸那种画蛇添足武器的时候。我就开始默默的观察爸爸打造出来的武器,与那些低阶冒险者带来的有什么与众不同。

    但不知道为什么,爸爸似乎一点都没打算教我。有时候我都觉得我被放养了,说不定可能是捡来不是亲生的。

    爸爸平时除了打铁就喜欢喝酒,但他喝酒从来没耽误过工作上的事情。当然爸爸酒品很差,喝多了会胡乱侃大山。

    一喝多就开始用我以前有个朋友为开头说故事,但我觉得这些故事都是他编的。我爸要是真认识那么多厉害的人现在还会在这里吗?而我每次问起这些朋友现在在哪里?爸爸的回答统一都是那些朋友都死了。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当我接过爸爸手里的铁锤时我已经十六岁了。

    爸爸只让我进行打铁中最累也是最简单的步骤:锻打。

    就是将铁烧红之后打成薄片再对折,不断反复直到爸爸过来点头确认。之后交给爸爸进行下一步,我就可以休息了。

    同年村子里一起玩大的孩子们,一起在村子家接受了泰坦洗礼成了真正的大人。

    当然这个泰坦洗礼无非是刺破手指之后将血滴在自己面前的酒碗里,把提炼出来的麦子酒染得鲜红。之后祈祷泰坦之神眷顾之后喝下。这样就算真正的成年了,也就有了喝酒的权利。

    在村子里,麦子酒是一种很贵的东西。

    因为小麦一般情况下都用于制作面包了,而发酵成酒的本来就很少。况且度数极低,想要用这玩意把自己喝醉需要相当夸张的一笔支出。

    当然在村子家的泰坦洗礼是免费的,和我同年的孩子们完成了成年礼。小部分的选择留下来帮父母种地或接替父母的工作,而大部分的孩子都追逐着自己儿时的梦想去王城考核加入冒险者公会当冒险者了。

    而我就是前者,继承了父亲日复一日的打铁生活。但在不教授新知识的情况下,锻打就是一个极为枯燥的工作。不需要太多的技巧,要的只是百分之百的用心。不然烫伤是家常便饭,帮爸爸分担工作之后爸爸的酗酒就加重了。

    之前说了麦子酒比较昂贵,想要每天都维持爸爸这种酩酊大醉的状态。我觉得我们赚的这一点蝇头小利,大部分都喝到了爸爸的肚子里和铁匠铺的日常消耗了。只有小部分用于我们日程生活的样子,而我懂事之后这一部分钱也交到了我手里。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