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最后还是在寝室里十位的狂轰滥炸下,勉为其难的点了头。

    为这件事情我给妈妈打了个电话,这是我来武汉上学之后第一次给妈妈打电话。

    妈妈只是说知道,说是个磨炼的好机会。

    我挂了电话想的很清楚,那时候植物园还有工资。实习一个月九百还包住宿,而且还在植物园里面。不出去的话应该是想花钱都花不掉的节奏,半年下来也是不少的补贴。加上妈妈每个月给的有小两千,应该能存不少。

    去了北京植物园后我们才知道是来帮一位从武汉借读到中国农业科学学院的学姐打下手,听说她现在正在攻读博士。

    还有几位老师在哪里帮忙,正是因为太缺人了才提出的实习要求。

    我们这半年要做的就是帮学姐研究怎么除掉水稻田里的稗草,听着很简单但同时还不能危害到水稻就很难了。

    稗草一般和水稻同时生存在在一片农田里,两者属于竞争关系。

    水稻就是我们平时吃的大米,而稗草属于杂草根本不能食用。

    在不干涉的情况下,就算两者五五竞争。那么这一片田里就有一半不是水稻,产量就会严重下降。

    学姐在这几年就在想法设法干掉稗草的情况下不伤害水稻,一遍遍的调试药剂的浓度和改善配方。

    我们来了之后被分成了好几组,我们几位基本都被分到了稻田里。我们的工作只有一个,在水稻田里不停的种稗草。

    种好之后等待旺盛生长后,让学姐过来实验她的药剂。

    听说学姐能不能考上博士,就看后续的科研成果和论文了。

    那时候我们都非常卖力的帮这位学姐,其中最卖力的就是我们寝室的雪雪了。

    我们手笨只能干干种草这种粗活,而雪雪则直接进到了实验室帮学姐用离心机提取dna。

    这里面的步骤相当的复杂,配胶、点样、电脉、成像拍照、eb染色、胶图分析。就算完全按照步骤也可能无法提取成功,更何况我们还听说步骤里的eb染色会产生剧毒的溴化乙锭。这玩意剧毒致癌还极易挥发,所有沾上的材料要迅速隔离丢弃。

    以至于后来大家都要走了,老师表示三十个人里面能有一个留下来陪读。

    这个陪读可不是一般的陪读,大致意识就是保硕上博的节奏。

    几乎不用想给到了雪雪身上,因为她最认真。

    但雪雪没有答应回了武汉,我在想确实一直关在实验室里太乏味了而且还有生命危险。

    记得当时学姐还亲自过来劝雪雪留下,说自己也是这样过来的。让雪雪自己权衡利弊,但雪雪想都不想就摇头了。

    雪雪的说法,这里面有一个太可怕的逻辑了。学校里的老师在北京拿着工资,给来的实习生希望让他们帮助自己在实验室里干最危险的工作,在用利诱让里面杰出的孩子留下。上一任的孩子要是完不成没有上博士就算了,反正下一任肯留下的就接管。如果成功孩子拿走所有利益,但不得不承认论文结尾还是要写上导师也就是老师的名字。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