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当然我们也明白有一部分实在太差的都同意学校改了准考证。

    但就算是这样,我们也差不多明白。

    本科一本的文理科分数线在528和484。

    本科二本的文理科分数线在406和345。

    在市一中眼里读专科就等于失败的情况下。

    高二的时候模拟考满分750,我和盈盈姐姐只能拿到400左右。

    妈妈的期望是让我们上一本,对她的期望来说上二本读出来的学生在社会上等于没地位。

    在这样的压力下,我们此刻的成绩就算不下降顺延到高考可能都只能在二本打转。

    要是稍微退步说不定二本都可能上不上,一本的最低分数线是理科的484分。如今400的我们大概差八80多分的情况下。必须超超超常发挥才有那么一点点的机会,而且我们还是两个人。

    两个人都超长发挥的概率几乎是微乎及微。

    当班里同学都在做着提前录取的梦,并且听到谁谁谁又被什么好学校提前录取的时候。

    我们却只想着再提高八十多分,八十多分就行了。

    听着是容易,但一门课满分也就一百多。拿我来说偏科的数学和科学至少有一门要拿到高分,但这根本不可能。

    我曾经试着翻阅高中的数学,甚至找出初中的数学。我发现我连最简单的公式都看不懂,跟何况那些更难的变种。

    一元一次是什么?二元一次又是什么?对我来说就是天方夜谭,脑海里只有不断的蒙题。

    我哭着找盈盈姐姐问这个公式到底该怎么解,盈盈姐姐的意思是说了也没用。数学要举一反三的,而且自己也只会算不会教数学。

    相对的盈盈姐姐看语文也和我差不多,她说文言文一个字都看不懂。作文短短一句话能有两三个错字,她想改也改不了。

    妈妈只关心语文,因为她说到底还是个语文老师。

    就这样姐姐一次次的考试后挨打,但每次妈妈都是把姐姐带到主卧室的小房间里打。

    打了还不让拿让盈盈姐姐哭,打完之后才让盈盈姐姐回自己的房间哭。

    那时候我们每周二十的零花钱上到了五十,我们因为妈妈并不住校。

    但家里的新电脑被叫停了,叫停的方法也很粗暴。妈妈直接将电脑最重要的电源线拔了藏起来。

    盈盈姐姐曾经趁妈妈不在家翻遍了家里每个角落都没有找到。

    不过上有应策下有对策,盈盈姐姐不知道从哪里查来的消息。电饭锅的那根电源线和电脑主机是通用的,就拔下来用。

    那天妈妈提前买菜回来,发现家里电饭煲的线没了。

    姐姐虽然关了电脑但是没办法将线放回去,抓了个正着。

    之后电脑和显示器后面再也没有一根线,全部被妈妈藏了起来。

    但晚上我可以看见姐姐偷偷从床上爬起来蹑手蹑脚的开门出去,我知道她是去外面黑书包网.bookbao2吧上书包网.bookbao2玩游戏去了。

    每次妈妈发完零花钱,晚上十二点左右的时候她就会起来出去上书包网.bookbao2。四点多的时候回来,之后睡三个小时起床上学。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软,化,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得了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了吧并收藏软,化,物最新章节