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头则负责旧城改造项目,这就是拿着国家的钱为国家做事了。

    盈利不多但一本万利,前提是要做的够好。保证流程上没有一点意外和偷工减料,所以爸爸现在还时常自己戴头盔去工地监督。

    爸爸说着打开了一帮的大背包,里面躺着一个工地的头盔。

    至于钱方面爸爸说公司上亿的资产,只有指甲盖不到那一部分是自己的钱。小钱是多,一瞬间也能拿出很多。但真正的大头都来自国家和其他行业的投资,不能动也不敢动。拿了就是公款,动了就是私用。

    说白了爸爸就是一个巨大项目的负责人,背着数不清的债务。当然只要维持下去,就能赚的盆满锅满。

    我想起了妈妈的事情,问了爸爸后悔跟妈妈离婚吗。

    爸爸脸色微变,指着不远处的柜台说餐都没点让盈盈姐姐去点餐。

    盈盈姐姐问是不是和以前一样,爸爸点了点脑袋。

    三张一百从容的从爸爸的钱包里抽了出来,跟盈盈姐姐说想买什么自己再点。

    递给盈盈姐姐之后,盈盈姐姐也没推辞去排了队。

    之后爸爸问我那话是不是帮妈妈问的。

    我点了点脑袋也没有解释,爸爸之后说的也很简单。

    当年是妈妈不要的他,不是他不要的妈妈。

    况且现在人也忙事情也多,也不会想那些东西了。

    如果妈妈肯来自己来谈,那么还有的说。不然就想赚点钱然后看着我和盈盈姐姐嫁个好人家,这也是他如今那么拼的原因。

    我没有多说,爸爸说我的事情或多或少他都知道了。并且问我在现在的学校还呆的住吗?如果愿意的话可以让我转到其他的学校。手续方面都不是问题,现在手里有钱上面也有人。进个学校不是问题,考试能不能过就看本事了。并且让我也别怨恨盈盈姐姐,说盈盈姐姐也是无心的。

    我只能表示学农学的很开心,现在也不想离开。

    盈盈姐姐带着全家桶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三个甜筒。

    大家坐在一起吃了起来,那感觉真的很好。

    爸爸聊起了小时候,说了很多很多而我们也就象征性的点点头。

    毕竟离开太久了,爸爸说的很多还是我们出生前的趣事。

    比如小时候也分不清我们谁是姐姐谁是妹妹之类的,喂奶喂串了又重新多喂一次之类的。

    盈盈姐姐提议去看一场电影再走,但是爸爸说自己没时间了要赶去投递合同。然后说处理完了明天想带我们爬一次长城,我们也都点头了。

    爸爸说我们小时候姐姐就嚷着要看长城,这次就圆姐姐一个梦。

    思考着学了一辈子建筑的爸爸,估计也想圆自己一个看长城的梦吧。在北京几年,姐姐估计不会没去过长城。

    回去之后第二天我请了假,按照请示了彩云。没有和老师说,彩云点了头说出事她担着。

    规定的地点和爸爸集合去了一趟长城。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没了妈妈反而有了一种家的感觉。

    当时爸爸直接买了一个拍立得,拍了好多好的照片。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