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盈盈姐姐收回了自己的手臂,挡板是单向的。

    外面可以往里推,里面却不能往外推。

    我就当姐姐答应了,而我心里也萌生了一个计划。

    深夜我打电话给了娜娜,让她给我从云南发野生的曼陀罗花种子。越多越好包起来寄到我店里,娜娜开始还问我怎么回事。说这玩意有毒我要拿去干嘛,我一下子就哭了出来。我哭得很小声,我压制住了情绪和娜娜说明了整个事情。娜娜点了头,还问要不要自己送过来被我拒绝。我只要东西,并且让娜娜忘记这次发货的事情。

    我等了大概三天,我将手机关机和电钻一起藏在了床底下。

    这三天里除了吃就是睡,我睡在房间门口的地上。

    这样要是有人进来推开门我就会被门推醒,不至于开了门翻到床底下有东西被发现收走我都不知道。而且贴着地板上睡还有一个好处,一楼大厅大门开关门的震动我都能有感觉到。

    就这样我熬了三天,一大早就能感觉到家里大门关闭的声音。

    我立刻去往了窗户边,看见一家子全部出了门。

    肯定是去领结婚证了,而我的身份显然也已经不能用了。

    我从床底下翻出了电钻,插上了插座对着门内侧的转轴就是一顿乱钻。

    门内侧的三排转轴全部被我卸了下来,门从反向被我推开。

    从床底下拿出了手机将电钻扔回杂物房,地面上的碎屑也被我粗略的找扫把扫到了床底。

    之后跑去了盈盈姐姐的房间,找了一身她平时穿的衣服。

    把换下来的衣服塞在了她的床底下,换了一身盈盈姐姐的衣服喷了点她平时用的香水掩盖身上的气味。

    随后打车去了自己的花店,一个劲的催促师傅快一点。

    来到花店和店员打了一声招呼,大家都很想我。表示许久不见我来,我只是象征性的点了点脑袋从店里拿上了娜娜给我寄来的包裹。

    拿着包裹我再度打车回了家,家里此刻还没人。

    我从厨房找到了榨汁机,加了一点水和打开将野生曼陀罗花的种子全部磨碎。

    我不知道这玩意多少比例合适,但读过书的我知道这玩意小剂量食用后会出现口干、声音嘶哑、发烧的症状。大剂量会出现幻觉,更严重者一天之内甚至出现昏睡、呼吸麻痹等症状。

    爸爸需要的就是不读书的傻孩子,可惜我不是。

    就算不知道剂量我管不了那么多了,将研磨好的汁液收集完毕。

    将榨汁机洗干净放回原处,我来到了姐姐的房间。

    姐姐的直播桌前有一个大水杯,旁边是一大瓶可乐。

    将汁液全部灌入大瓶可乐中,我躲到了衣柜里。

    半个小时后我听到了开门声,我看见盈盈姐姐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在衣柜缝隙里看着姐姐,看着她脱了外套扔在床上开了电脑。

    看见她拿出了习惯性的开了直播,似乎不是打算直播而是在取款。

    钱包也被拍在桌子上,我明白她是打算走了。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