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今天不把手机为什么一直响的事情说清楚我们就不走了。”娜娜说道。

    “是啊,如果是欠了钱的话我们可以先帮你还。你欠我们的也总比欠外面的好吧?”雪雪说道。

    “要是谁敢欺负你就和我们说,喜欢的人家就算了。不喜欢的天天打电话骚扰你,我帮你把他绑起来打一顿。”彩云说道。

    两边都在逼我,很显然我一点办法都没有。

    似乎不能不说了,但是我不知道该说真的还是假的。

    真话还好,假话要如何编餐能合理。

    反正也是糟心事,我思考着还是说了一遍。

    而且从第一次高考开始说,一路谈到了如何考上的农业。

    在谈爸爸赚了大钱到自己大学毕业,最后说了这个事情。

    还没说完手机再度的响了起来,此刻九点半了。

    电话号码上面显示着爸爸两个字。

    我再度挂了打电话,说完一切之后询问大家的看法。

    大家脸上全部显示着惊讶的表情。

    “去呀,为什么不去。那么好的事情,自己的花店诶。”娜娜说道。

    “原来我们这里最有钱的就是你了。”彩云说道。

    “你是不是担心你走了,就见不到我们了?”雪雪说道。

    雪雪一下子点出了主题,说道这里众人都沉重起来。

    “其实我也想走了,老家起了新房子。我可能在几年也好回去了,毕竟一个人在外面家里也不放心。”雪雪说道。

    “我爸爸其实也一直在叫我回去卖磷肥,是家国企虽然赚的没这里赚的多。但保底五险一金,你们知道的我们这里赚的再多也交不起全额的养老和医疗。”彩云说道。

    “我家里也想我回云南搞鲜花的批发,我之前来读大学也是因为家里需要我考一个高级插花师的证壮大门面。我现在瞒着家里说我才是中级,等我考上高级就回去。其实我早已经就是高级了,也只是离不开你们。”娜娜说道。

    我们面前此刻好像有一层气泡,此刻似乎因为我的电话就好像飞进了一颗长满刺的海胆。马上就要刺破了,而且就在今天。

    “这样,婷婷要是走了我也就走了。毕竟家里一直在催高级插花师的事情,最近也在说靠不上就算了快回家。我也是用马上就到手了在拖,其实也拖不住了。”娜娜说道。

    “也好,婷婷走了我也去国企了。爸爸那边找关系名额一直给我空着也挺不好意思的,相比每个月武汉云南来回的话卖磷肥至少可以轻松一些吧。只需要跑业务不需要进货,反正卖肥和卖花也没什么区别。”彩云说道。

    “那么,婷婷一走我也回家好了。反正家里房子都好了,回老家找个差不多的工作也不难。现在租房一个月也要一千出头,回去了就全能省下来。”雪雪说道。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好像就是一个连锁反应一样。

    当我谈起我这边有了变故,没想到各位身上都藏着变故。

    一下子从走不走的层面,变成了走了之后大家后面有没有后招了。原本只是我一个人的问题,现在一下子衍生成了大家的问题。

    众人全部推回到我这里的时候,就好像不走不行了一样。

    我放下了我手里隔壁老王家的小黄狗,拍了拍狗屁股将它赶出了我们的店。

    关了热气腾腾的火锅,反正桌上也已经没什么菜了。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